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第九章
    五月,林沛然离开自小长大的地方,去了b市。

    b市才是他的家乡,虽是南方,却有着比北方还要寒冷的湿冷冬天,和胜过北方数倍炽热的艳阳。

    只因林沛然外婆年纪大了,不能长途迁徙,在北方打拼了半生的林家父母尽管有能力,却不方便带全家搬回故土,所以林沛然的家才会安在c市。

    但林爸林妈其实一直都想回家乡生活,他们几年前就在b市买了房子,落在林沛然名下。

    林沛然那时还没出国,一边读书一边忙装修,硬是说服了爸妈把家里两间卧室装成了工作室。调音台、合成器、鼓组、麦克、隔音玻璃吸音海绵……各种设备一应俱全,他还专门花了大价钱把录音室单独做了地板悬空,全六面真空隔音层,就算在里面闹得震天响,楼上楼下也察觉不到。

    为了确定不扰民,郑文轩那时还陪着他,在大冬天来来回回做了半个月的寻访调查,询问楼上楼下的住户工作室的声音会不会对他们造成影响。

    林沛然摸着自己那些吃了不少灰的“老伙计”,心里不禁有些怀念。

    大学时,他这间录音棚是附近四所高校炙手可热的“练团室”,不少玩乐队的乐手都会向他租用场地,在隔音间里放肆燃烧梦想、燃烧青春。从他这里走出去的校园乐队,也不乏去了大舞台的“潜力股”。

    林沛然曾经也是其中一员。

    如果不是跟郑文轩弄成了这副尴尬样子,也许大三那年,他们的乐队就已经站在面向全国的音乐节上……

    可惜,散了就是散了,林沛然去了国外,工作室也尘封起来,乐队甚至没有谢幕演出……一切就像他和郑文轩的关系那样,无声之中就好似什么都没了。

    林沛然掀起那些落满了灰尘的罩布,一点一点,花费整个下午细心给乐器们调音。听着它们熟悉的音色,仿佛就又回到了当初一起肆意玩音乐的日子。

    空气冷冷清清的,早没有昔日被一大群摇滚青年燥得火热的那种氛围,但在这样的空间里细品起来,却像歇斯底里的重金属忽然切入了清澈如流水的钢琴曲,让人回味着当时喧闹的同时,又忍不住贪恋着现下奇异的、抚慰人心的空灵与安静。

    林沛然拿起了他的鼓棒,慢慢打着全身放松的爵士,跃动的节奏起初还有点生涩,越打,就越淋漓。

    他按下录音,把工作室里的鼓点实时传达到郑文轩那里去。

    郑文轩听完几条滚奏,有点意外,又有点难掩的兴奋和激动,“可以啊,这么久了居然没退步?”

    林沛然嘴角扬了起来,但没有回任何话,而是放下鼓棒开了合成器,随手按了几个键,顺着意识就弹起了夜愿的《escapist》。

    这是他们乐队第一次练团时演奏的曲子,每一个音符都深深刻在记忆里。

    郑文轩在那头听着听着,就察觉到了点什么。

    林沛然弹完几个小节,顿了顿,又抱起吉他摸索了几下。他不再费事录长音频了,直接一个语音电话打了过去。

    郑文轩接起来,听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吐槽他:“噗……你这《fight》比押尾差得太远了,这要让墩儿听见不得笑话死你。吉他还是算了,不是哥嘲讽你,真的太丢人了哈哈……”

    墩儿是他们以前乐队的吉他手,林沛然一个打鼓的,学别的乐器不过是编曲配器需要,专精自然是谈不上。押尾的《fignt》几乎被每一个偏执指弹的吉他手奉为必练神曲,林沛然弹这个,也不过是因为他只练过这首而已。

    他对此并不在意,磕磕绊绊崩完一曲,练团室和手机同时安静下来。

    郑文轩在网络的另一端,感慨似的喃喃道:“好像emmm……还少点什么……”

    林沛然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下,才跟他说:“你的贝斯想你了。”

    “哈哈哈哈哈是这……”

    郑文轩笑着笑着,笑声发送到千里之外,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有点艰涩。

    他知道,林沛然这是回b市了。

    不是他的贝斯想他了,是林沛然想见他。

    林沛然……想见他。

    如果是在前天,那这个消息对他而言,就是喜事成双;但现在,郑文轩有点不那么确定……

    林沛然的学业明明还有一年,为什么会突然回国?回国了又有什么烦心事要找白玉喝酒?他现在回了b市,究竟是件好事,还是件坏事??

    他无法确认,也不敢去确认。因为“确认”这件事本身,就是高度的危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