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第三章
    林沛然没有做手术,他选择了保守治疗。

    他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所以开始强迫自己运动,健身,每天保持好心情。

    他去冬泳,去长跑,认真为自己挑选营养的食物,认真吃药,要身体变好。

    林沛然其实不喜欢运动,他讨厌流汗的粘腻感觉,更不喜欢肌肉。他喜欢安安静静的,读书、写诗、音乐……

    打鼓是个例外,他会喜欢打鼓,是因为安静得太久,需要一项能够让他充分发泄内心的压抑的、不那么让他觉得累的“运动”,来释放一些积压太深的东西。

    但,为了活着,他愿意去做所有他不喜欢的事。

    他把每天健身运动的动态都发给郑文轩,让他知道自己活得很精彩。

    郑文轩给他点赞,然后夸他:“66666,以前蔫儿不蹬蹬的,现在比我体力还好,腹肌几块了?”

    林沛然回他:“一块,一整块:p。”

    他不想告诉郑文轩自己生病了。

    林沛然想等自己好起来之后,再笑着跟郑文轩说:

    “嘿文狗,你造吗,过去的一段时间,我单杀了一个叫肿瘤的boss,我厉害吧?”

    运动确实会改变一个人,不仅仅是身体上,还有心情和心理各个方面。

    林沛然刚开始的时候,挥十分钟的羽毛球拍都会头晕目眩、眼前一阵一阵发黑,不得不坐下来补充水分休息……后来,他可以跑完二十公里的马拉松,然后和陪着他胡闹的学长一边喘粗气一边谈笑风生,整个人也阳光了不止一倍。

    有一段时间,他的存款消耗得很快,小金库有些周转不过来,就动了跟家里开口的念头。只是没多久,父母就好奇他是不是最近的“业务”不好,为什么突然需要家里补贴了。

    林沛然咬了咬牙,之后就再也没跟家里要过钱。

    他不缺钱花,甚至在同龄人中,可以算是非常非常有钱的那种,林家父母也一直为此感到骄傲。可林沛然毕竟只有二十出头,再有钱,治疗癌症也是笔不菲的开销。

    这半年,郑文轩每个月都会给他转一半工资,他一半的工资对林沛然来说,几乎只是做一单最基础的曲子的钱,比蚊子肉还要微不足道——何况这杯水车薪的资助,也根本填不上林沛然的开销。

    但林沛然还是很感激。

    他一分没动,把它们存在单独的账户里,然后告诉郑文轩,想帮他赚钱的话,不如多照顾一下他的“生意”。

    郑文轩于是就帮他的混音工作室张罗、拉客户。

    林沛然一边加班加点赶工程,一边跟他通着语音吐槽:

    “现在国内的老板怎么都喜欢这种曲子?我给他混了两次,觉得我艺术巅峰的水准都拿出来了,结果他还一直皱眉头嚷嚷不满意……最后我给他混了一个土嗨土嗨的广场舞风,完全没有任何艺术水平,他居然特别满意,大呼过瘾,还给我加了五成的钱……我了个去!”

    “哈哈……现在暴发户的审美的确有待加强。”

    “我觉得我的艺术修养遭到了侮辱……这简直就是拿着《he's a pirate》的要求结果让我交了个《小苹果》……”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没笑,我发誓我没笑!”

    “笑吧笑吧,这种单子我也没少接了……”

    ……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开了春。

    三月,樱花早早的盛放,漫天都飘着粉色的花瓣,纷纷扬扬的洒满街道。

    林沛然拿着复查的结果,心中有一阵释然。

    他的肿瘤控制住了,情况正在变好,令人喜悦。

    原来,人咬牙想要拼命活着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会格外垂怜你,一切都会变得顺利。

    就连一直对林沛然有偏见的导师,在他半年来乐观积极态度的感染下,也放下了对林沛然的偏见,开始对他的能力和为人另眼相看、重新审视。

    在此之前,林沛然入学a大的第一年,莫名其妙被人匿名举报,导师对他的第一印象非常糟糕。加上第一年有很多发表,导师冷处理、他的外语基础又没有那么好,又麻烦又让人头疼,当真让他焦头烂额了好一阵子。

    现在,拨云见日,晴空万里。

    林沛然开始相信,他没准儿真能一直一直好好活着。

    他……真的很感谢始终对他耐心又温柔的郑文轩。

    在这半年里,郑文轩除非忙得不可开交,否则几乎随叫随到,就算一时顾不上,草草的“早安”“晚安”也能格外慰藉林沛然的心,让他继续充满动力。

    林沛然将去年十月的诊断书撕成碎片,揉成一团,然后对着落满花瓣的街道大喊:“赶紧从我的脑子里消失吧!”

    “林君。”身后的学长忽然唤他。

    “?”林沛然回过头,拂面的春风将樱花的花瓣送到他额上,带着极轻淡的恬然香气,可爱得迷乱人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