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8章:闯国师府
    今日一早,大王子哈里斯就起床洗漱,平常他都要在早上练一会儿武艺,但今天没有,今天他有一件更重要更心急的事要做,他要去国师府找镇恶王,听说甄建已经被镇恶王炼成了药人,他要看看甄建生不如死的样子。

    真拓恨甄建,哈里斯也恨甄建,本来他可以娶大楚公主的,被甄建一阵搅和,他竟然睡了自己父汗的妃子,差点沦为笑柄,现在,他父汗的妃子住在他的府上,但他碰都不敢碰。

    即便他做的很规矩,但自从那件事后,他父汗便开始委派一些事情给身体一直不好的二王子做,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哈里斯明显感觉到,那件事,已经对他和父汗之间的关系造成了影响,就像是一面墙上出现了一条裂缝,哪怕这条裂缝很小,但只要有了裂缝,就会慢慢扩大。而这一切,都是拜甄建所赐,他是罪魁祸首。

    哈里斯整备了一番,穿上王服,命人备好车马,就出发了。

    哈里斯身边自然有高手也有护卫,王子车驾,仪仗虽然无法和大汗相比,但也有数十人,不是寻常人能比的。

    对望出王府,拐过一个街道,走在最后方的两个侍卫忽然被人捂住嘴拖走了。

    大街上发生这种事,应该会有人看到,然而行事之人可不止一两个,后方好几个叫花子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还有的叫花子缠住一些行人乞讨,引开众人的目光。

    郭岩和王海把那两个士兵捂住嘴后往后拖了几步远,直接拧断了他们的脖子,围在旁边的几个叫花子用大麻袋麻利地将这两人的尸体套上,抗走。

    “跟上。”郭岩说了声,紧跟着那群叫花子走。

    王海也紧随其后,边走边嘀咕:“王某纵横江湖十数载,没想到居然要做这等偷鸡摸狗之事,唉……”

    他们速度很快,来到丐帮在城内的一个据点,进去后,叫花子们把尸体从麻袋中倒出来,解他们身上的甲胄。

    郭岩则开始脱衣服,边脱边道:“王前辈,咱们快点。”

    王海郁闷道:“此事你必须让你们丐帮的人保密,若是传出去,王某绝不与你甘休。”

    郭岩闻言一愣,随即点头:“好,郭某以名义保证,谁若敢传出去,郭某第一个废了他!”

    王海这才开始脱衣服,和郭岩一起换上甲胄。

    他们刚换上甲胄,叶空走了进来,见他们已经换好了甲胄,说道:“大王子的队伍已经到鸾凤街的岔路口那里了。”

    “好,我们知道了。”郭岩说罢便走出门。

    叶空望着王海,道:“千万要小心。”

    “知道。”王海也出门去了。

    叶空满面担忧地望着他们二人远去的背影,说实话,自从步入宗师之境,他从没有像今日这般烦恼过,摩提耶罗的强大,是他亲自体验过的,而那一直没有出手的风火云三圣使,更如一块磨盘压在他心头,让他心里沉甸甸的。

    郭岩和王海飞快狂奔,很快便看到了前方大王子的队伍,郭岩朝几个路旁的叫花子使了个眼神,那群叫花子纷纷扑到路上,扯拽行人的衣袍,哭喊乞讨,惹得众人纷纷朝他们那里看。

    郭岩和王海趁着这个机会,飞快上前,进入大王子的队伍中。

    很快,大王子的府邸和国师府都在朱雀街,只不过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虽然在同一条街上,但朱雀大街实在太长了,从大王子的府邸到国师府,也要行很久。

    终于,到达国师府,大王子的车架在国师府门外停下,有人上前递拜帖。

    没过多久,国师府的偏门开了,只见摩提耶罗和镇恶王一起来迎接大王子,郭岩和王海赶忙收敛气息,生怕被摩提耶罗发觉。

    还好,摩提耶罗不是神,他并未发现郭岩和王海,只是向哈里斯行礼问候,然后迎他入府。

    入了国师府,到客厅,众侍卫都在客厅外的院中候着,王海和郭岩鼻息凝神,隐隐听到他们在客厅内的谈话。

    只听哈里斯道:“镇恶王,听父汗说,他将甄建交给了你?”

    “回大王子,确有此事。”镇恶王回答。

    哈里斯道:“小王还挺父汗说,你每日给他喂食毒药,将他炼成药人?”

    “回大王子,是的。”镇恶王嘿笑道,“甄建此人内功深不可测,某家喂他服下最毒的毒药,他居然没死,不过却比死还难受。”

    “小王想见一见。”哈里斯道,“此子和小王有深仇大恨,小王很想亲眼看看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模样。”

    “这个……”镇恶王顿时迟疑地沉吟起来,转头望向摩提耶罗。

    摩提耶罗会意,合十道:“大王子,不是某家师弟小气,而是实在有难处。”

    “哦?”哈里斯闻言不悦地挑眉问,“有何难处?”

    摩提耶罗道:“就在昨晚,有人夜闯国师府,还与某家交手了,来的是两个宗师高手,某家稍有大意,让他们跑了。”

    哈里斯闻言不禁冷笑道:“国师初来长安,第一次见小王的父汗时,似乎说过,南朝武人不过都是些土鸡瓦狗之辈,不堪一击么,为何会让那两人跑了?”

    摩提耶罗闻言皱眉,他对大王子这嚣张的态度很不满,镇恶王很会察言观色,知道摩提耶罗生气了,赶忙接话,道:“大王子殿下,对方是楚人之中最厉害的人物,都是武学宗师,而且一来就是两人,某家师兄以一第二,稳占上风,不过后来,又来了一个回疆的武学宗师,武艺更在那两个楚人宗师之上,而且他是偷袭暗算,师兄猝不及防,这才被他们逃走了。”

    “正是如此。”摩提耶罗点头,满脸都是傲然之色。

    哈里斯嘿笑一声,不置可否,转开话题,道:“这些又与小王要见甄建有何关系呢?”

    摩提耶罗道:“那两个楚人宗师夜闯国师府,就是来寻找甄建的,说明有人走漏了风声,据某家所知,知道甄建在国师府的人,不超过五个。”

    “你什么意思。”哈里斯闻言顿时冷下了脸,皱眉不悦地问道,“你是在怀疑小王吗?”

    “某家没有这个意思。”摩提耶罗语态冰冷,道,“某家只是说有人走漏了风声。”

    哈里斯闻言怒起身,道:“你就是在怀疑小王!”

    摩提耶罗道:“既然殿下一定要如此认为,那某家也没有办法。”

    “小王不管!”哈里斯怒道,“小王一定要见甄建!”

    摩提耶罗闻言皱眉,这货居然跑来耍横。

    镇恶王感觉情况很不妙,想要缓和一下气氛,便笑呵呵道:“殿下稍安勿躁,不知殿下与甄建到底有何深仇大恨?”

    “你管小王与他什么仇怨!”哈里斯冷喝,他也想说说自己和甄建的仇恨,然而那些事他不能说,事关皇家脸面,岂能说出去。

    镇恶王被怼得一阵尴尬,摩提耶罗这时说道:“殿下莫要强求,若是出了岔子,只怕殿下和某家都担待不起。”

    “是啊。”镇恶王赶忙也劝道,“殿下,甄建在我国师府十分安全,即便那些楚人知道甄建在国师府,他们也找不到,若是被他们知道甄建被关押在何处,很容易出事,若是出了事,大汗雷霆震怒,怪罪下来,谁都担待不起的。”

    哈里斯长吸了一口气,缓缓道:“小王知道,甄建事关重大,不容有失,但小王不是外人,难道小王还能救甄建不成,你们竟如此不信任小王,小王很生气,还有,国师府有数百精锐守卫,还有国师和三位圣使坐镇,能出什么事,楚人……哼哼,不过是一群废物而已!”

    这话稍稍抬举了一下摩提耶罗,摩提耶罗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镇恶王觉得哈里斯的话有几分道理,他也认为摩提耶罗未免有点小心过头了,于是他凑到摩提耶罗的耳畔,低声道:“师兄,大王子毕竟是未来汗位继承人,我们若想在铁勒传教,千万不能得罪他,经过这么多日,甄建体内早已全是残毒,若是留在国师府,师弟尚能给他解药,延续他性命,若是被救走,死路一条,所以师兄您就不要太担心了。”

    摩提耶罗闻言沉吟起来,对他来说,甄建无足重轻,他最大的愿望,便是在铁勒传教,铁勒是有望统一中原的强国,一旦铁勒统一了终于了,他就能让他们菩提会的教义传达到东方土地的每一片土地,这才是他最大的追求。

    权衡利弊之后,摩提耶罗终于点头道:“好,那就让殿下见一见甄建吧。”

    哈里斯闻言大喜,点头道:“多谢国师。”

    “殿下请随某家来。”摩提耶罗说着便起身,和镇恶王一起带着哈里斯走出客厅。

    出了客厅,三人转向一旁的回廊,顺着回廊走到头,走向另一个院子。

    王海和郭岩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对视了一眼,二人交换眼神,立刻达成共识,然后,二人向旁边的侍卫说道:“兄弟,我们去如个厕,你们可别去高状啊。”

    那个侍卫道:“怎么会!去吧。”

    郭岩和王海赶忙跑了。

    离开众人的视线后,二人脱去甲胄,穿上携带的衣服,便去追赶摩提耶罗他们。

    动身的时候,王海提醒道:“不要靠太近,摩提耶罗警觉性很高,靠近了容易被发现了。”

    “好!”郭岩点头答应。

    他们跳上了一株茂密的枣树,隔着两个院子看到了摩提耶罗和哈里斯的身影,于是二人用枣子当暗器,打晕了几个护院,然后穿过院子,但是没敢靠太近。

    他们看到摩提耶罗和镇恶王带着哈里斯来到花园里的假山旁,然后镇恶王搬开一块巨石,假山上露出一道铁门,镇恶王掏出一把造型奇特的钥匙,笑着解释道:“这是我们天竺的天机锁,没有这柄钥匙,再厉害的人也打不开这扇铁门。”

    哈里斯闻言点头,道:“为了看管甄建,国师真劳心劳神啊。”

    摩提耶罗道:“大汗委以重任,某家不敢怠慢。”

    哈里斯再次点头,催促道:“开门吧。”

    镇恶王将钥匙插进钥匙孔,左右拧动数下,然后就听到“咔”地一声响,然后镇恶王推开了铁门,三人先后进入密室中,又关上了铁门。

    王海和郭岩又等了片刻,这才上前,摸了摸铁门,郭岩摇头,这铁门一人多高,十分厚重,用蛮力是肯定打不开的,必须要钥匙。

    王海摸完铁门后也是暗自皱眉。

    郭岩朝他使了个眼神,二人远离铁门,躲进一旁的花丛里,郭岩道:“现在动手还是半夜再来?”

    “半夜来只怕拿不到钥匙。”王海道,“这门上的锁如此独特,恐怕再厉害的锁匠也打不开。”

    “恩……”郭岩蹙眉点头,“这是个难题,那要不……咱们发信号?”他说话间从怀里取出一根铁管,这是秦雪阳让虞可人带来的信号弹,他们之前已经约好了,若是需要支援,发信号弹。

    “放吧。”王海叹息道,“机会只有一次,大不了一场血战,王某本来早该在十五年死了,多活了这么多年,也算是赚到了。”

    “好!”郭岩说着从怀里又掏出了火折,拔开盖子,用力吹,小小火星越来越亮,最后,火折冒起了火。

    郭岩将铁管往地上一插,用火折点燃引线,然后和王海躲到了一旁。

    “嗤嗤嗤嗤……”引线快速燃烧,最后引线全烧没了。

    “砰”地一声巨响,地面震动,吓了王海一跳,还好郭岩见识过,没有太大的反应。

    “砰”又是一声巨响,信号弹在天空炸开,国师府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与此同时,无数人翻过国师府的院墙,往里冲,每个人手里都拎着火油壶和火把,到处放火,护院们赶忙抵挡,然而国师府还是被放起了大火。

    郭岩和王海守在假山的铁门外,铁门发出“咔”的一声响,打开了,摩提耶罗走了出来。

    他刚出来,郭岩和王海一左一右,同时出手,打中了摩提耶罗,然而就在他们拳掌碰倒摩提耶罗的时候,他们感觉摩提耶罗的身子滑得好似泥鳅,摩提耶罗的肌肉骨骼快速收缩,扭曲,将两人的攻击卸去大半,与此同时,他出手攻击二人。

    郭岩和王海提前后退,躲过了摩提耶罗的一击。

    “又是檀越。”摩提耶罗皱眉望向王海,嘴角流出一丝血,他还是受伤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