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24】,答应留下来(二更)
    东方端阳正静静地坐在自己房间的落地窗前,他的目光看着那火焰熊熊燃烧的祭台。

    他的眼底里流光闪动,没有人知道现在的他在想什么。

    只是他的那双眼瞳里却是有着黑色的火焰在翻滚着,那样诡异的火焰,似乎可以焚尽这里的一切。

    祭祀很快便结束了。

    东方敬与东方见南两个人应该很快便要回来了。

    东方端阳修长的手指挑起窗帘的边缘,然后冷冷的目光再次看了一眼祭台的方向,然后微微闭了闭眼,收回了自己所有的情绪,手臂微动,窗帘便被拉上了。

    时间果然是越来越近了呢,就连东方敬那样的人,也有些急切了起来。

    时间果然过得很快呢。

    脚步声响了起来,那是一个人的脚步,很熟悉,熟悉到了骨子里,同样的也令他厌恶到了骨子里。

    东方敬,你不去休息又过来干什么,除了打扰我,除了让我更厌恶你,还能有什么?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房间的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爷爷!”看到了进来的人,东方端阳神色谈淡地恭声道。

    东方敬点了点头:“嗯,端阳啊,我听说那个缪如茵最近不在学院?”

    东方端阳的脸色没有丝毫改变:“是。”

    “哦,那么等到她再回来的时候,你便想法子不要让她再离开京城了。”东方敬吩咐道,他的语气平常,似乎只是在说今天中午咱们吃炒土豆丝一样的平常与理所当然。

    “当然了,最好是将她带到我们东方老宅来,不要让她离开。”

    东方端阳挑眉:“爷爷的意思是……”

    东方敬看着自己这个孙子。

    以东方端阳的聪明而言,他根本不用将话说透,他一定明白的。

    这么聪明的孙子……倒是可惜了!

    东方端阳看着东方敬:“爷爷的意思是想要让缪如茵成为……最后一个祭品?”

    东方敬一笑:“怎么,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东方端阳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微微一握,音调依就是平淡与平静的:“很合适,爷爷的决定从来都是正确的。”

    东方敬笑了:“哈哈,我就知道你明白你爷爷我的心意。”

    “只是我并不清楚缪如茵什么时候会回来。”东方端阳提醒东方敬:“如果万一耽误了咱们东方家族的大事儿,那可是大事不好了。”

    东方敬却是直接一摆手:“放心,我会准备备用的,不过缪如茵却是最好的选择,而你也知道,这最后一个祭品对我们来说有多重要!”

    “所以,在缪如茵这件事儿上我们最好的选择便是不要有失,你不是和她的关系还不错嘛,最近有没有联系过她?”

    东方端阳摇头:“她的手机打不通!而且我听说她是去了日本东京,现在东京是个什么情况,爷爷也是清楚的!”

    东方敬倒是还真的不知道,现在一听到缪如茵居然在日本东京,倒是有些意外:“这个丫头的胆子倒是挺大的啊,不过东京刚发生这么大的事儿,倒是现成的十万人尸坑呢!”

    听到了这话,东方端阳的心头一动:“难道东京的地震是……”

    东方敬哈哈一笑:“哈哈哈哈,东京的地震是人为的,也是为了我们东方家族的十万人尸坑!”

    东方端阳抿了抿嘴,倒是没有说话。

    而说完了这话,东方敬便没有再继续多留,只是嘱咐了一句:“早点休息吧!”

    东方端阳微微垂着眸:“多谢爷爷!”

    等到他的房门关上了,他这才抬头看向门的方向,那双眸子里有着森然的寒意涌动。

    东方敬……你居然想要算计缪如茵。

    该死,该死,太该死了。

    ……

    而此时此刻在东方家族的老宅外,一道人影却是悄无声息地靠近着。

    这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他身形修长,面如美玉,眉目如画。

    那张脸倒是与东方端阳的脸一模一样。

    没错,东方弦月来了。

    那九玄阴阳血就在东方家族的老宅里!

    是啊,只有找到……

    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缪如茵有事儿。

    那可是他前世今生最爱的人。

    当下他深吸了一口气,刚才东方家族祭坛上的火焰,他也远远地看到了。

    而每一次祭祀之后,东方敬与东方见南两个人都会好好地大睡特睡的,最重要的还是会睡得很沉很熟。

    他相信这么多年来,这一点还是没有改变过。

    于是等了一会儿,他便身形一动,溜进了东方家族的老宅。

    他的肉身到底在东方家族的什么地方呢?

    东方弦月不知道,可是,他的灵魂与他的肉身之间是有着感应的。

    可是,可是上一次他进入东方家族的老宅,却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肉身。

    那么这一次呢,他会不会有收获。

    而在东方弦月走进东方家族的大厅时,东方端阳也从轮椅上站了起来,然后慢慢地向前迈了两步。

    虽然双腿有些僵直,脚步有些僵硬。

    可是在几步之后,他的步子便越发的顺畅了起来。

    东方端阳打开门走了出来,他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东方敬的书房。

    东方敬今天倒是并没有在自己的书房休息。

    小心地推开东方敬书房的门。

    东方端阳闪身进入其中。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要找的东西,到底被东方敬放在了什么地方,可是他想,除了书房,于东方敬来说,只怕也没有哪里是他觉得最安全的地方了。

    东方端阳的身形在书房里不断地闪动着,书房的秘室打开了,可是这密室里却是空空如野,居然什么也没有。

    没有……

    东方端阳皱起了眉头,如果这里没有的话,那么……

    卧室。

    想来也只能是在卧室了。

    想到这里,东方端阳便附耳听了听门外的动静,然后伸手打开了书房的门。

    门外正立着一个身形长的男人,而此时此刻这个男人正抬手准备开门。

    两个男人同时一怔,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在看到对方的时候,同时是一派愕然。

    不过还是东方端阳反应够快,他立马看了看左右,然后一伸手便将东方弦月直接拉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书房……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他今天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甚至是被东方敬发现的准备。

    但是他可没有想让东方敬发现东方弦月的准备。

    一进入他的房间,房门关上了。

    东方端阳便有些怒了:“东方弦月你回来干嘛,谁让你回来的,你知道不知道,现在东方敬与东方见南两个人都在呢,你是不是想要找死啊!”

    东方弦月低头看了看东方端阳依就是拉着自己手腕的手上,然后目光又转到了东方端阳的腿上:“你的腿……”

    东方端阳却没有理他:“东方弦月你听着,现在立刻马上离开东方家族的老宅,你知道不知道一旦你的气息被东方敬,东方见南发现,会有什么后果吗?”

    东方弦月看向东方端阳的眸子里渐渐地有些波动了,这几次与东方端阳的接触,让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东方端阳……他不一向是东方家族的孝子贤孙吗?

    谁又见过直呼自己爷爷与父亲名字的孝子贤孙。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孝子贤孙。

    所以他发现,东方端阳与东方家族的关系,其实并不是如自己之前所想的一般。

    看来果然是有些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他的这位哥哥,似乎与他一直所想的完全不一样。

    他,他……

    东方端阳,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东方端阳看到了东方弦月那很是有些古怪的目光,当下也是无奈了:“快走,如果你想死的话,我也不会阻止你!”

    东方弦月却是肯定地摇了摇头:“不,我要找回我的肉身!”

    “你,你知道你的肉身在哪里吗?”东方端阳有些气急败坏地问道。

    东方弦月实在地摇头:“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

    可是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他可以找嘛。

    “不知道你还敢来,快点走,滚,滚,滚……”东方端阳有些愤怒地咆哮着,一边咆哮一边将东方弦月推到了落地窗前,他要把这个家伙推出去。

    这个家伙……他到底知道不知道如果被东方敬与东方见南两个人发现了他来了,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东方弦月,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

    “东方端阳,你应该也知道如茵的体内有着四重阴阳绝降,而阴阳绝降无解,只能用九玄阴阳血来解,而九玄阴阳血,只有东方家族才有!”

    东方弦月盯着东方端阳的眼睛,他的手却是点在东方端阳的心口处:“你东方端阳体内的是九玄阳血,而我东方弦月的身体里便是九玄阴血,只要我们两个人的鲜血才可以救得了如茵!”

    “我必须要救她,我一定要救她。”

    其实东方端阳在看到他那一刻,便猜出来了他的目的了,现在一听果然是和自己所想的一样。

    “东方弦月,你走,离开这里,你的肉身我会想办法,我,我也不会看着缪如茵去死的!”东方端阳闭了闭眼睛道。

    东方弦月听到了这话,身形不由得一震。

    东方端阳的眼睛很快便睁开了,他看着东方弦月,声音也终于放得缓和了:“你现在赶快离开东方家,这事儿交给我来办。”

    “我们一起!”东方弦月的话一脱口而出,便是他自己也有些诧异了。

    他,他居然会说出这四个字。

    东方端阳听到了这话,也是微微一怔,然后他便笑了,他抬手在东方弦月的肩膀上拍了拍:“这事儿交给大哥就行了!你快点离开!”

    这是多么熟悉的话语啊,他记得,在小的时候,这句话是东方端阳对自己说得最多的话,是啊,其实在他们很小的时候,这位哥哥一直都是在小心地保护着自己的。

    直到七岁那年……

    在生日之后,东方端阳的性子便大变了。

    往日的种种,齐齐涌上心头。

    东方弦月心头的那抹疑惑便越发的扩大了起来,他上前一步,双手按在了东方端阳的肩膀上:“告诉我,七岁那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是生日那天。”

    东方端阳看着他,目光有些出神,不过片刻后却是摇了摇头,同时他的脸色也冷了下来,声音也跟着降到了冰点:“你想多了,那天其实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

    “我不信,东方端阳……”

    而就在这个时候,东方端阳却是面色一变,然后一抬手便重重地拍在了东方弦月的心口处。

    “啊!”东方弦月完全没有想到东方端阳居然会这个时候对自己发动攻击,所以倒是被东方端阳这一掌拍了一个十成十。

    当下东方弦月的身形便直接倒飞出了落地窗。

    而与此同时东方端阳却也身形一动,飞快地坐回到了轮椅上。

    就在这个时候,东方端阳的房门却被人推开了。

    东方敬一脸阴沉地走了进来。

    “爷爷!”东方端阳看向东方敬。

    “你居然没有抓到东方弦月。”东方敬冷冷地盯着东方端阳,那双目光便如同两道冷戾的冰剑一般,似乎想要生生地在东方端阳的身上刺出几个血洞来。

    东方端阳面色沉肃:“差了一点,如果我的腿可以动的话……”

    东方敬的目光在东方端阳的双腿上停了停,却是没有再说什么,而此时此刻窗外却是响起了打斗声。

    东方端阳低垂的眼帘掩住了自己眼底的担心,东方见南也醒了吗?

    东方敬又盯着东方端阳看了片刻,却没有看出来什么不妥之外,于是抿了抿嘴,当下便转身离开了,只是在迈出东方端阳的房间里,他却是又冷冷地丢下两个字:“废物!”

    东方端阳抬头看向东方敬的背影,然后突然间开口道:“爷爷,你确定要用缪如茵来当最后的祭品吗?”

    东方敬的脚步停住了,不过他却没有回头,只是冷冷地道:“东方端阳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爷爷,有件事儿你也许不知道,刚才我和东方弦月交手的时候,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缪如茵气息,而且我也问了东方弦月!”

    “他与缪如茵是恋人关系,所以爷爷,如果你想要缪如茵乖乖地成为最后一个祭品,那么……”

    后面的话,他并没有说出来,可是东方敬却是终于回过身来了,他似乎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这个孙子:“呵呵,东方端阳你这是要护着东方弦月吗?”

    东方端阳摇头:“爷爷,你想错了,我怎么可能护着东方弦月,他有多恨我,我怎么可能会护着一个如此恨我的人呢。”

    东方敬点头:“这最好是你的实话!”

    说着东方敬便大步离开了。

    东方端阳握了握自己的双手。

    而院子里,东方弦月正在与东方见南打得难解难分。

    东方见南现在可是越打越心惊,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自己的小儿子,虽然是灵魂体了,可是他的实力却要比以前他有肉身的时候还要更强。

    妈蛋的,什么时候灵魂体也能修炼了。

    来,谁来给他解释一下。

    东方见南眼角的余光突然间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当下他的眼神一闪,心里发狠,如果被自己的父亲看到自己居然连自己的儿子都拿不下,那么他……

    “东方弦月,既然来了便不要离开了!”东方敬的声音淡淡地响了起来。

    东方弦月抬眸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眼底里阴光涌动,东方敬这个应该被他称为是爷爷的老男人……

    东方敬淡淡地看着东方弦月,这个自己的小孙子,然后很诡异的他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抹笑容。

    而且还是一抹近乎是可以称得上是慈爱与温和的笑容……

    这笑容看在东方弦月的眼里,却是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东方弦月,你回来了,哈哈,欢迎回家!”

    东方弦月咬牙:“这里不是我的家!”

    东方敬也不动怒,他笑眯眯地看着东方弦月:“你回来的目的,应该是为了你那个小女友吧,四重阴阳绝降啊,据说只有九玄阴阳血才可以救她是不是?”

    史丹阳之前便与东方家族合作,所以这些事儿她从来都没有瞒过东方家族。

    所以东方敬会知道自然也让东方弦月意外。

    东方弦月的俊脸阴沉,他看着东方敬:“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留下来,只要你肯留下来,那么我便将你的肉身还给你,哦,我还可以让你哥,给你挤点他的血,怎么样?”

    东方弦月的眼瞳一缩。

    东方敬继续道:“我可是很有诚意的呢,所以你现在的决定是什么呢?”

    东方弦月咬了咬唇,东方家族他自然是一千一万个不想留下来,可是如果能得回自己的肉身……

    虽然不排除东方敬想要骗自己,可是,可是但凡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也不想放过。

    “好!”于是东方弦月便答应了:“不过我要现在就看到我的肉身。”

    “好,没有问题!”东方敬继续笑眯眯:“我现在就带你去看。”

    东方见南在看到东方敬的时候,便已经沉默地站到了一边。

    听到了东方敬与东方弦月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他却是皱了皱眉,他不明白自己老子现在这又是要算计什么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