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六章 搜魂
    “终于回来了么?”得到那份感念后,陈墨瞬移来到王可曾经悬尸的地方,虽然面前只是被掉了包的尸体,但他仍然恨意滔天!

    刚才,一个身穿黑衣的鬼灵门弟子,进入了那间极为丑陋阴森的屋子里。

    由于这段时间一直在沉睡,所以陈墨不知道他是否回来过,但此时既然被他堵上,那便别想善终了!

    这个鬼灵门弟子的修为还算不错,已经达到了凝气九层,不过,对于王可来说,他也许还能算得上一个高手,但对于陈墨,却是根本不值得一提。

    被一根菌丝悄悄潜入到屋子里,正躺在一张由骨头拼接成的床上的鬼灵门弟子丝毫没有发觉,组成那张床的骨头中,赫然有着为数不少的人类头骨!

    此时的他,正在极为享受地咀嚼着一块生肉,嘴角处不断有鲜血流出,而在他的手里,正抓着一条雪白的胳膊,床下不远处,一个长得虽不怎么漂亮,但皮肤极为白嫩的赤尸横陈在那里……

    见状,陈墨不禁杀心更重,这些鬼灵门修士,真得还是人吗?比起自己这个被当作是异族的存在,他们才更“无愧”异族这个称谓吧?

    悬尸、吃人、炼魂,就连睡觉的床都是人的骨头做的,这种让人发指的行径,为何就没有“正派”的修士或宗门站出来管管?

    是不敢?不屑?还是不愿?不想?

    陈墨想不明白,也懒得去想。

    别人如何想、如何做,那是别人的选择,但只要他自认为对的,他便会一无反顾地去做鬼灵门,理当一个不留!

    于是,陈墨仿照这个鬼灵门弟子的身型样貌,预先拟化出一具化身,然后迅速将那个真正的鬼灵门弟子替换掉,他的速度极快,真假两具身体同时存在的时间不超过零点一秒。

    与此同时,前一刻还躺在自己的床上津津有味儿地吃着人肉的鬼灵门弟子,下一刻便莫名奇妙地来到了个阴冷的溶洞里,虽然他喜欢这样的环境,但大惊之下,还是被一块白嫩的人肉噎在了喉咙里,差一点就被噎死了!

    猛地一阵咳嗽后,终于将那块带血的肉吐了出来,直到这时,这个鬼灵门弟子才惊怒交加地说道:“是谁?为什么抓我?”

    “我是谁不重要,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杀了我的师兄!”陈墨冷冷地说道,那声音比这溶洞里的温度还要冷,如冰、如霜!

    “你师兄?我杀的人多了,我怎么知道哪个是你师兄?而且你到底是人是鬼,有胆量的现身一见!”鬼灵门弟子明显有些惊惧,被莫名奇妙地带到一个溶洞里,而且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任谁也会害怕!

    “我师兄,便是你挂在屋外铁柱上的那个人!而我,既然你说了,那便让你见一见吧。”陈墨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冰冷。

    话音未落,一根半透明的细丝突然从洞顶垂了下来,无风自动下,在那个鬼灵门的面前晃了晃。

    “你……你是人是鬼?”见状,鬼灵门弟子惊叫道。

    “这个很重要么?如果我是你的话,肯定会关心一下自己还有没有活命的机会,而不是关心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陈墨戏谑地说道。

    让陈墨感觉有些吃惊的是,当他说完这句话之后,这个鬼灵门弟子竟变得平静下来,想必是明白自己已是必死,而早已经见惯了生死的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他稍微回想了一下,一个看似书生气十足,但却极为硬气的修士便不禁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对那人的印象很深,除了不停地咒骂,那人从始至终就没说过其它的话,而且无论怎么折磨都不发出一声呻吟,甚至就连生生从他身下咬下肉来吃和挖出眼珠子的时候,除了有过一番激烈的挣扎之外,都没发出任何的讨饶或是痛呼的声音!

    “原来是他,虽然我杀的人不少,但他是我唯一佩服的一个!别人得知我要下杀手,无一不是跪地求饶,只有这个人,除了一直骂我之外,他从来没说过第二句话,甚至直到他死,我连他的名字都没问出来。若不是他已经活不成了,我甚至都想留他一命了!”说出这番话时,那鬼灵门弟子竟然有着一种佩服的意味。

    听他的语气,倒还真不像假话,只是,陈墨却并不会因此而放过他,每当他想起师兄那在铁柱上悬尸的情景,他便会怒不可遏!

    虽然他与王可的感情不如东方宏深厚,但在一起那十多天的悠闲时光,还是让他记忆犹新,再加上这个腼腆的师兄后来也对他极为照顾,陈墨对他还是十分感激的。

    如今,终于找到了害死他的罪魁祸首,不把那些折磨一点一点、连本带息地全部还回去,陈墨难消心头之恨!

    “你叫什么?”陈墨冷冷地问道。

    “徐竹。”那鬼灵门弟子倒是干脆。

    “这么好的名字用在你身上,简直就是糟蹋了。”

    “别废话,我的命现在在你手中,要杀要剐随便你,我要是皱一下眉头,便跟你姓!”知道自己断然无法活命,徐竹表现得极为“光棍”,甚至连求饶的话也不说一句。

    “你倒是蛮英雄的,不过,你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想想我师兄的死法吧,我会一点一点地还给你。”说罢,徐竹面前的那根菌丝陡然一动,随即,一张大网瞬间射出,将徐竹完全包裹了进去。

    “你……你要干什么?”见身体突然被束缚住,而且随着挣扎还越勒越紧,徐竹便不再乱动,刚刚费了好大力气才压下的恐惧又渐渐升了起来。

    没有理会徐竹的问话,一根细丝轻轻地搭在了他的天灵上。

    随即,徐竹只觉得脑子里传来一阵剧痛,仿佛自己的脑浆被吸了出去,简直是痛不欲生!

    而让他更为难以忍受的是,这个过程不仅痛苦,而且还很漫长,足足过了一个时辰,那根细丝才从他的头上脱离下来。

    此时的徐竹,身体下面早已积下了一个水洼,甚至已经有不少的水流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坑里,这些水,竟是他的汗水!

    这一个时辰,是徐竹此生最难熬的一个时辰,那种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但想死却又死不了的煎熬,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这一个时辰,看似煎熬、漫长,可是如果说用来阅遍一个人的一生,想必便又没有人会觉得久了。

    这一个时辰,徐竹所有的记忆,都顺着那根细丝源源不断地往外涌去,在陈墨的脑海里飞快地掠过……

    那一副副画面,让陈墨无数次不忍再看,但却又不得不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