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9.完结
    此为防盗章, 请支持正版,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那……那你说,万一将来他俩真过不到一块去,真要离婚了, 那可怎么办呀!”

    “你就是个猪脑子!”孔父骂,“你说咱儿子将来真要是富贵命, 还愁娶媳妇?他将来真要混得有钱有势了, 要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他还怕离婚?离婚了再找个更好的就是了。”

    孔母被骂得唯唯诺诺,心里却佩服不已,还是自家老头精明。可不管怎么说, 寇金萍那些话却让孔母留下一块心病,就像一颗有毒的种子,在她心里扎了根了。

    既然权衡之下暂时不能退婚,孔母便又对寇金萍口中“冯荞不规矩”的事情重视起来。寇金萍既然放话管不了,当天晚上, 孔母就夹着一双鞋面去了二伯娘家。一进门, 二伯娘正在喂猪。

    “他二伯娘,你喂猪呐?”

    “喂猪呐。”二伯娘两手趴着猪圈墙, 跟孔母打招:“孔嫂子,你来找我啥事儿?”

    “也没啥正经事。”孔母说着从胳肢窝抽出做了一半的鞋面, 凑过去递给二伯娘看, “他二伯娘, 你帮我瞅瞅, 这鞋面是不是做得太肥了?用不用再往里改一改?”

    二伯娘一听这话,心里就认定孔母一准是有事来的,农村主妇,哪个还不会做鞋?孔母特意拿了双鞋面来找她,这借口也太明显了。二伯娘是个直性子,当下就笑哈哈地说:

    “孔嫂子,你要有事你就直说,你可别跟我拐弯抹角的,我这人一根肠子通到底,从嗓子眼就能一眼看到肚子里底,从来学不会弯弯绕。”

    二伯娘这么一说,孔母准备好的话堵在嗓子眼,只好讪笑:“真没啥事,我就是闲溜达,溜达到你家来了。”

    “那行,那你先站一会儿,我把猪喂完再请你进屋说话。”

    二伯娘忙着喂她的猪,一边往猪食槽里舀猪食,一边唠唠叨叨跟孔母抱怨:“你说养三个儿子有个屁用,喂个猪都喂不好,冯东帮我喂猪,猪围过来拱他,他总是打我的猪;冯亮更好,嫌脏他蹲在猪圈墙上喂,猪食都舀得洒出来了。哎,都怪我自己命不好,没生出闺女来……”

    二伯娘噼里啪啦只顾说自己的话,孔母几次想提起话茬,都没插上嘴,只好站在猪圈外头陪着说笑,好容易二伯娘喂完了猪,停住嘴,一边吆喝着叫冯亮提水来打扫猪圈,一边笑哈哈地问孔母:

    “哎呀孔嫂子,你看我光顾着跟你聊大天了,你找我到底啥事儿,你倒是说呀。我这人就这么个性子,有啥事你直接了当说,我能办到的我保证帮你办。”

    “真的没啥事……”孔母瞅着提水过来刷洗猪圈的冯亮,再一次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那行那行,你等我洗洗手,咱屋里坐下说。”二伯娘去井台打水洗手,一边又唠叨,“哎,孔嫂子,要不是你来,我就打算喂完猪去看看冯荞的,冯荞她如今上班也怪忙的,累,我这都几天没见着她了。老三那个怂人,再加上寇金萍那个死女人,我几天没见着冯荞还真有点不放心。”

    孔母一听她提起冯荞,正中下怀,忙绕着圈子问道:“他二伯娘,冯荞如今去农具厂做工,到底怎么样啊?”

    “蛮好啊,回来跟我说蛮好的。虽说活儿累点,可那丫头勤快伶俐,到哪儿都叫人放心。”

    “哦,那啥,我听说……”孔母觑一眼猪圈里干活的冯亮,心里琢磨着措辞,二伯娘可是个不好惹的主儿,要是说话不顺耳惹恼了她,她噼里啪啦一顿炮轰,半点情面都不给你留。可眼下孔母琢磨来琢磨去,能“管管”冯荞的也就二伯母了。

    碍于二伯母的战斗力,孔母吞吞吐吐半天,尽量“委婉”地说道:“我听说冯荞下班回来很晚,她一个年轻姑娘,路上……”

    “是啊。提起来这个我就来气。”没等她说完,二伯娘一拍大腿,“她又没有自行车,上班下班都靠两条腿走,又没有手表,一早怕迟到,早早地就得出门去上班,你说叫不叫人心疼?摊上她那个爸也不长进,没钱给她买个自行车……孔嫂子,你今天莫非就为这事来的?你打算帮冯荞买自行车?”

    孔母:……

    “按说冯荞跟你家儿子订了婚的,你要真打算给她买个自行车,你是真心疼她,说起来你家也划算,彩礼什么的她爸也就不好再多要了,赶明儿结婚,自行车肯定当嫁妆给她带上,又回到你家去了,又有面子又有里子。哎我说孔嫂子,你可真是好打算。”

    有时候孔母也疑惑,你说二伯娘这人到底是太聪明还是真傻?你说她聪明吧,她说起话来总是少根筋似的,在别人眼里整一个少心没肺,可你说她傻吧,你问问这冯庄村,二伯娘这些年吃过谁的亏?只有别人在她那儿吃亏的。

    “我家……哪买得起自行车……”孔母讪笑。

    “可也是,一辆自行车一百五六十块呢,你家跟我家一个样,穷得叮当响,还真不一定买得起……

    “那什么……他二伯娘,那冯荞路上……”

    “买不起也没法子,你就别白操这心了。”二伯娘再一次抢过话头,十分体贴地说,“买不起就买不起呗,我也买不起,我大儿媳妇倒是陪嫁一辆,可我也不好硬要来给冯荞骑。摊上咱们这些长辈都不中用,我看只能等着咱冯荞自己挣钱买了,冯荞跟我说了,每个月也能挣二十几块钱呢,叫她好好攒钱,靠她自己也买得起。这年头啊靠谁都没用。孔嫂子,我看出来了,你倒是真心想着冯荞,赶明儿一准是个好婆婆。”

    孔母:。。。。。。

    ☆☆☆☆☆☆☆☆

    其实冯荞自己也觉着,总是搭杨边疆的自行车有些过意不去。

    下午下了班,杨边疆跟她顺路,很自然就捎带她一段,不然她走路回来天都要黑了。冯荞发现她连拒绝的理由都没有,大约因为冯东的关系,她又是杨边疆介绍到农具厂的,杨边疆真把她当自家妹子看待了。厂里的师傅们知道了冯荞已经订婚,不往别处想,就越发把她当成杨边疆亲戚家的“小妹子”。

    杨边疆这人话不多,做事就是默默埋头干,他到农具厂其实也不到半年,但人缘挺好,他原先当工程兵,算是有一些木工的底子,加上心思通透,学手艺也快,徐师傅对这个徒弟便十分看重。

    早晨她走到半路遇上杨边疆,杨边疆就很自然地停下,一条大长腿撑着自行车,等着她上来。

    “杨大哥,那什么……要不你先走吧,反正应该也不晚,我自己走就行了。”

    “我今天走得早了。”杨边疆看了一眼手表,冯荞步行怕晚,家里又没有钟表,总是提前很早就出门了,杨边疆早晨上班骑车卡着点走,所以往常他很少遇到冯荞,今天他出门早了些,果然就遇上了,

    他扭头催促冯荞:“上来啊。”

    “杨大哥,真不用的,你先走吧。这路上坡下坡的,你每天骑车带着我,也怪累的。”

    “带你不带你,我还不是一样骑车,你轻的跟个小猫似的。”杨边疆再次催促,“快点上来。”

    冯荞只好坐上车后座,杨边疆长腿一蹬,自行车就稳当当向前骑去。杨边疆只管默默骑车,也不多话,他平时跟厂里师傅们在一块儿,言谈还挺风趣的,现在可能是面对冯荞这么个小姑娘,怕小姑娘矜持,杨边疆并不多话。

    冯荞一路望着路边青葱的麦田,远处起伏的丘陵,晨风轻悄悄拂过脸颊,东方天际露出了朝霞,一轮红日爬上树梢,恰好跟大杨树上那乌鸦窝挂在了一起……

    “杨大哥,你帮我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

    “我哪里帮你了,你自己干活自己挣钱,靠的是你自己。我跟冯东从小光屁股一起长大的,你是他妹妹,又不是旁人,说这些外气话做什么。”

    他这样说,冯荞却不能这么想,毕竟人家帮她找了这么好的工作,日常也总是关照她,她心里琢磨着,想个什么法子,一定得好好谢谢人家。

    “说实话,一开始你来做工,我其实挺担心的,怕你干不了这活儿。不光是能不能吃苦,还得用心负责能做好才行,我师傅对待手艺来不得半点马虎的。你别看他平时脾气挺好,你要是干活毛糙不尽心,他恐怕连我一块儿骂。他前几天还说呢,没想到你一个小姑娘,干这些木工五金的手工活还蛮靠谱。”

    “师傅都给说明白了,按着要求做,也不是多难。徐师傅故意夸我呢,刘大姐、李嫂子她们不也都是女的吗,她们干活才好呢。”冯荞笑。

    “那是你不知道,不能干下来的,早就叫我师傅给撵走了,以前就发生过的,不管谁家亲戚,干不好师父照样撵。他说咱厂里出去的东西,干不好砸咱自己的名声。我师父是三年不发火,发火管三年的那种人。”

    “真哒?看他平时整天笑眯眯的。”

    两个人一路说说笑笑,很快就进了镇子,自行车轻快地拐进了农具厂的大院。他们来得算很早了,看厂的刘师傅才打开大门呢,李师哥两口子就已经先到了,一见面互相打招呼。

    “师哥,师嫂,今天这么早啊。”

    “早,今天吃得早,就早来了。”李师哥爽朗的笑,“你师嫂说今天又该发工资了呢,早来割块肉,早来能割点儿好的,回去给小孩包顿肉饺子吃。”

    “可也是,一早晨才杀的猪,你跟卖肉老赵也熟,挑顶好的买。顺便帮咱小食堂也买一斤吧,正好还有肉票。”杨边疆扭头嘱咐冯荞,“冯荞,中午咱吃二米饭行不?配个什么炖菜。”

    “行啊。”冯荞赶紧答应着,心里却按捺不住地欢呼雀跃起来,要发工资啦?

    “农具厂?是什么活?”冯荞一听忙问。

    “听说都是建筑用的小工具,说是城里大单位工程急要的,泥抹子、腻刀、瓦刀什么的,零零碎碎好几样,给的任务还挺多,他们农具厂人手太少,决定招几个临时工。临时工就负责安装、打磨之类的零碎活儿。”冯东顿了顿介绍道,“就是那天你见过的那个杨边疆,他不是刚退伍吗,因为是进藏的兵,退伍有安置,给他安排到农具厂当木工了,眼下还在学徒。”

    二伯娘擦着手进来,接过话茬说:“荞啊,冯东说你这阵子心情不好,怕不愿呆在家里,就想给你找个事做。可是我寻思,农具厂的活儿可不轻,你一个小姑娘家怕做不来。”

    “我听二哥说那样子,活儿也不难,应该没什么做不来的。”冯荞心里思考着这件事,觉得真的很想去,省得整天在家里干不完的活儿,还经常受气。不过冯荞也知道,这年头招工,就算是临时工,也没有随便招的。

    “二哥,那人家能要我吗?”

    “嗐,他们自己厂里的事儿,给上头打了报告,批准了,又没公开招人,要谁不要谁厂里师傅说了算,都是厂里的家属、亲戚,合适的找几个来帮忙,也不一定干到哪天。杨边疆本来是给他妹妹要了一个名额,厂里师傅也答应了,谁知道他妹夫嫌路远,平时他妹就得住在娘家,他妹夫就不同意。正好我昨天听他提到这事,我一下子就想到你了。杨边疆说,一天给七毛钱的工钱,你算算,比你在生产队挣工分划算。”

    “二哥,我去。”冯荞一听七毛钱,顿时就下了决心。

    她在家里挣工分,年底分成粮食,她自己可拿不到一分钱,寇金萍吃穿上可没少亏待她,什么东西都先尽着冯小粉,什么活都推给她干,还动不动对她端出一副“我给你吃给你穿”的口气。但凡有机会离开这个家,冯荞苦点累点都乐意。

    “那行,我明天一早就去找杨边疆说去。”

    冯东挺高兴的,可二伯却有些担心,吸着烟袋问道:“冯荞啊,你是不是先回去跟家里商量一下?我看这事悬乎,寇金萍能答应吗?”

    “她当然不答应啦,她家里干活都指望谁呢,除了老三和冯荞,她寇金萍和那两个拖油瓶正经干过多少活?一到农忙关口,她寇金萍就头疼腚疼,浑身懒骨头疼,躲在家里装皇娘娘……这眼下就要春忙了,冯荞要是出去做工,寇金萍还不得寻死觅活闹一场?”二伯娘噼里啪啦骂了半天,一拍冯荞:“荞啊,该去你就去,你爸那里我去说找他说,这事他要是不帮着你,可就真是个糊涂蛋了。”

    “不管他们答不答应,反正我要去。”冯荞倔强地说,“不光为那一天七毛钱,我整天呆在家里,不累死也快烦死了。这事,我自己跟我爸说。”

    “那也行,你先跟你爸说一声,他要是耳根软犯糊涂,我去找他讲理去。”二伯娘一拍大腿笑起来,“哎你说,多亏杨边疆,那个黑大汉可真不孬,可得好好谢谢他。要不我明天去村里寻摸寻摸,给他说个好媳妇。”

    ☆☆☆☆☆☆☆☆

    冯荞回到家,东屋西屋都还点着油灯,东屋门半掩着。她也没进东屋,就站在门口喊了一声。

    “爸,你睡了吗?我有事找你。”

    “啥事啊?进屋来说。”冯老三拉开门出来。

    “不进去了,就两句话。”冯荞说,“爸,二哥给我找了个活儿,去公社的农具厂干活,临时帮几天忙的,我寻思挺好,我就答应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