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九章:永平陵园留守司
    看着倒在地上这鞑子眼中畏惧和求饶的目光,后世对很多事都选择性困难的崇祯皇帝,这次却并没有任何迟疑。

    挥出手中专门为自己制造的宝剑,直将它插到这鞑子心口深处,看着“噗噗”流出来的鲜血,不知为何,崇祯皇帝心中的害怕之情全然退散,竟是有些奇怪的感觉到快意。

    崇祯转头看了一眼,见不少明军将士正在收集战场上鞑子和那些顽抗关宁军的首级,也是抽出宝剑,放到了这已经断气鞑子的脖颈之间。

    许多明军将士经过这场持续了接近一天一夜的大战之后,惬意的软到了地上,还幸存着的他们互相抱在一起,既是在欢庆这场划时代大捷的到来,又是为战死兄弟的哀悼之举。

    经此一战,崇祯只觉心中快美难言,往日盘旋心底的那种闷气全然不见,而经过这次战斗,他也对自己的身手充满了极大的信心。

    后世常说这鞑子如何如何强悍,可是自己如今却实打实的斩杀了一个,自己亲自带领的军队,目前为止还从没打输过。

    其余明军各部也是一样,都在说这场胜利实在不可置信。

    此战当中,号称天下第一强军的关宁军和号称野战无敌的鞑子联手都被自己击败,那还有什么可怕的。

    李遵祖、张世泽也比崇祯好不到哪去,虽然崇祯只杀了一个人,可他们却都是到处砍杀,浑身上下都沾满了鲜血。

    他们全身虚脱的或躺或坐在地上,只是呼呼喘气,同时龇牙咧嘴地呼痛。

    不比崇祯,他身上几乎没什么伤势,李遵祖由于冲的太靠前,身上伤势不轻,张世泽和吴启华、李世遥等人同样都是人人带伤。

    先前以命搏命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此时战事大致结束,各人才感觉到身上的痛楚,不过这个时候的痛苦,哪里能盖过获得大胜的喜悦。

    “打胜了,我们打胜了。”

    “鞑子败退了,多尔衮都跑了”

    众人相互而视,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最后更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搏命一击,看似不可能,最后竟成功了。

    好半天,张世泽一屁股爬起来,李遵祖等人也是紧跟着爬了起来,他们聚在一起互相讨论着什么。

    在此之前,那些随军的太医院医士早已各处忙活,优先为重伤员和这些统兵将校包扎好伤口,现下人人又是精神振奋,活蹦乱跳的请战追杀歼敌。

    鞑子兵被自己打败了,是到了盘点收获的时候了。

    举起手中尚在滴血的鞑子头颅,崇祯皇帝见到所有人都朝自己看过来,男人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但野心却也极度膨胀。

    这是第一次杀人,但这次杀人自己不需要背负任何罪名,自己甚至会因此受到三军敬服,自己是天子,杀人又怎么会有罪。

    毕竟,这天下所有的一切都是朕的。

    吴又可的衣衫上沾染了一些鲜血,见崇祯皇帝站在这里,赶紧上前说道:“皇上,此战我军折损相当严重,李氏家丁三百人伤亡过半,山东军、通州等处兵马亦是如此,唯有禁军伤亡较少,只有不到四成。”

    本来崇祯是在酝酿着什么,想再来一波激情澎湃的演讲,被吴又可这么一打断倒一下子忘得差不多。

    当下也没了演讲的心思,走下来点点头。

    其实这个伤亡情况,是在崇祯皇帝的意料之内,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借着这个机会,也好将那些剩下的老兵们提上来,征募一些新兵,按新的规矩和编制训练。

    可以预料,今日来参加会战的这些各地兵马,回去以后都将脱胎换骨,对自己这个大明的皇帝也将会更加忠心和信服。

    吴又可的整理结果很快,这更体现出了他的办事能力,没等崇祯想起来统计这回事,他就已经将结果上报过来。

    “你办的不错,这次太医院出了不少力,朕心甚慰,自你主掌太医院以来,虽说变动频频,但却使太医院更加有用,此战你当记上一功。”

    听了崇祯的话,吴又可的山羊胡动了动,忙道:“回陛下,这与臣没什么他太大的关系,是那些医师带着医士们到处救治伤员、病患,臣只是在后面做做统计谋划的事。”

    “陛下若一定要记功,还请为太医院前来的所有同僚全都记功。”

    “言之有理,准了。”崇祯皇帝觉得盔甲上的血粘稠了比较难受,没有多想,当下只是摆摆手点头准可。

    “谢皇上。”

    “皇上,那多尔衮逃了,臣愿率本部为先锋,追歼建虏,能多杀一个就多杀一个!”这时候,李遵祖收起刀上前兴奋地说道。

    不等崇祯说出什么,胡国柱也带着投降的三千余关宁骑兵上前一并请战,崇祯明白他们多半是为了争抢军功,当时没有说话。

    不过紧接着又想了想,现在看来,这的确是件好事,现如今倒是不缺军功,南贼北虏的,国内到处都是响马土匪,就让们去立功好了。

    “这样也好,不过切记不要恋战,那多尔衮诡计不少,若遭伏平白折损我军将士就不应该了。”

    两人对视一眼,纷纷说道:“陛下放心,末将都有分寸,定不会做那孤军深入的蠢事。”

    他们两个离去不久,消停了没多久的战场上便又开始想起频繁的铜锣声,靠在地上休息的李部兵士和关宁骑兵们都起身再度上马。

    在一阵人喊马嘶当中,一万余骑在两人的率领下朝山海关东门方向追击而去。

    战后的战场上,满是自己曾经熟悉之人的尸体,因而伤心是免不了的,前几日还在一起打闹说笑之人,如今却浑身冰冷的躺在地上,这如何不叫人唏嘘感慨?

    不过感慨过后,看着遍地的尸体,却又如同看着遍地黄金一样,明军各部兵士们开始清扫战场,将战死己方将士的尸体和刀枪收集起来。

    看着他们这个举动,崇祯忽然有个想法,战死之人不少都是面目全非,统计真实的姓名籍贯发下抚恤也难,倒不如弄个兵牌下发全军。

    这样一来,每次战后可以将战死将士生前所用的兵牌收集起来,用以入册抚恤,余下那盔甲和刀枪则可以下发回家,让他们的家人瞻仰或留作续用。

    对于清军的尸体,兵士们多是繁杂的扔到陷阱坑内,虽然很有想法将这些尸体扔了喂野狗,但为了避免影响环境,崇祯皇帝最终还是下令将这些尸体全都烧掉了事。

    至于吴军的尸体,崇祯皇帝则是下令将其扔到大坑中用土掩埋,虽然曾与自己为敌,但他们多都是身不由已,又在京中留有亲旧,总不好将事情做的太绝。

    战死明军各部将士的尸体,崇祯皇帝临时决定,就在刚刚收复的山海关面冲关内方向,划出一大块荒地,作为大明第一座烈士陵园,让这些为朝廷一统大业战死的的英勇将士入土为安。

    他们的待遇也是最高级别,一人一坑,并且但凡能辨认出来的,都要在碑文上注明清楚何方人士,姓甚名谁,在右下角还要标注一行小字——“丁亥年七月于山海关收复战中英勇战死”。

    还有一个小插曲,两百多名缺胳膊少腿,因为随军太医院医士救治及时而活下来的伤员们一同前来,请求带着自己家人搬到陵园附近,一世守陵。

    他们的理由很简单,他们已经不能再打仗,所以都请求退军,并且将发下来的盔甲兵器还给朝廷,继续为一统大业做出自己的贡献。

    崇祯皇帝很意外,将他们打前几人一一扶起身来,准许了他们的请求,但是让他们留着自己的衣甲兵器。

    崇祯皇帝的回答也很简单,这些东西既然朝廷发给了他们,那就都是他们自己的,并且还因此增设了一个新的司署——“永平陵园留守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