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第十一章
    林沛然和郑文轩又在一起了。

    连林沛然自己都没想到,他帮郑文轩收拾房间,收拾着收拾着,竟然就得到了连梦里都得不到的东西。

    这仿佛被命运突然眷顾了一般的待遇,让林沛然受宠若惊。他纵然可以狠心拒绝全天下的人,也独独拒绝不了郑文轩。

    『林沛然,我……喜欢你……我还是喜欢你。』

    他又何尝不是。

    他像一个得了蜜糖的孩子,揣着激动和雀跃,小心翼翼把自己的心情分享给朋友:“阳阳,我和文狗复合了。”

    “……”微信那头的姚乐阳陷入长久的沉默。

    好一会儿,她才异常平静又淡漠地问林沛然:“这次又是多久?一个月?两个月?半年?”

    林沛然并没有被泼冷水,他的嘴角依然上扬,带着藏都藏不住的喜悦和满足。

    和郑文轩分开的五年,他们并非没复合过,毕竟抛开伴侣的关系,他们在外人眼里,依然是关系最铁的哥们儿。有交际,就无法抑制满溢的情感,所以过去的那些年头,林沛然和郑文轩曾不止一次破镜重圆。

    但这样的重修旧好,每次都持续不了太久。最短两周,有时一个月,最长的是大四上学期,林沛然出国前整整半年……

    林沛然始终不知道郑文轩深藏的秘密,郑文轩的乍暖乍寒,也使得他们之间的温度升降总是猝不及防。

    破了太多次的镜子,再想修补,也不可能再回到原来的样子了。每一条裂痕都不会凭空消失,林沛然其实心里清楚。

    可是他还是很开心。他知道郑文轩会说出求复合的话,也许不过是一时恻隐,是那天满斥房间的回忆,将他们两人拉入了曾经的记忆里,以至于产生了柔情似水的温暖假象,令他们彼此生出错觉,误以为在那一瞬间,他们心头塞得满满当当的,依旧是面前熟悉的这个人。

    待热血和冲动冷却,郑文轩的热度就会降下来吧,林沛然想。

    但没关系。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这次的复合,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了。如果在最后的时日里,还能品尝一下曾经的温度,哪怕只有几个月,几周,几天,他也知足。

    这样的机会太少,抓住一次,就能惦记到生命尽头。

    林沛然觉得,可能是老天看他混得太惨,难得对他动了一点同情,所以毫不吝啬地满足他的所有希冀,让他不至于揣着满是疮痍的心去另一个世界。

    手机那头的姚乐阳深感无奈,“沛沛你想过没有,他要是真把你放心上,干嘛这么不吭不响的吊着你,说合就合说分就分?他如果真心疼你,就该快刀斩乱麻,而不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给你当空调。”

    林沛然都懂。只是,有些事情,他没法解释得清。

    一个人的表情可以伪装,声音可以伪装,话可以骗人,但眼睛是心灵之窗,就算蒙上了再多的雾,也掩盖不了真实。

    郑文轩说谎的时候,语速会变快,会装作若无其事的尬笑,眼睛会直勾勾地盯着你,好像问心无愧似的。

    他第一次提分手那天,说他累了,腻了,兴趣淡了,讨厌和恋人在一起却见不得光;他吼他搬出去。可他这么说着的时候,林沛然切实感受到了他的疲惫,也把他叫嚣着挽留的眼神深深刻在了脑子里。

    林沛然一直在等,他想要郑文轩信任他,对他说出全部的真相。

    可是没有。

    他等了五年,分分合合,那个人始终坚若磐石,不肯让他分担一点。

    水瓶座的人都是这样吗?看上去傻傻愣愣的,其实最深的心事都闷在心里,他若不想倾吐,谁也触摸不到。

    『没有苦衷。』

    不论多少次,从他那里得到的答复都始终如一。

    “他心里有事,”林沛然只能这么说,“我们俩的事,只有我们俩自己清楚。分开也不代表就不爱了,我只是有点自责……在他承受我所不知道的事情的时候,我没有在意,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他对我的好,直到他维持不住温房了,才开始试图求他让我一同分担。”

    可惜他醒悟得太迟,当他成长到可以承担重压的时候,那个替他挡着风雨的肩膀,已经独身走向了更遥远的地方。

    这种事情,作为旁观者的姚乐阳,是根本无法理解体会的。

    “我觉得你是把他想得太好了,他要真有事,这么长时间都闷着不吭?见了面就旧情复燃,呵,男人!你难过的时候他不心疼,这时候才知道心疼?他早干嘛去了?要我说,这种渣男你就别给他好脸!”

    林沛然知道姚乐阳一向快人快语,闻言也不过一笑,“谁让我喜欢他呢?”

    所以郑文轩,你看,这世上哪还有人能像他这样惯着你……他要是没了,你上哪儿再找一个不用听你说话,也能明白你在想什么的人来体恤你……

    ……对他再好一点吧。要不以后你后悔了,真的会买不到药的。

    “……算了,你开心就好。”姚乐阳劝不动他,说得越多反而越手痒,想把郑文轩揪来吊打一顿。

    林沛然淡笑着结束对话:“行了,我心里有数。今天周五吧?你稿交了吗?”

    “……卧槽!”姚乐阳一秒怂了,“债见,债见,我去还债了!”

    林沛然收起手机,深深呼吸了一次。

    艳阳高照,晴空明朗,微风怡人,浮云可爱。他觉得未来,也许还能很长。

    周末的时候,郑文轩主动来找林沛然,想让他搬回去一起住。

    “工作室里东西太多,又挤,不如干脆就在家里休息算了。”他这么说。

    林沛然家三室两厅,两间房改做了工作室,还有一间书房兼卧室空着,郑文轩这借口找得太拙劣,他都不忍心拆穿他。

    林沛然不是不想答应,但他现在状况太多,一旦重新在一起生活,难不保会被察觉些什么。

    郑文轩今天一进他的屋子,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