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七 后宅之争(十三)
    皇帝听闻,又是兴奋又是担忧。

    兴奋于对方也算是世家出身,有望被招纳,却又担忧对方小小年纪,桀骜不驯,不服管。

    大宗师一旦想做点什么……任谁都无法阻止。

    “陛下不必太过担忧,我们或许可以从别的方面想办法,那姑娘并不是铁板一块,其还有一母”

    小老头贴着皇帝的耳朵,又是一番耳语。

    第二日,苏离赖在床上还未醒来,昨天半夜闹了那一出,重新躺下去后,在床榻间翻滚了许久才重新睡过去。

    古音音一大早,就在厨房兴致勃勃的捣鼓着新花样的早点。

    前段时间苏离让人给她又搜罗一箱子的书籍,里面似乎有几本有关厨艺的手札笔记。

    苏离闭着眼睛使劲的吸了吸鼻子,一股诱人的香味在鼻翼下经久不散。

    门房外,古音音端着一碟精致漂亮的糕点,来敲门。

    “快起来,尝尝我做的好吃的。”

    古音音也就象征的敲了两下,就直接推门而入。

    这里一直以来都只有她们母女两人住,平日里很是随意。

    苏离无奈的睁开了眼睛,用手指捏了一个小兔子样子的雪糕子,放入嘴。

    现在自己的母亲的性子是越发朝小孩子靠拢了,要是不如她的意了,她能跟唐僧念经一样,软软绵绵的烦你许久。

    让你连脾气都没了。

    雪糕子一入口,软糯的口感让苏离享受的微眯了眼。

    “好吃。”

    古音音有些小得意,下巴一扬,“好吃吧,我在闺阁中的时候,女红厨艺都是很不错的,连入府来教导我的女先生,都曾称赞过我有天份。”

    “嗯嗯嗯,很好吃。”苏离顾不上洗漱,又捏了一个小口的吃了起来。

    苏离与古音音母女两正其乐融融,门外的铃铛声响起。

    因为家里院子大,又没有招奴仆,她们住的内院与大门口隔了一段距离,苏离还特意在屋檐角挂上了一个铃铛,与曾经在现在世界的门铃有同等的功效。

    这个世界的能人巧匠很多,苏离只是大体将自己的思路说了说,那些巧匠就制作出了很符合苏离心意的东西。

    古音音奇怪的往门外的屋檐上的铃铛看了眼,“这几天我怎么发现,家里来客的频率比咱们前面几年加起来还要多呢。”

    苏离提醒了一声道:“娘,你忘了英国公府那一家人了?”

    古音音大气,娇娇弱弱的模样还偏偏要做出一股子,我很凶的样子,“他们还没死心,还敢再过来?”

    苏离:“那一家子什么性子,您应该比我更清楚才是。”

    古音音气呼呼的将手里的碟子往苏离怀里一塞,将衣袖往上一挽,“哼,我去将人赶走。”

    苏离:“”

    她的娘亲这是越来越活泼了哟。

    苏离也赶紧穿好衣服,古音音早就跟小炮弹一样冲了出去。

    没有挂门牌的大门口汇聚了一群人,隔着老远都能听到外面闹轰轰的声音。

    古音音翘着屁股扒着门缝往外瞅,脸上一点没刚才的气冲冲,更是夹杂着一股子心虚气短。

    见到苏离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古音音赶紧小声的将苏离拉到一旁,“阿离,我,我好像听到了老夫人的声音。”

    苏离听后,直接将门打开。

    门外,英国公府的老夫人让下人搀扶着,拄着拐杖正候在门外。

    阵势弄得很是浩大,停放在外面的马车都有两辆,跟随的奴仆随从不少。

    周围还围着不少的人,一个个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更有大胆的,直接上前跟英国公府的下人攀谈起来。

    “你说这户里面住的是英国公府的孙女?”

    “那你家老夫人亲自过来请孙女回府,她还拿乔,让老人家在外面等着?这也太不孝了吧。”

    “你们英国公府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位小姐了?”

    “前任夫人生的?难怪规矩这么差。”

    “”

    各种议论声不绝于耳,老夫人老神在在,低垂着眼皮不知在想些什么,也没有让人制止越发不堪的说话声。

    一开门,古音音全听进了耳朵,直接气得如同河豚一般。

    对着外面娇喝道:“你们乱嚼什么舌根。”

    老夫人循着声音抬头望去,不确定的喊了声,“你是音音?”

    古音音别扭的朝老夫人行了个礼,然后就往苏离的身后一躲。

    她不知该如何面对英国公府的老太太。

    苏离:“你们一个个围在这里干嘛?都散了吧,这里可没有你们英国公府的小姐。”

    “京城中所有人都知晓,英国公与其夫人伉俪情深,共同孕育了两女一子”

    老夫人直接打断苏离的话,凝神深看了苏离许久,突然笑道:“你便是音音所生的女儿,我那大孙女吧。”

    “多年前长辈们之间的事情,你多有不知,其中有很多的误会跟隐情,等你回府了,我再同你细细的解释。”

    老夫人这段话说话,转头对着古音音就是不愿意的训斥,“孩子不懂事,你当人母亲的也不懂事吗?”

    “我知道你对国公府心又怨怼,但孩子总是我苏家的血脉,你也不能教得她六亲不认啊。”

    “之前,你一气离开,我也不知晓你的去处,也是过了这么些年,才重新寻到你们看看你都把孩子教成了什么样了”

    老夫人严厉的说了这么一番话,带着些喘气,随后又稍稍平复了下情绪,再语重心长的继续道:“而且孩子年纪也大了,早到了该议亲的时候,回府之后也好让我与她父亲好生商议商议,别耽误了姑娘的终身大事。”

    姜不愧是老的辣,老夫人一番敲打唱作,十分精彩。

    不光是周围的围观群众对老夫人印象极好,连气愤不已的古音音脸上也闪过复杂的情绪。

    她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多年生活在女儿的羽翼之下,竟让她都忘了,自己的孩子也是一个才十多岁的姑娘。

    如今也到了该要嫁人的年纪了。

    一方面,古音音是不愿意苏离同英国公府接触的,另一方面,却也知老夫人有几句话说得很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