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五章 我恨你(二十一)
    “跟那边联系上了?”又是一整夜无眠,顾沉打过电话说要见一个故人让她自己睡觉。

    寇溪哪里能够睡得着,怀里的小人儿软软的躺在那一边睡一边嘴角泛起笑来。他还那么小那么稚嫩,寇溪一分钟都不敢闭眼,生怕小人儿离开自己。

    吴阿姨在家里面看着孩子,寇溪开着车送米乐上学去。刚回到别墅,看见鞋柜前的顾沉的拖鞋不见了,便匆匆往屋里面走。没等看清楚沙发上的客人,寇溪便脱口而出质问着顾沉。

    顾沉笑着点了点头:“是呀,我们找到了盟友。”说着他侧了个身,让寇溪看坐在沙发上的人。

    那客人站起来,冲着寇溪张开双臂大笑道:“妹妹,好几年没见,你越来越漂亮啦!”

    “林嘉恒?”寇溪吃惊的看着他,回头又看着顾沉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是我主动找的顾沉,你别多心啊,他可没打算瞒着你!”林嘉恒见寇溪脸色不悦,知道她可能是想歪了。

    “什么意思?”寇溪一脸狐疑的看着顾沉,顾沉牵着寇溪的手笑着走到沙发前。安抚寇溪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我细细的跟你说一遍。总之,嘉恒这一次是来帮我们的。”

    “真的是他干的?”寇溪面露失望的看着林嘉恒:“他果真去找了霍心雨,许诺重金偷走我的孩子?”

    “是偷走你的儿子,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要偷走的。”林嘉恒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几年前他就说过,你生下儿子之后要随他姓林,算是认祖归宗了。而他会把家产都给那个孩子,当做对你的补偿!”

    “补偿?”寇溪怒极反笑:“母子分离是补偿?他怎么这样自以为是,真以为别人都稀罕他的臭钱是么?真是好笑,真是恶心!”

    也真的很让人失望,很让人气愤,更让人替郑卫红不值。

    “你们怎么会联手?”寇溪不解的看着林嘉恒,又看着顾沉:“你去找他了?”

    “是我主动找的你们!”林嘉恒大大方方的承认道:“老爷子这件事是瞒着我们的,要不是欧阳茹柳发现一些不对劲招回了林悠悠,我也不会发现他的计划。”

    这里面的信息量好大,寇溪最近几年生活的逸差点将这些魑魅魍魉都给忘干净了。

    “林良一直都派人暗中监视我们的动态,从你怀孕开始他一直都想知道你怀的是男还是女。”顾沉的话让寇溪害怕起来,被顾沉圈在手心里的指尖微微颤抖起来。

    “我一直都活在他的监视里?”寇溪惊恐的看着顾沉:“孩子们也是?”

    “对他来说,米乐一点都不重要。”顾沉轻声安抚寇溪:“别害怕,米乐虽然是你的亲骨肉但她是女孩,对林良来说一丁点的价值都没有。”

    寇溪不死心的喊道:“可是米乐对我很重要,万一他绑架孩子来制约我呢?”想到这里寇溪整个身体都在发抖,眼泪唰唰的往下流:“还有牛牛,还有他,他一个人离我们那么远。万一,万一背后对孩子下毒手,怎么办!”寇溪死命着抓着顾沉的胳膊用力的摇晃:“怎么办?顾沉,顾沉,怎么办?”

    看见妻子无助的大哭,顾沉的心也跟着揪起来。他九死一生还不是为了给妻儿更好的生活,如今这种情况顾沉心里面非常的难受。

    顾沉拍着寇溪的背安抚道:“没事,没事儿。我们发现之后,张程一直都在盯着呢。牛牛那边从来没有人去过,米乐学校周围也都是我们的人。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这一个。”

    寇溪窝在顾沉怀里抽泣,完全忘记了林嘉恒的存在。林嘉恒不太习惯这种温馨缱绻场面,他轻咳一声:“那个寇溪啊”

    寇溪这才想起来他这个人来,有些不自在的擦了一下眼睛。挤出一个假笑来对林嘉恒说道:“让你见笑了。”

    “哪里,这都正常!我也能够理解你们,我也当爹了,我明白这个心情。”林嘉恒客气道。

    林嘉恒发现了欧阳茹柳将已经嫁人的林悠悠召回娘家,娘俩出来进去一直都是形影不离。这不奇怪,林悠悠本就是欧阳茹柳收养的孩子娘俩感情深厚。但是林悠悠是个购物狂,欧阳茹柳也喜欢当个善财童子宠着她。下面的人来报,这两个女人居然没有出去大肆购物反而是经常出入律师事务所。

    对外宣称林悠悠跟新婚丈夫感情不和想要离婚,可在林嘉恒看来这根本就是障眼法。细细查询之后,才惊觉问题出现在了林良身上。林良一直派人监视着寇溪的动态,而且近半年来林良的情绪波动的也很大。

    林嘉恒心里明白寇溪出现之后,自己这个继承人的地位不保更清楚寇溪打心底就不愿意接受这个父亲。况且顾沉能舍下那么大的一个码头来换取寇溪的平安,足以说明顾沉眼里根本瞧不上林良的财产。

    这几年顾沉在东北势力越来越大,根基越来越稳固。从黑色属性摇身一变成为了当地知名的企业家,甚至还高调的做起了慈善来。正因为这些慈善跟白道生意,让他与上头军政头目私交甚好。

    林嘉恒大半身家都在集团里面,他不想因为林良一个执念毁掉了一生。更不想因为绑架孩子而得罪了顾沉。思来想去,林嘉恒便主动联系了顾沉,将林良的计划告诉给他。

    顾沉这边查到的所有线索也确实指向了林良,不是不能有所应对。只不过斩草除根的方法还没有想好,林嘉恒的示好让顾沉看到了希望。

    “欧阳茹柳跟林悠悠那两个女人不足为惧,我帮你们结果了她们以绝后患。”林嘉恒说得好听,除掉了自己心头刺又卖了顾沉一个人情。

    “这些年,林老板早就在他身边插了钉子。只要我们里应外合”顾沉没有往下说,寇溪已然明白。

    她摇了摇头冷笑:“死是最简单的事儿,他做下那么多恶毒的事情,以死谢罪不是便宜了他。”

    “那妹子,你想怎么办?”林嘉恒闻言眼前一亮,嘴角泛起一抹狞笑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