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4章 满月
    贵妃留给贤德妃的东西是迎春打发了流苏送过去的, 去的时候元春斜躺在床上, 精神还不错。

    等流苏说明了来意之后, 贤德妃笑呵呵的让人接了。

    等流苏一出去, 贤德妃便讽刺的一笑, “呵,贵妃送来的!看着怪恶心的,扔了吧!”

    元春的宫女抚琴劝道, “娘娘何必生气, 都知道宫中这些妃嫔最是势力, 见娘娘受到皇上的获封,才正眼看娘娘, 娘娘不喜欢, 打发奴婢将东西压箱底就好, 这扔了要是被人听到了怕是对娘娘不好。”

    “呵,我都是快要死的人了, 怕什么?应当是她们怕我才对。”怕我这将死之人临死时绊她们一把。

    “娘娘?”抚琴红着眼睛不依的叫道。

    “人都是要死的,死也不一定是坏事,有什么好忌讳的?我还想着等我死时去求一求淑妃, 给你安排个好去处呢!”

    “娘娘~”

    “好了好了,不说了!”她入宫后培养的心腹, 唯一剩下的也就是抚琴了, 因此,她对抚琴满宠的,就是死, 还想着给抚琴安排个好去处呢!

    ~~~

    贵妃探望过迎春不久,贤妃那边也送来了贺礼,同样,给迎春和小平安的礼厚了很多,而且,贤德妃处同样也收到了贤妃派人送过来的重礼。

    贤妃送给元春的礼物,和贵妃送的礼物一个待遇,都被元春吩咐扔掉了。

    事后,迎春也听说了,叹了一口气,想着元春的身体,说了句“随她的心吧!”

    若是在所剩不多的日子里还要顾忌这个顾忌那个,也未免太不人道了!

    早产到底是与身体不利,哪怕是已经满月了,迎春也并没有参加小平安和贤妃的小公主的满月礼。

    当时,接到圣旨后迎春是让流云抱着小平安出去的。

    不过听说贤妃的身体恢复的很快,才刚刚满月,身材就恢复到怀孕前了,因此,贤妃是亲自抱着小公主出现在满月礼上的。

    皇上的皇长子和长公主降生,自然是普天同庆的,满月礼也自然是盛大无比,宗室王亲、文武百官,朝廷诰命,都参加了这两个孩子的满月礼。

    开宴之后,先是皇上训话,然后按照礼仪规矩开始。

    最后,皇上为长公主赐名“华”。

    华,荣也。

    这个名字一出,众人便知道,皇上对这个小公主很是看重。

    而同一天举行满月礼的小皇子,皇上并未赐下任何的名字,两厢一对比,满月礼就被赐下名字的小公主,更加显得皇上看重小公主胜过小皇子。

    原先,人们以为皇上会看重小皇子而加恩淑妃的想法,散了!

    倒是贤妃,原先还有人为贤妃可惜,那么好的家世,又怀着皇上的身孕,本身也得圣心,只要诞下小皇子,前景大了去了!不想竟然生下个小公主,让那个无什么家世的淑妃拔了头筹,太可惜了!

    不过现在,倒是不替贤妃可惜了,到底是得宠的后妃,哪怕生下的是小公主,也比小皇子得宠。

    能生下小公主可知贤妃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只要能生,携着宠爱再生个小皇子,前途,大了去了!

    那个生下不得宠的小皇子又坏了身子的淑妃算什么?

    是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有流言说迎春因为生小皇子坏了身子,而今天迎春没有出现在亲儿子的满月礼上,似乎更加的佐证了这一点。

    对此,迎春只是笑笑便放任了!

    坐月子的第四十二天,迎春好好的洗头洗身子,算是解放了大半,两个月之后,迎春的一切终于恢复正常,而冬天,也快要到了!

    出了月子,迎春大部分的精力就放到了养小包子、

    而元春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也牵扯了迎春剩下所有的精力,陪元春说说话似乎成了日常,而贵妃和贤妃那里,也疏于走动了!

    迎春再三的催促之后,荣国府的省亲院子终于是赶在过年之前建好了,在被催促着忙的团团转的贾赦和贾琏瘦了一大圈之后,松了一口气的贾赦上书请旨,请淑妃娘娘和贤德妃娘娘回荣国府省亲。

    皇上准奏,并将日子定在了年后的正月十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凑热闹,贤妃所在的严家和贵妃所在的吕家也上书请旨省亲,皇上同样准奏并将日子定在了年后的正月十五。

    说实话,荣国府的省亲园子是迎春再三交待了,简单节省着修建出来的,赶在年前完工虽然困难但不算意外。

    相反的,听说严家和吕家的省亲院子很是富贵庞大,其精彩程度都快要胜过一个王府了,而那等级的园子,竟然也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就完工了,这让迎春想起了红楼中荣国府修建的大观园,那可是花费了几百万两,这一次的严家和吕家,怕就是这个标准吧!

    有省亲在前面吊着,这一个年,众妃都过的不太实在,等好不容易等来了正月十五,这一日,心不在焉的用完晚膳之后连着元春的份又是礼佛又是请旨,等拿到了圣旨之后,迎春才回长乐宫接元春。

    元春仿若是吃下了十全大补丸似的,脸颊红润,气色喜人,这让来接人的迎春呼吸一窒,有了某种预感。

    哪怕是过去了这么久,想到元春即将要走完的生命,迎春仍旧是心中疼痛。

    趁着元春没有看过来,迎春背过身子擦掉眼泪,在抬头,便是满脸的欢喜了!

    “元春姐姐,可准备好了!”迎春声音清脆的说道。

    听到声音的元春转过身子,满脸的笑意。

    “快了,抚琴正在帮我画眉,等画好了眉再换上衣服,就好了!可是时辰快到了?”

    “还没呢!我提前过来和你说说话。”

    迎春走上前帮着抚琴为元春打理仪容。

    “还是你身边的丫头机灵,不像我跟前的抚琴,笨手笨脚的,什么也做不好!”元春满脸宠溺看了抚琴一眼抱怨。

    “大姐姐,抚琴这么笨,你还喜欢的紧,我用十个流苏换抚琴,姐姐怕是也舍不得!”

    “不是舍不得,这不是用惯了吗!我还想着让抚琴以后跟你呢!”元春大方的说道。

    迎春和抚琴的动作都是一顿,既然舍不得何必要送,还不是因为元春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到了这一步,迎春和抚琴接受不了,而元春,却看开了,也不顾忌了!

    迎春转瞬便恢复了正常,嘴角带着笑意拿起桌上的一支凤钗,装点在了元春的发间。

    “好了!”迎春语气轻快的说道。

    抚琴一旁的桌上拿过提前准备好的华丽宫装,为元春穿上。

    两个宫装打扮若神仙妃子的人相似一笑,挽手出了长乐宫。

    属于正一品妃从一品妃的仪仗早已经在院中就绪,两顶金顶金黄的绣凤銮舆就在眼前。

    “姐姐可否与妹妹同乘?”迎春郑重的问道。

    “好!”元春欣然答应。

    于是二人相携上了前面正一品妃的銮舆,属于迎春的仪仗先行,属于元春的仪仗跟在了后面,哪怕是八人所抬的銮舆中没人,今日这是属于元春的体面,是必须要走上这么一趟的。

    而共乘一处,一是迎春怕元春的身子在途中出什么意外,二则是告诉所有人,姐妹情深。

    从坐上銮舆开始,元春满脸的喜悦便压抑不住,而迎春,始终是吊着一颗心!

    也不知道是心焦还是后宫距离宫门太远,迎春感觉走了很久,但銮舆还未走出皇宫。

    等好不容易出了宫门,元春满脸兴趣的透过纱帐往外张望,但却很是失望。

    “我原本以为元宵灯会会有很多人!”

    “听说怕出什么意外,工部官员和五城兵备道早早就打扫街道隔离百姓了!”迎春说道。

    “说是让我们看看元宵灯会,结果却将人给隔开了,好没意思!”

    “听说荣国府中挂满了各种灯,就等着我们去赏呢!大姐姐若嫌弃冷清,召两府的女眷和姐妹们同赏,应当也是热闹之极的。”迎春说道,她想,元春大约也是想要见一见所有的亲人们的。

    “噗~”元春突然捂着嘴失笑出声。

    迎春不解的看过去,“怎么了?大姐姐为何发笑?”

    “好生奇怪!”元春的眼中满是笑意。

    “哪里奇怪了?”迎春更不解了。

    “幼时在家中,我行事特别沉稳老练,而迎春妹妹你,却很是活泼多动,几年过去了,我们两竟然反过来了!”

    迎春:……

    这真是个伤心的事情,元春为何放开了,还不是因为她的生命所剩不多,已经无所顾忌了!

    而迎春,元春的事情时时的戳着她的心,让她还如何活泼多动?

    “我突然发现,只要你放开了,那你所看到的,将会有很大不同!”

    “大姐姐真知灼见!”迎春突然看向一边的天空,说道,“大姐姐你快看那边!”

    还不到晚上,天也没有黑透,京城北面就有人放孔明灯了,虽然只有三五个孔明灯!

    因为升的太高,倒是让满城的人都能看到。

    元春也是满脸惊喜,“这是还不到荣国府就提前看到花灯了!活了近三十个年头,我第一次在外面看元宵花灯。”

    元春的一言一行,总是能让迎春心酸。

    之前养在老太太身边,管的严,哪有机会出府?尤其是元宵节这种闹腾又容易出乱子的时候。

    “真好玩!”元春羡慕的说道。

    “你若喜欢,等回府之后也可以亲手放几个。”迎春。

    “不用几个,一个就够了。”元春欣然答应,突然,她满是遗憾的道,“哎呀,飘走了!”

    只见空中的孔明灯,能看见的由三五个变成了两个,片刻之后,那两个也消失在了视线中。

    元春满脸丧气的又坐正了身子,迎春便挑些让人愉快的话题说给元春听。

    不久之后,銮舆的速度慢了下来,迎春元春便知道,这是到荣国府跟前了。

    等一对对仪仗过完站定,迎春她们隔着纱帐面看见了等在外面的贾家人,贾赦领着合族的男人站在一侧,老太太领着贾家的女眷站在另一侧,看见了迎春的銮舆之后,众人连忙行礼。

    迎春吩咐一身,几个太监便连忙上前扶起了众人。

    这个时候,因为还未入荣国府的大门,迎春和元春是不能下銮舆的,只能隔着纱帐安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