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6章 我什么时候坑过你啊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二秃子额,让怪鸟太息整个身体都僵在了那里。

    怔怔的看着周易,看了半天,直到周易对着他轻轻眨了下眼睛。

    “唰”

    双翅一震,抽身退出老远,身上羽毛根根倒竖,太息唯一的爪子指着周易。

    “你你你你是你”

    周易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脸上挂着轻松的笑。

    “呦,看你给激动的,这么想我啊”

    “我我想你个七舅老爷”

    骂一句,太息怪鸟毫不犹豫,转身就往自己钻出来的那半开半掩的门里冲去。

    想你

    傻逼才会想你

    “唉”

    周易貌似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了多少遍了,我最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装逼,尤其是装完逼就跑的。

    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不听也就罢了,你还骂我”

    轻轻的摇着头,口中轻轻的一声,“啧”

    “嘭”

    跑路的太息身体一僵,脑袋像是撞到了铁板上,晕晕乎乎的就向地上做起了自由落体。

    等好不容易从晕头转向的感觉中恢复过来,太息一睁眼看到的就是一张挂着恶魔般笑意的脸。

    第一反应挣扎。

    挣不动,认命般的放弃。

    看一眼那魔鬼的面容,“你你想要干什么”

    色厉内茬,满满的心虚。

    “哦,我考虑考虑。”

    周易一只手把太息提起来,另一只手先是摸了摸太息长在腹中间的独腿。

    想了想,又摸了摸太息的两条翅膀。

    顺着又摸了摸脖子,摸了摸脑袋。

    思索了片刻,用一种商量的语气。

    “呐,打个商量留一条翅膀怎么样”

    太息“”

    “不乐意啊”周易带这些期待的再次商量道,“可是,你这翅膀长得正好,肉嘟嘟的又肥而不腻,照烧也好、麻辣也行,反正味道和口感应该都是绝佳的。

    给个面子嘛,大不了这次给你留着本源”

    “照烧”

    “麻辣”

    太息怪鸟抬起头,迷茫的看了周易一眼。

    继而眼中露出一抹恍然。

    “我我明明会走路的,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别的鸟都有两条腿,我却只有一条腿。

    我我另一条腿是不是被你给烤了”

    闻言,周易脸上瞬间瘪慢了怒色。

    “你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谁烤你另一条腿了

    啊你给我说清楚,谁烤你另一条腿了”

    “不是吗”

    看他一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太息有些狐疑的嘀咕着,真不是他

    那我真的是生下来就只有一条腿

    我真的是因为生下来畸形所以被爹娘啊呸,我哪来的爹娘,我压根就没有爹娘

    “当然不是啦我从来没有烤过你另一条腿。”

    太息似信非信的点了点头,周易补充说道,“你另一条腿明明是吃的水煮的。”

    太息“”

    “倒是你这条腿,以前烤过几次。”

    说着,周易又在太息那条鸟腿上摸了摸,捏了捏。

    “你别说,这次这条腿长得还不错,摸着我都有点想吃了。

    奥尔良烤鸡腿,怎么样”

    太息“”

    见这混蛋眼看着就要把自己给分成一桌子菜的样子,太息果断的不怂了。

    “你你别太过分啊”

    “咦”周易不解,“怎么成我过分了不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我那我哪知道你在这的”太息嘴硬了一句,狐疑的看着周易,“你跟这小子是什么关系竟然用一道化身守着他,这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

    “胡说八道”周易一下子就急了,“我告诉你太息,熟归熟,你要敢血口喷人,小心我真把你宰了”

    听到这句,太息反而放心了不少。

    所以,是没准备真把我宰了啊

    心里嘀咕着,又嘴硬了一句,“呵,恼羞成怒了不是”

    “我我恼羞成怒个屁”

    “那就是做贼心虚。”

    “谁做贼心虚啊你今儿把话给我说清楚了,到底是谁做贼心虚

    我连老婆都没有过,我哪来的私生子。”

    太息撇撇嘴,“老婆生的,那还能叫私生子”

    “我”周易一把抓到了太息的一条翅膀上,“看来你是没认清自己现在的处境啊。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敢这么跟我贫,今儿留你一条翅膀是不行了,至少还得再留一条腿下来。”

    说着,周易手上用力,就准备自己动手把鸟翅膀给撕下来。

    “喂,喂喂,过分了啊”

    见他真要动手,太息急了,“都是自己人,我这翅膀还没长好呢,你别”

    没说完,就被周易给打断了。

    瞪着他,“什么就自己人谁跟你自己人你谁啊我就跟你自己人了”

    “我我是你大舅”

    太息梗着脖子怒视着周易,那眼神,像是在看一个负心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始乱终弃了呢。

    只是,话没说完,就被捂住了嘴,后面的字死活愣是没给吐出来。

    “压低了声音,凑到太息耳边。”

    “告诉你,熟归熟,但你再干胡说八道小心我真宰了你啊。”

    “你骗了我妹妹,你想不承认”

    周易翻了个白眼,“我承认什么啊,哪啊我就骗了你妹妹。

    再说了,你丫天生地养,往大了说顶多能和我扯上那么一丢丢的亲属关系。

    看得起你能让你叫声大爷,怎么就跟你妹妹扯上关系了

    我看着你出生的,你那颗蛋壳上的强化阵法啊不是,什么强化阵法你刚什么都没听到啊。

    反正你连爹妈都没有,你什么时候有妹妹了”

    “蛋壳强化阵法”

    太息目光呆滞的喃喃着,抬起头,满脸悲愤的看着周易。

    “是你是你这个混蛋往我蛋壳上刻的强化阵法

    我我特么是第一个孕育的,最后一个出世的,都是你这个混蛋祸害的”

    周易往后缩了缩脖子,好像怕被口水喷脸上一样。

    眨了眨眼睛,“什么强化阵法什么坑你

    我没有,不是我,你别瞎说”

    “你你特么的还要不要一点脸。”见他明明是自己说漏嘴了,这会竟然还想要否认,太息好悬没一口气给气死。

    “要不要脸我都敢摸着你妹的良心说,我没有,不是我”

    “我”太息张了张嘴,“你妹”

    “我没妹。”周易光棍的耸了耸肩,见太息还要再说什么,一根手指竖在了嘴边。

    “嘘别废话了,我告诉你,你这次摊上大事了。”

    太息愣愣的看着他,“你又想坑我”

    “什么啊我就坑你。”

    周易撇了撇嘴,“说真的,你这次真摊上大事了,我都保不住你的那种。

    亏了这次醒过来的是我,要不然你还能跟我这讨价还价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