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冰冻
    竺煜的猜想在第二天便得到了到证实。

    因为第二天清晨,兰斯居然亲自登门拜访,过来敲响了盛昌家的门。

    兰斯来得特别早,当时天都还没亮,他就在门外叫唤了。盛昌听见兰斯的叫唤声后,起身下楼迎接,紧接着就听到盛昌和兰斯两人不知道在楼下搞什么鬼,叮叮咚咚的声音响个不停。

    竺煜被这声音吵醒了,很不高兴,他揣着满肚子的疑惑和起床气,揉着眼睛走出房门查看。

    随后当竺煜走下楼,就赫然看见玄关处盛昌和兰斯二人一前一后,正合力抬起一口“棺材”,嘿咻嘿咻往客厅里放。

    竺煜震惊一瞬,情不自禁再次揉了揉双眼,提高音量喝道:“你们这是在干啥呢!”

    竺煜寻思着家里没死人啊!怎么就抬起棺材来了?

    而且如今这个时代,家里有人过世的话一般都是火葬冰葬太空葬,无论哪种殉葬法都不留尸体,也就不兴用棺材了。

    思及此,竺煜不由仔细看过去,发现盛昌与兰斯二人抬的物件其实并不是棺材,只是一个和棺材比较像的长方体容器,合金材料制成的黑灰色表面,边角银色金属包边,貌似很沉。

    “小……小煜。”盛昌和兰斯合力将“棺材”摆进客厅后,盛昌就跑到竺煜跟前来,支支吾吾一脸有话要说,但他只是喊了一声竺煜的小名,就再也吐不出半个字了,只能扭头看向身后的兰斯。

    竺煜也顺着盛昌的视线看向兰斯。

    兰斯今年三十九岁,是一个金发碧眼纯正白人,长得还挺帅的,但他的左脸脸颊上有一道不太明显的红色伤疤,这伤疤横过左脸一直到鼻梁,给他本来还算柔和的长相平添一抹凶悍之气。

    兰斯的身材高大,有一身凸显力量感的肌肉,喜好穿墨绿色风衣,还戴着一顶黑色帽子。

    竺煜总共就没见过兰斯几次,以前在垃圾星的时候只见过他两回,而且只是看了几眼并未说过话,今天这是第三次见到。

    “你们搬的这是什么东西?”因为对兰斯实在生不出半点好感,竺煜紧皱眉头看了他一眼后就别过视线,伸手拽着盛昌的袖子向盛昌提问。

    “这是……这个……”盛昌却回答不出,一副忐忑不安的慌神模样。

    “是人质。”兰斯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兰斯气定神闲道:“你们应该都看了新闻的,一周前有绑匪绑架了楚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从联盟首都誓约星逃到了这附近,而他们绑架的人质,那位楚氏集团的大少爷……”

    说着兰斯拍了拍手底下黑灰色的长方体金属容器,道:“就在这里。”

    竺煜惊愕,瞪着兰斯:“所以你跑到联盟来,就是来做绑匪的?”

    兰斯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回答:“我也算是绑匪吧。”

    “别开玩笑了。”竺煜听到兰斯这话时脸都黑了,压抑多年的杀人冲动在他内心涌动,他不由目光阴恻恻地看着兰斯,“你要当劫匪还是其他什么的都随便你,只是不要把我家的人牵扯进来……否则,我会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该怎么写。”

    竺煜说这番话时太有压迫力,浑身散发着犹如实质般的恶意,站在他身边的盛昌感受得尤为明显,盛昌心里一惊,神色凝重看着此刻如同变了个人一般的竺煜。

    盛昌十分忧心竺煜的状态,立刻抱住竺煜往自己怀里带,还温和地喊了他一声:“小煜。”

    听到盛昌的声音,竺煜顿了顿,稍稍平复心情,深呼吸让自己放松。

    虽然竺煜暴露出来的那股子恶意只是转瞬即逝,却还是让那边的兰斯察觉到了,兰斯用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竺煜,对盛昌说:“盛昌,我今天才发现,你家这个小孩有点可怕啊。”

    “你别惹他。”盛昌剜了一眼兰斯。

    然后盛昌蹲下身安抚竺煜:“小煜别担心,我没有被牵扯,兰斯也不是什么绑匪……呃,我也不太清楚具体是怎么一回事,貌似是兰斯从那些绑匪的手里将楚少爷给救下来的。”

    “你是说,兰斯把人质从绑匪手里救下来了?”竺煜道。

    “是啊。”盛昌点头。

    “那为什么不送回去,还非要把人搬到我们家里来?”竺煜看向那边摆着的金属容器,“而且那东西,应该是深眠箱吧?”

    深眠箱这玩意比较特殊,一般只放置在飞船的紧急逃生舱里,当你因为某些意外事故,不得不抛弃飞船,乘坐逃生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