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第十二章
    “我正收拾东西,一时腾不开手,不是拖着不接,你别多想。”

    郑文轩背靠在录音室的墙壁,目光落在房间角落里、没有通电的那把stringray上。

    这把贝斯是林沛然买来送他的,对当时还是学生的他们来说,价格相当昂贵,就算是现在工作了的郑文轩,也要几个月省吃俭用才买得起。

    但这把琴他只摸了寥寥几次,和林沛然分开后,他没有把它带走,林沛然会把它留在工作室,郑文轩一点也不意外。

    他专注看着这把琴,所以同贝佳的通话答得心不在焉。

    “我想你了……”贝佳在电话那头说,“你才走了一个礼拜,我感觉像过去了一整年。”

    “……”郑文轩沉默了一会儿,不冷不热回她:“那你可能还要学会习惯才行。”

    贝佳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她的声音听起来脆弱又可怜,她尾音里似有若无的哭腔,带着某种哀求的意味,“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你调研完就回来好不好?我就是不想你去分局……我不想以后都看不见你……我没有要妨碍你人生规划的意思……”

    “贝佳,”郑文轩叹了口气,“我再说一遍,我不喜欢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你。请你别做让我讨厌的事。”

    那边的贝佳哭了,“我错了,你别这样。你不是答应过要帮我的吗?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知道这不对,但是我一想到你会不在我身边,我就快发疯了……我也有好好吃药,可是我心里好像住着一头野兽,我拉不住它,你帮帮我,求你帮帮我……别让我一个人面对它……”

    “………”郑文轩渐渐回神,放软了语气,“我帮不了你了。”

    那头贝佳的声音猛然拔高,语声急促而恐惧:“要是连你也不要我了,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她抽噎着说:“我快撑不住了,我保证不再用关系影响你升职,只要你还陪着我……你想去分局当头儿还是怎样都好,我一定会乖乖的,我会努力乖乖的……”

    郑文轩张了张口,很想用愤怒的话狠狠甩回去,但理智让他变得冷静。

    他忍了忍,继续保持沉默。

    贝佳问他:“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林沛然,才非要去b市?就算你去了也见不着他了,他都出国了!”

    “不是。”郑文轩这一句回得尤其快,“你别把不相干的人再扯进来。都快两年了,你还在怀疑什么?”

    贝佳的态度这才有所和缓,讨好似的,显得卑躬屈膝,“对不起,你别生气,你知道我……我就总是乱想,我停不下来……你早点回来好吗,我真的想你,你不在我觉得我呼吸都困难了……”

    郑文轩眉头皱了起来,“……我不可能永远陪着你,你要是实在受不了,就多去找医生谈谈。”

    他挂断了电话。

    通话结束的那一瞬间,他全身像被抽掉了所有的骨头。郑文轩软软坐在地上,撑着额头平静了好一会儿。

    他的世界和人生,早就崩溃了,他身边有一颗定时炸弹,危险系数满格。

    大学时他就认识到,在这个社会,有一些事、一些人,是人力和法律都根本无法起到任何有效约束作用的。他们就像这世界里的癌细胞,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他们的脚步。他们逃避免疫系统的捕获和检测,然后以正常细胞的伪装放肆生长下去。

    贝佳就是那个癌细胞。

    她在郑文轩人生最志得意满、幸福灿烂的时候,给他上了深刻又残忍的一课。

    大学的头一年,是林沛然和他最甜蜜的一段日子,就连姚乐阳见了他俩,都觉得闪耀得不忍直视,狗粮一波接着一波。同学眼中,他们是关系最铁的哥们儿,最好的朋友;私底下,他们是彼此最亲密无间的人。

    郑文轩性格阳光可靠、细心温柔,身边被他所影响的,远不止林沛然一个。

    他就像一颗发光发热的恒星,在太年轻的时候,根本不懂得收敛身上的光芒和温暖,甚至以此为傲。

    这本没有错。一个随时真诚向身边的人伸出援手的人、一个不断救赎着别人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人,是这个冷漠的世道里相当珍稀的品种。如果世界上像他这样的人多一些,反而是件好事。

    可是,他迄今为止最后悔的事,就是在那时关照了班上的贝佳。

    贝佳是他同班同学,在所有人面前,她温柔体贴,优雅漂亮,家里有钱有势,不知道是多少男同胞眼里完美的白富美女神。郑文轩起初也是这么以为的。

    所以,他无意中撞见贝佳一个人在教学楼后面的人工湖边偷偷地哭的时候,出于被对方看见的尴尬和男人要绅士的礼貌,他问贝佳:“你还好吗?”

    于是世界就开始崩塌。

    贝佳有病。

    这是她自己说的,而且有诊断证明。她不仅有狂躁症,而且抑郁,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她很努力想做一个普通人,想要正常的生活。

    她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她精神不正常,所以在人前拼命做着完美的样子。但一旦离开众人的视线,她就会被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她快承受不住了,想要轻生。

    贝佳给所有人留下的印象,都是进退有度、优秀完美的女孩子,郑文轩完全没料到她居然是来寻死的。

    他安抚了她,给她鼓舞,让她不要放弃活着,抛梗甩包袱逗她笑,终于让这独自舔伤口的小姑娘振作起来,放弃了自杀的念头。

    他做了件好事,也并不求任何回报,他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他错了。

    贝佳光鲜的外表下,藏着一只魔鬼。

    郑文轩对她的照顾和好意,仅仅是出于同学的关照,但这一切在她眼里都变了味,让她生出了不该有的念头。她有疯狂的占有欲,不仅疯狂,而且扭曲。

    有天晚上,郑文轩忽然收到一封匿名邮件,里面是他和林沛然同居的照片,还有亲密的视频。他全身发冷,然后根据视频的拍摄角度,在家里找到了摄像头。

    他去见了发邮件的人,贝佳站在湖边,跟他告白。

    郑文轩当场拒绝,并且跟她说清楚,他对她没有任何男女感情,他有喜欢的人,而且他们很恩爱。

    就算同性恋见不得光,他也不会允许别人动林沛然一根汗毛。

    可是贝佳却哭着求他,说她只是想治好自己的病,她想走出来,只有郑文轩能帮她,他是她全部的阳光,是救命的稻草,她忍受不了别的男生。

    她害怕这样的自己,但身边再也没有像郑文轩这样温和又有耐心的人,愿意听她倾诉,愿意给她力量。

    她把所有的心事都毫无保留地吐露给郑文轩,郑文轩这时才第一次知道,贝佳原来有过那么多疯狂的念头。

    她不止一次想过,将郑文轩不声不响囚禁起来,让他只能看着自己;她在校园里看到流浪的野猫,会想把它们捉起来,一根一根拔掉爪子,想象它们在被虐杀中惨叫的样子;她知道郑文轩和林沛然在交往,好几次出神,都会想如果校园里突然冲进杀人狂,将林沛然杀了,郑文轩是不是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她的那些话让郑文轩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郑文轩报警了。

    民警带走了他和贝佳,他们做了笔录,贝佳在外人面前乖顺又敏感,看上去就像一个卑微维护着自尊、坚强得让人心疼的女孩子。

    民警跟郑文轩说,人家姑娘有心理疾病,你个男生这么小题大做干什么,多开导开导人家,就算对姑娘没那心,顺着她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