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6章 436
    接下来的时间, 文茜就跟着蔡娥,想方设法打听起游百川的踪迹。一来二去,她也就了解到了一些关于万水阁和游百川的事。

    万水阁之所以叫万水阁,是因为当初游家和南洲各岛主定下盟约,共抗妖兽的地方, 是一家叫万水阁的茶馆(酒馆?)。因此,万水阁和归元门、冲霄宗不同,与其说是门派, 不如说是联盟。

    各岛主心思各异, 为争夺岛主之位花样百出暂不去提, 就说阁主之位,那也是时有风波,伴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阴谋气息。

    现任阁主叫游衍, 和前任阁主游幽乃是姐弟。而游家先祖所创的《游龙秘卷》, 一向是游家的不传之秘, 可以说, 游家若非依靠着这部顶级心法, 未必能够坐稳万水阁主的位置。

    几百年前,游幽在位时,一切还挺正常。但谁想到她先是死了道侣,后来又在生游百川的时候难产了。

    或许常人很难想象,堂堂元婴修士还会难产。然而, 修士逆天而行的代价, 便是修己身、弃血脉, 修为越高,越不易受孕,即便有少数幸运儿怀上了,生下来也是千难万难,一不留神就会一尸两命。

    是以,修真界的大龄产妇,生育也很危险。游幽发现怀孕时没把游百川打了,绝对是母爱如山。

    扯远了。

    如果仅仅是游幽难产而死,吃瓜群众还不至于如此阴谋论。问题就在于,游幽千辛万苦生下了游百川后,将家传的《游龙秘卷》封印在了儿子体内,然后,把阁主之位传给了弟弟。

    这波操作也说不上错,但关键在于……游衍不会《游龙秘卷》!

    要知道,《游龙秘卷》的创造者是个实打实的男人,历代学习这个心法的也是男人多女人少,游幽和游衍的爹教了女儿却没教儿子,这代表什么?

    代表儿子可能不是亲生的啊!!

    风声一起,大家就连带怀疑上了游幽的死。游衍说是姐姐临终托付,谁知道是不是他害死了姐姐,强行夺位?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又出了个大炸弹。

    刚满月的游百川失踪了。

    官方说法是亲爹的师父看孩子孤苦伶仃(选择性遗忘了舅舅),一时不忍,留书一封,说带孩子云游去了。

    事实如何,没人知道,总之,游百川在世人的眼中消失了五十年。回来的时候,筑基了,《游龙秘卷》也练成了,和舅舅的关系……不好说,不好说。

    “听人说,阁主有意借此次秘境之事,考校天下修士,择优者与汀兰结缘。”蔡娥小声说出八卦,“游百川常年不在门内,大家对他所知寥寥,但汀兰自小在阁主膝下长大,是当做继承人培养的……你懂我的意思吧?”

    文茜不由道:“看来你们阁主想借一门婚事为义女铺路啊。”

    蔡娥打了个响指:“没错,你别说,现在为了这件事,南洲别提多热闹了。各大岛主都积极得很。”

    “要在南洲挑?”文茜颇为意外,“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想要汀兰做阁主,她的道侣最好和南洲的势力无甚牵扯,如此夫妻一心方为上策,若是出自各岛,扶持自家势力事小,汀兰掸压不住,搞不好就是篡位夺权。

    蔡娥道:“看情况吧,毕竟汀兰结缘的话,道侣肯定要留在南洲,其他门派的精英弟子未必肯啊……对了,你们门派的慕天光和殷渺渺搞在一起了?她够牛的,是甩了向天涯后好上的?”

    文茜摇头:“他们的事我也不清楚。”

    蔡娥对殷渺渺印象深刻,可惜她才结丹不久,没赶上上一回的风云会,错过了会面。当下不由感慨:“也不知道她变成了什么样,不过看她当年干的事,我就觉得她能做冲霄宗的首席不稀奇。”

    文茜对殷渺渺的感官十分复杂,不欲多说,转移话题:“这是要去哪里?”

    连日来,她们先去了专门打听消息的天机楼,太贵付不起价格,又去了消息灵通的悬赏堂,结果关于游百川的消息,还是两年多前他在鲸岛救人的时候,白费了一笔灵石。

    今朝傍晚,蔡娥又说有个好地方,或许会有收获。可她跟着蔡娥走了大半天,只觉周围渐渐华丽,灯光如昼,仿佛是到了夜市。

    “去天底下消息最灵通的地方。”蔡娥眨了眨眼。

    文茜忽然升起不祥的预感。

    一刻钟后,蔡娥带她进了弱水城最大的一家……妓-院。

    咳,烟花之地,各地有各地的特色。论精致情趣,非春洲莫属,烟雨蒙蒙的云光城里,十里春风路,鳞次栉比的缘楼之中,藏着无数妙趣横生、天香国色的美人儿。

    喜蛛织成的缘网,网住天下有情人。三杯必喝的清茶,蕴着旖旎的情思。那是最极致的富贵乡,编织着醉生梦死的温柔梦。

    而北洲就不一样了,冬洲的妓子们不会藏在高门深院内,她们有诸多名头各异的比试,就好比修士斗法一样,争奇斗艳,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