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8章 破禁的手段
    一人一妖大约飞行半日,停在三千里外的茫茫戈壁上空,螈融几只触角不断挥动着,似乎在寻找吉日中的痕迹。

    “你确定?”

    陆寒放开神念,因为巧妙避开了法则,实力堪比元婴初期巅峰,此刻已经能探查一百五十里的广大范围,视野内全部是黄沙滚滚,偶有劲风带着沙尘来回乱吹。

    几片小型荒滩,即将在流沙的侵蚀下消失,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动静,半冷半热的气温下,似乎和往日无什么区别。

    “虽然几十年未光顾,但基本是这里了,看那荒草的分布,证明遭受巨变之后,倒也没有太大改动,原来此地可是绿茵苍苍,或许是苍梧大人仍旧不想损害古修士的遗骸群吧。”

    一根触角忽然插入地下,带出来的土还有几分湿气,还有草根以及几只小虫,十几只大眼睛叽里咕噜仔细观察,却说出让陆寒意外的话。

    “遗骸群?就是当年未形成规范前,那些元婴老怪随意擅闯而重伤坐化的地方?还成群结队了?”

    几万年来,直到六千多年前的宏大时间长河内,死在这里面的修士成千上万,好多自命不凡的厉害角色,同样没能活着回去。有直接陨落的,也有重伤导致和大道无缘,寻匿宝地坐等崩解的,因为间隔太久,基本都被称为古修士。

    “正是!而且不止一人,当为首的先看中这里,就会设下厉害禁制,自己躲在里面等死。后来的就想沾光,借用禁制保护自己的残骸免遭凄惨下场,然后又添加些禁制机关增强防护,最终形成连锁反应,不下十几个高阶在这里坐化,导致变成了极其危险的绝地。”

    螈融一边细细查看,同时解释着自己掌握的全部,,到处敲敲打打一阵后,又快步向左前方走去。

    “嗯!如此久过去,即使不巨变,也会斗转星移撑不住法则的考验,就看那些禁制能有多少还在发挥作用了。咦……似乎已经有为我们探路的,而且同时解决了另外一件事,不错不错!”

    才飞出十多里,陆寒的神念瞬间锁定一个地方,那里的尽头高低不平,绿色多了不少,地面还有个模模糊糊的长条身影,顿时就想到某种可能。

    螈融立即振奋起来,但仅仅一刻钟,看到那条粗长的死尸,目光里又有几分沉重。此处生机尚可,里许外还有一片小水潭,几棵树七零八落分布着,左边远处有个大号斜坡,露出风吹雨打的岩石。

    他们面前的死尸,正是那条狮头巨蛇,只是头部已经被打烂,身上几道心惊肉跳的伤口,已经死亡多日。细细观察就发现,周围的天地元气明显不同寻常,有几分暴躁悄悄来回耸动的感觉,一股萧杀气息时有时无。

    “哼!重伤之下还来这里强取宝贝,倒是省的别人动手了,活该如此!”

    噗的一声,陆寒射出两道灵火,将狮头巨蛇烧成灰烬,这货好歹落了个进入轮回的资格,已经属于万幸。明显出动危险禁制,抵抗不住横遭反杀,估计是急着想用里面的高级灵药快速恢复实力,抱着侥幸心理硬闯却功败垂成。

    和身旁这只怪物两个沆瀣多年,知道此地不足为奇,只是螈融都不敢冒险的,区区才靠近六级的小妖,到这里纯粹自取死路。

    距离二里远,螈融的一根触角,狠狠向前抽去,狂猛的虚影顿时划过虚空,这一击足有极品法器的威能,用来试探不可捉摸的凶险。只是粗长坚硬的虚影,距离地面还有二十多丈,异变陡然爆发,那里的空间顿时狂躁并剧烈动荡,从虚空里莫名激射出七八道光刃,全部狠狠斩在上面。

    下落之势立刻被阻住,连串的轰击声乱响,试探性的一击尽数瓦解,前后不过两个呼吸那么短,波动的元气逐渐恢复正常。陆寒双目精光连闪,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的确有厉害禁制,而且还像新布置的。

    “这个孽畜!原来不是求取灵药,反而为此地加固增强禁制威能而来,似乎已经预料到我的结局,竟然提前谋划陷害。”

    螈融身为八级大妖,岂能看不出发生的异样,顿时破口大骂,狮头巨蟒的伤势,明显不是这些风刃造成的,瞬间就明白其中原委,本来还有的几丝惋惜,随着恨意彻底消失不见。

    给古修士加固禁制,听起来简单实则很复杂,其中原因更加让它气恼,若不懂得里面的机关,根本无法起到多大效果。

    “嘿嘿!看来人家瞒着你,偷偷的布置来过几次,或许对这里的熟悉,更是任何人所不能及,竟然还进去一段距离。”

    陆寒顿时揶揄的干笑起来,这就有些意思了,任何修真者疯狂起来,都能做出无法理解的极端事情,任谁空守着宝贝却就是无法到手,积年累月都能产生些许心魔,神魂虚弱时趁机反噬,导致本身做出发狂举动。

    自己没希望得到的,决不允许别人染指,其中滋味可以理解,只是在陆寒面前就有些多余了。

    “你要干什么?”

    忽然,只见螈融身躯开始狂涨,并晃动着向前冲去,陆寒蓦然大喝,将其去势硬生生拦住。

    “老奴有错,我要为主人强行破开这些禁制,纵然受伤也在所不惜。”

    八级大妖羞怒之下,竟然要将情绪发泄,利用本身的强悍防御和大神通硬抗,完全不顾伤势才痊愈大半。

    “可以啊!不过要在我指点之下,盲目乱轰是极其愚蠢的,陆某可不想带着个重伤的累赘到处跑。”

    “啊……是,主人!”

    见陆寒有些愠怒,螈融顿时蔫蔫的退到一旁,几条粗大触角幽幽晃动,坐等主子指示。却见陆寒双目琉璃,开始细细观察前方扇形的大片区域,银月色光霞自双目射出,来回扫视两遍就端坐原地,闭目陷入思索起来。

    看似人畜无害的这片区域,实则是处处杀机,而且经年累月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