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5章 最狼狈的重逢
    盛南平的声音低沉,哀凉,长长短短的都打动了旁边医生和护士的心,他们万万想不到,他们高高在上的铁血总裁,竟然会对他的妻子有如此深重的情意。

    只是,无论盛南平说什么,周沫依然神态平静,无声无息的躺着。

    盛南平觉得周沫的手太凉了,呼吸也是很轻的,仿佛随时就会消失一样,盛南平觉得很害怕,稍稍用力揉搓着周沫的手,让周沫的手温暖起来,仿佛这样就可以把周沫的热度和生命留住。

    他和周沫好不容易彻底认清了彼此的心意,他和周沫经历无数误解猜疑,艰辛磨难才走到了今天,可是周沫怎么能就这样一病不起呢!

    盛南平在抢救室里面陪着周沫,外面的人也都没有闲着。

    凌海和大康离开医院,按照盛南平的吩咐去执行他们的责任了,大康在盛南平的授意下,开始在世界各地寻找可以医治周沫病的名医。

    乐盛也回到自己的病房,动用他以前的关系,为周沫寻找名医治病。

    其实,现在这个时候盛家兵荒马乱的,最有力量,最强悍的盛南平已经完全被周沫的事情扰乱了心神,正是乐盛带着孩子逃走的时候。

    乐盛是盛家的孩子,自然也是非池中之物,这段时间他虽然有些感激盛南平对他的宽宏仁待,但是,他这样心高气傲的人,被困在医院里面不得自由,没有了权势,还是会觉得气闷的。

    他从开始养病时候的安分守己,随遇而安,开始变得蠢蠢欲动起来了,尤其是看着小雨儿一天天的长大了,他不想带着孩子过寄人篱下的生活,不想让孩子长大后觉得跟其他孩子不一样。

    乐盛这段时间就在琢磨着他以后的出路,想着自己怎么才能摆脱盛南平的控制,可以带着孩子到什么地方生活

    只是,他一想到要带着孩子逃走,就会觉得对不起周沫,盛南平肯优待他这个俘虏,完全是看在周沫的面子上,是周沫给他求的情,如果他带着孩子逃跑了,等于在打周沫的脸,辜负了周沫的信任,也算背叛了他对周沫的承诺。

    因为对周沫的在意,乐盛对逃走的事情很犹豫,而依照盛南平的能力,他能成功逃走的几率一定不会太大。

    现在好了,周沫昏迷不醒了,盛南平完全顾不上他了,他要逃走很容易的,只是,乐盛却不打算逃走了。

    他要留下来帮助周沫,无论他是否能够帮到周沫,他都不能丢下昏迷不醒的周沫逃走,哪怕现在是他逃走的最好机会,唯一的机会。

    乐盛如果不跟盛南平比较,他本身还是非常优秀,出众的,他也有着自己宽广的人脉和能力,就算现在他被盛南平软禁在医院里面,其实他依然暗暗隐藏了自己的一些事情。

    狡兔三窟,像乐盛这样的人自然会给自己留有后路的,他现在就算什么也不错,那些不被人知的投资也会让他和小雨儿衣食无忧的过一生。

    乐盛之前为了避嫌,从来不会使用电话,现在外了周沫,他也顾不得许多了,拿过保姆大姐的手机开始联系他的朋友。

    他在国外生活多年,在那边的朋友很多,通过他的朋友为周沫寻找治病的名医。

    周程程在知道周沫得了重病之后,整个人都被击垮了,恍恍惚惚的往自己的疗区走,在经过大厅走廊时候,一侧是明亮的落地窗,这里正对着医院的停车场,周程程稍稍一侧头,看见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从车上走下来。

    “陆侯!!!”周程程忍不住叫着。

    她自己都被这个顺溜叫出来的名字吓了一跳,她仔细看了两眼,外面那个挺拔英俊,手里捧着鲜花的男人,果然是许久没有见面的陆侯。

    周程程的心重重的一震,她见陆侯大步的往住院处的方向走去,她神使鬼差般也跟着走过去就。

    她情不自禁的胡思乱想着,陆侯手里捧着那么漂亮的鲜花,一定是过来探望病房的,鲜花送美人啊,陆侯是来看望一个女人的

    陆侯人高腿长,走的很快,等周程程跟过来的时候,住院处走廊里已经没有了陆侯的影子。

    周程程就像着魔了一样,一定想要看看陆侯是来看望谁的,她在走廊里转来转去,四处寻找着陆侯,终于,在一间病房外面看见了陆侯。

    陆侯从一间病房里面走出来,迎面就看见了周程程,陆侯也是明显的一愣。

    有风从窗外吹进来,外面的花香也随风飘了进来,下午的阳光照在周程程白皙的的脸上,陆侯可以看见她眼尾处细细的皱纹,因为周程程为了周沫的事情大哭一场,脸上已经没有任何妆容了,眼睛还是肿的,整个人看着无比的疲惫,哀恸,沧桑。

    陆侯看着这样的周程程吓了一跳,他早就听说周程程同陆子良一起回国了,可是没想到在这里突然遇见了周程程,更没想到周程程会变成这个样子。

    曾经那个神采飞扬,明艳照人,光芒四射的周程程不见了,此刻的周程程还是漂亮的,只是她身上的虚弱,难过先声夺人,引人怜爱。

    陆侯立即走向周程程,紧张的问,“程程,你怎么了?你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刚刚哭过了啊?”

    周程程好久没有见到陆侯了,好久好久没有听见陆侯这样关心自己了,尤其在这个时候,在周沫病重,在她最难过,最无助的时候。

    周程程不由的鼻子发酸,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在陆侯面前落泪了,她用最大的意志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突然的相逢,让周程程不知道该跟陆侯说些什么了,她身子阵阵颤抖,涩哑着嗓子终于挤出一句话:“陆侯,好久不见啊”

    正在这时,陆侯身后的病房里面传来女子温柔的笑语,“陆侯啊,你在跟谁说话呢,花我都剪好了,你的水呢”

    周程程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白了,全身的血液像被凝固冰冻了一样,她勉强对陆侯笑笑,“我我没有什么事情,就我恰巧路过这里我走了,你忙吧”

    说完,她迈步仓皇就走,陆侯看出周程程的状态不好了,连忙追了过来,叫着,“程程,你怎么了?程程”

    周程程象疯了般突然拔腿就跑,跑出了这个疗区的走廊,跑下楼梯,冲出了这个住院处。

    她的心脏阵阵的痛,过了这么久,她以为真的能接受和陆侯分开的事实,可是当亲耳听到别的女子亲昵叫陆侯的名字,同陆侯有亲密的关系,她还是抑制不住难过。

    周程程的泪水从眼眶中不断的涌出,她也不擦,她任眼泪流,她一直在跑,在偌大的医院里面胡乱的奔跑,不知道是哪个病房,哪个疗区,跑不动也要跑,如果能让周沫的病突然好了,如果能让她的心好受一点,她真想就把自己累死了。

    她知道把所有力气都用光光了,才停在一个疗区的大门前,精疲力竭的坐在长椅上。

    周程程一抬头,发现她竟然跑回了自己所住的疗区,心中不由的一惊。

    她在做什么啊,就因为遇见陆侯了吧,就把什么都忘记了,忘记了还在病重中的周沫,忘记了她的丈夫是陆子良,忘记了她要快点回去治病,然后得去陪伴周沫呢

    周程程深吸一口气,披头散发,眼睛红肿的越过护士们瞠目结舌的目光,上楼梯,拐弯,回到自己的病房。

    这个时候,陆子良正皱着眉头,一脸急躁的站在病房门口向外张望呢。

    陆子良之前去公司一趟,回来就不见了周程程,听特护说周沫和周程程出去吃饭了,他想有周沫跟周程程在一起应该没什么事情,就打电话帮助周广东和寇静处理点事情。

    周广东和寇静这次回帝都,真可谓衣锦还乡,风光无限,盛南平和周沫刚刚官宣了婚事,而且盛南平高调承认对周沫的在乎,谁还敢得罪这两位啊。

    他们回来当晚就有无数人请他们吃饭,约他们出去各种游玩,周广东两口子乐坏了,呼朋唤友,好不热闹的。

    盛南平猜到周广东和寇静回国后会遇到这样的待遇,他和周广东的关系不太亲近,像陆子良,这两年经常跟周广东有接触。

    他和陆子良商量一下,由陆子良出面,劝说他们二位与朋友聚会注意言行,不能随便承诺他们办不了的事情,又骗取别人的钱财和信任。

    盛南平又为周广东夫人安排了新的别墅作为住处,安排了豪华车子供他们使用,还安排了司机,保姆在他们身边,作为盛南平和陆子良的眼线,免周广东夫妻做出什么离谱的事情来。

    陆子良把这些事情安排好了之后,周程程和周沫还没有回来,陆子良不由的有些着急了,他想给周程程打个电话催问一下,又畏惧周程程的火爆脾气,怕周程程生气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