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五十四章 天降横财(第一更)
    “中啦!我们中啦!老婆,我们终于中大奖啦!”再三核实过手中的彩票,确定与电视上摇出来的那几个数字真得一模一样后,张哥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边,然后便兴奋地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一边一瘸一拐地向着卧室跑去,一边激动地喊道。

    而从他嘴里喊出来的并不是“我中啦!”而是“我们中啦!”这个细节中就不难看出,张哥对家庭有着深厚的归属感和责任感,甚至他十余年如一日地买彩票,也是为了这个家。

    固然他最近十几年有些一蹶不振,但那终究还是和陈墨之死有着极大的关系,那是他命运的一个转折,是他从巅峰急转直下的一个拐点。

    “切,又做梦中大奖了呗?你这几年喊中奖的次数可不少了,隔三岔五就跑过来‘吓’我一回,可哪回不是你看着电视睡着之后,梦里中的大奖?”张嫂脸上露出一丝嗔怪,但却有着一抹笑意浮现。

    只不过,她虽然和张哥说着话,但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依旧绣着手里的十字绣。

    倒不是张嫂多么喜欢绣工,实在是日子不怎么宽裕,她这才在网上接了点手工零活儿,虽然一天最多也就是赚个十块二十块的,但一来可以消磨时间,二来也能给儿子多添个菜,儿子正长身体,营养跟不上可不行。

    而对于张哥,她倒是关心中更有疼惜——他是家中的顶梁柱,也一直都全心全意地为了这个家而奔波,多年如一日苦心经营着小店,好不容易买了新房子,从那套旧房子里搬了出来,本打算租出去赚点租金,但又赶上朋友的同学有难,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便应承下来,还仗义地说道:“既然都是自已兄弟,咱就按这个小区租金最低价的一半儿算!”

    对此,张嫂不但没有半分埋怨,反倒还觉得自家老公是真性情、真汉子,打心里佩服他!

    谁还没个落难的时候?锦上添花谁都会,但雪中送炭,却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更何况,还是朋友的同学,中间便多隔了一层关系,如此一来,他能做到这样,便更加难能可贵了!

    虽然后来因为陈墨的“横死”,房子被大家传扬成了凶宅,张哥的生意也一落千丈,他更是因此整日郁郁寡欢、闷闷不乐,但张嫂却一直都好言劝慰,没有半句责怪。

    “不是做梦,是真得,我刚才掐了腿,都掐紫了!老婆,咱们这回确实是中了大奖,不信你过去看看!”说着,张哥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进了卧室,一边把彩票递给张嫂,一边兴奋地说道。

    此时,张嫂虽然还是不信那个大“馅儿饼”能砸到他们夫妻的头上,但还是接过彩票,在张哥的强拉硬拽下,来到了电视机前。

    “老婆,你快看看,是不是一模一样?!我们这次真得中了,五百万!五百万的大奖啊!我就说嘛,我们是有福气的人,不晦气,不晦气啊!”张哥的表情很是激动,声音都不禁有些颤抖。

    一直以来,张哥虽然对房子成为“凶宅”而导致价值大打折扣耿耿于怀,但更重要的还是别人看他的目光——他虽然胆子小了些,自从旧房子出了事,他一次都没在里面睡过,但是,他的自尊心却是极强,每当看到别人躲避他如见了瘟疫一般的表情和眼神,他的心中都如同被利刃狠狠地捅进去一样!

    目光如刀,刀刀见血啊……

    这次得中大奖后,张哥之所以如此激动,除了因为这十余年吃老本儿导致坐吃山空,日子早已经捉襟见肘之外,更是因为这个大奖会给他正名,证明他不是晦气附身,而是福星降世!

    甚至于,他在知道中奖的那一刻便已经做出决定,领奖的时候什么装扮都不要,什么面具都不戴,就这么光光明明、大大方方地去,他要让那些每天用看“瘟神”的目光看他,并且一直躲避他的人们看看,他不是“扫把星”!

    “中了!真得中了啊老公!我就知道,你是有福气的人,不然的话,我当初怎么那么多帅哥靓仔不嫁,偏偏看上你了?以后你可不要再愁眉苦脸的,我们得往前看啊!再说了,咱们还有儿子,如今有钱了,儿子要的球鞋咱就给他买了吧,虽然一千块有点贵,但咱总算不差钱了不是?”张嫂看了看手中的彩票,又看了看电视上显示出来的头奖号码,终于知道这一次老公说的不是梦话,而是真真切切的事实。

    不过,说完这番话后,张嫂还是用手在自已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直到感觉到了疼,她才终于再次确定,好日子真得来了!

    “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明天咱就去兑奖!球鞋买两双,我特么也财大气粗一回,让儿子高兴高兴!不过,虽然能睡安稳了,可我却是一点儿都不困了!老婆,你还睡得着呗?”张哥的表情很激动,每天他看完开奖直播后,总是昏昏沉沉地歪在沙发上就睡着了,可今天却是半点困意都没有。

    这也是人之常情,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突然间天降几百万的横财,恐怕任谁都淡定不下来吧?

    “我也不困,不如咱们喝几杯庆祝庆祝?以前你天天晚饭都喝两杯,自从那个兄弟死后,你连酒都戒了!今天我也不熬夜绣活儿了,反正上家也不急着要,我就陪你喝几杯,喝多了咱就睡,睡醒了咱就去领奖……”张嫂开心地说道。

    不过,说着说着,却是有两行热泪流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但发现无论如何都忍不住。

    “好!听你的,我去拿酒!”说着,张哥让老婆拿好彩票,仿佛生怕它长了翅膀飞了一般。之后,他便去翻箱倒柜,想找瓶酒出来喝个一醉方休!

    找了半天,张哥终于在柜角找到了一箱十多年陈的二锅头——这是他在陈墨出事前买的,每天二两的话,一箱十二瓶也就是喝两个月。

    但这一次,却是整整十年过去,一箱酒,还是一箱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