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五三章 对手的奇招
    比赛日子很快到来,到了第2天,第四届“春兰杯”八强战正式打响,8位棋手捉对厮杀,开始了世界棋坛新一轮角逐。

    因为还是八强阶段,因此这次没有单独对局室,4盘棋都放在当地某宾馆刚改装的对局大厅里。

    比赛从上午10点开始,不到10点半钟,华领队就出现在比赛大厅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徐颖五段

    八强阶段虽然没有电视直播,然而当地棋迷很热情啊,他们这两位讲棋的“金牌搭档”下午要在宾馆另一个大厅进行挂盘讲解,并且时间是从下午2点开始,所以他们早早就来做功课。

    来到比赛现场之后,华领队首先就来到李襄屏这台边上了

    下午他是需要讲解两盘棋,那么在今天这4盘比赛当中,首先那盘韩国大李对日本老赵的日韩战不用考虑,而剩下3盘有中国棋手参加的呢,以李襄屏现在的战绩,以他目前的人气,以他的受关注度以及受欢迎程度,华领队却又知道这盘棋肯定必讲,所以他首先就溜达到这里来了。

    因为是比赛现场,所以华领队蹑手蹑脚靠近,他首先看一下两个人坐的位置,见李襄屏坐在传统意义上的“下手位”,就知道今天是李襄屏猜到黑棋了。

    在看向棋盘之前,华领队首先又从两位对局者脸上扫过,却发现两人表情迥异

    王立诚九段一脸轻松,而李襄屏却显得愁眉苦脸,一副为难表情。

    这让华领队很吃了一惊,要知道现在才开始半个多小时啊,如此短的时间,棋盘上发生了什么呢

    于是他赶紧低头向棋盘上看去,这一看之下华领队就乐了,也瞬间明白两人为何是如此迥异的表情。

    模仿棋

    到目前进行的20手棋左右,王立诚九段竟然跟李襄屏玩起了模仿棋。

    华领队在这里看了不到两分钟,他就又开始在赛场溜达开了,转而去观看其他比赛。

    的确,对于他这样的职业棋手来说,模仿棋真没什么好看的,所有的看点都是在执白方开始变招以后

    华领队观察两人的表情,看李襄屏现在的落子速度,他估计距离白棋变招还早,所以他就不准备在原地待了。

    不仅如此,其实对于华领队这一辈的职业棋手来说,他们不仅认为模仿棋没什么看头,并且还对这种下法评价非常低

    这当然都是受日本传统围棋思想影响的,在日本传统围棋思想中,就一直不怎么待见模仿棋,认为这种下法并不足取。

    他们不仅不待见,并且听说还有统计数据,也就说日本人曾统计过所有职业比赛中的模仿棋,发现模仿一方的胜率明显偏低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因此在日本传统围棋思想占主导地位的年代,这种下法不受待见,也不被提倡。

    离开了李襄屏这一桌之后,华领队又逛到马晓飞那里,马小今天的对手是老曹,这是中韩两位老将之间的较量。华领队瞄了一眼,发现这盘棋似乎下得更慢,李襄屏那边虽然是模仿棋吧,但好歹也下了20多手,而这盘呢,到现在才寥寥十几手棋。

    华领队又溜达开了,这次他是逛到常浩这一台,小常同志今天的对手是刘倡赫,华领队观察一下,这一台的进程倒是稍微快一点,不过貌似也没什么看头啊。

    非常寻常的开局套路,简单到连k级棋手都会的普通定式,总而言之一句话,这就是这年代最最普通最最常见的开局下法。

    把大李和老赵那盘也看过之后,华领队和徐颖最终还是离开比赛大厅了,因为他们终于发现,现在就来做功课貌似有点早。

    既然都是寻常开局,那么李襄屏的那盘模仿棋,倒像是变得最有话题了,于是在回到隔壁真正的现场观战室以后,两人就这个话题聊开了。

    徐颖五段首先开口道“呵呵今天有意思呀,王立诚竟然用出了模仿棋,华老师,您猜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呀”

    “呵呵我又不是王九段,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华领队先来上这么一句后接着笑道

    “如此从对局心理来揣测,我只能说这是一种示弱表现,或者干脆就说,王九段这是怕了咱们的襄屏啊。”

    徐颖笑道“怕,我当然知道他怕,到了现在,当今棋坛,又还有哪位棋手能不怕咱们襄屏呀,不过华老师,这又和模仿棋有什么关系”

    “防备襄屏那些层出不穷的新手新型呀,”华领队顿顿之后继续笑道

    “徐颖你也知道,现在可是有人把襄屏称为围棋界的兵器库,一个大型兵器库,他浑身上下都是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