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履行我应承了一年多的承诺。

    我也不知道它会有多长,讲完为止。

    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所以故事是故事,现实是现实,不必混为一谈。

    之所以在最前面强调,是因为我知道人的好奇心是一把利刃。

    我不愿任何人打扰他的旅行,也不愿任何人伤害他爱的人。

    我希望有缘读到它的你,替他记得这个故事,仅此而已。

    他是个温暖的人,愿这个故事能像他一样,充满暖阳的气息。hr size=1   十月末的a市,和国内其实没什么太大的不同。

    清爽的空气,火一样的红枫,太阳很好的时候,天空会蓝得像最美的宝石那样清澈。

    但是这对林沛然来说,是再糟糕没有的十月。

    他麻木走在街上,脑袋昏昏涨涨,机械搜索着一些和脑肿瘤有关的词条。

    “其实不必那么担心,心态好的患者,即便是晚期也能存活很久,这完全是因人而异的。”医生这么跟他讲,“我认识一个跟你一样得脑癌的患者,两年间坚持积极治疗,复查的时候肿瘤对比之前,整体缩小了30,她的肿瘤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一个鸡蛋那么大了。”

    “年轻人,心情调节最重要,积极面对生活,只要能开心,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沛然其实听不太懂他全部的话,他的外文不差,却也没好到能轻易听明白太多复杂的词。

    如果不是陪他来的学长帮他处理一切,他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得的什么病。

    在检查结果出来的那一刻,整个世界的声音都仿佛被做了处理,嘈嘈杂杂,什么都听不真切。

    他比自己想象中要冷静,甚至还能笑着跟学长挥别,独自一人回住宿的地方去。

    a大的学生公寓非常抢手,想要申请到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大部分学生都选择在外找公寓。林沛然在这方面格外有运气,他申请到的单人间不大,却很舒适,这时候,他格外需要这样独立的小空间。

    他一进门,就将诊断书揉成了一团。

    本想发泄似的狠狠扔掉,但攥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随手丢到了桌上。

    他仰面瘫倒在床,看了许久的天花板。

    听说,脑癌晚期真的很受苦的……治愈率和存活率,在你所有能查到的搜索网络里,都不会告诉你真相。

    那些鸡汤会说,锻炼身体,放松心情,有个体差异……

    都是屁话。

    看过这么多,其实心里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林沛然以为自己会很难过,可是没有。他在得知这样的噩耗之后,甚至没哭。

    男人嘛,总是坚强一点。

    他翻阅着那些后期会出现的症状:视力下降,猝倒,意识模糊,精神不安或淡漠,言语活动减少,注意力不集中,不知整洁,性格改变,记忆力减退……

    林沛然忽然猛地坐了起来。

    性格改变……记忆力减退……

    他本以为,自己内心没有恐惧。

    头痛、恶心、呕吐……这些都已习以为常,并没有什么是无法忍受的。但是他一想到,等脑子里这个东西长大了,也许会影响他的记忆,他就情不自禁害怕起来。

    林沛然什么都不怕,就怕哪一天,他会忘掉自己最珍惜的部分,变成一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

    他想活得体面,就算要死,也想死得体面……

    “嗡”,他手机冷不丁震了一下,将他吓了一跳。

    林沛然点开消息,是姚乐阳发来的。

    “沛沛啊qaq,你忙吗,我需要你!”

    林沛然想了想,敲下回复:“不忙。咋?又卡文了?”

    姚乐阳是他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朋友,姚妈妈不仅和林爸同单位,还是林妈好闺蜜,家长们交情匪浅,这就注定他从小就跟姚乐阳混在一起,分都分不开,简直孽缘。

    他从小性格过分内向,中学几乎被劝退学,要不是优异的成绩和极少数的几个朋友拉着拽着,他可能高中都读不完。

    但姚乐阳那姑娘完全相反,她简直是投错了胎,从小能揍会打,被姚爸这散打教练调教了一身好武艺。

    林沛然小时候如果被同龄的孩子欺负了,她就会三拳两脚把所有欺负他的菜鸡全都胖揍回去……然后回家再被姚爸胖揍回来。

    用她的话说,“习武之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发扬正义!”

    林沛然这么多年,能够敞开心扉完全信任的异性朋友,也就只有姚乐阳一个。

    姚乐阳其实也一样。

    林沛然大四申请了国外的研究生,而姚乐阳毕业后,就毅然投身二次元创作行业发光发热去了。

    创作这种事,很烧脑细胞,她三天两头来苦兮兮“联络感情”一回,林沛然早已习惯。

    他能够理解姚乐阳的纠结,是因为他自己也常会有同样的情况。

    他喜欢读书,喜欢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