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准备中(二)(求推荐票!!)
    镇上的菜市场也有卖干货的,店里也有粉碎干辣椒的机器。

    周安将炒好的干辣椒拿去全部打成粉,顺便在镇上又买了小一点的不锈钢桶回来,带盖的那种。

    话说,他把今天买的那么多种香料都打成粉,除了更入味的原因以外,主要却是为了保密配方。

    等小龙虾做好,卖出去以后,就算是从厨多年的老厨师,也未必能从那些煮过的香料粉里辨别出每一种香料。

    但将干辣椒也全部打成粉,目的就只有一个了——熬辣椒油需要的就是辣椒粉。

    嗯,辣椒油用他们的行话,也叫红油。

    从镇上回来,周安就又进入厨房,开始他的秘制红油熬制。

    银马县这个地方的饮食怎么说呢?

    隶属徽菜菜系是众所周知的,但再具体一点,就算是本地居民也不清楚了。

    但周安清楚,他知道本地的饮食属于徽菜流派里的沿江流派。

    徽菜还有另外两个流派,一是古徽州流派,另一个是沿淮流派。当然,也有不同的说法,只是周安比较认同这种分法。

    相比古徽州流派的特色鲜明,银马县这里的饮食特色很难说得清,风格很杂。

    比如说吃辣这一点,有一点辣都不吃的人群,也有无辣不欢的辣椒迷,而众所周知,麻辣小龙虾肯定是辣的,区别只在于辣的轻重程度而已。

    所以,爱吃麻辣小龙虾的人,一般都是爱辣之人。

    那么,很显然,想把麻辣小龙虾做好,在本地畅销,很关键的一点就是辣油!

    辣味够不够重、够不够香,颜色够不够红,往往是客人对一家小龙虾好不好吃,地不地道的重要衡量标准。

    但偏偏银马县,乃至整个六谷市,都不产干辣椒,所以这里的厨师辣油熬的好的还真不多。

    银马县的人们是可悲的!

    这是周安的看法!尤其是对于那些喜欢吃麻小的人来说!因为截至目前,银马县县城还没有一家麻小做的特别好的店面。

    像大黑鱼那种想当然的做法,周安根本不想评价。

    言归正传。

    厨房里,两桶大豆油已经全部倒进锅里在烧着,烧火的依然是田桂芳。

    周安在剥大蒜子,周剑不在,他还在河边探螺蛳呢!

    一颗颗大蒜子剥出来,剥了一大把,被周安全部放进油锅里。

    田桂芳看得眼皮直跳,“你这孩子!你熬辣油就熬辣油嘛!往油里放蒜子做什么?”

    “妈!你别管!等我熬好了,你试试再说!”

    周安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手上已经在剥洋葱。

    剥出五颗洋葱,拿菜刀随意切了丝,就放在砧板上,暂时没去管它。

    倒是他这一手漂亮的刀工,把田桂芳看得有点呆。

    周安前世毕竟是积年老厨,刀工肯定是过关的,拜新东方铺天盖地的广告所赐,普通人几乎人人都见过厨师切菜时的炫目刀技!

    ——就是菜刀连贯不停地哚哚哚地切着的那种技法,菜刀每次抬起的高度都不高,但切出来的东西却又整齐又均匀。

    其实,这都是基本功,简单的跳刀法而已!

    一个不会跳刀的厨师,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厨师!

    周安刚才无意中显露出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