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八章 沉得住气
    “亲爱的,我不是在逃避,而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才离开的。≦看最新≧≦章节≧≦百度≧≦搜索≧≦品≧≦书≧≦網≧”

    “我现在在东京,有一桩重要的收购案需要我亲自到场,走的时候跟你说过了,你又不跟我一起来……好好好…你要陪父母,是我失言了,我非常抱歉,替我跟路易吉和玛莉亚说声抱歉。

    帝,绝对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我的问题,事发突然,我不得不离开。

    路易吉和玛莉亚对我很热情,让我受宠若惊,我怎么可能讨厌他们?

    亲爱的,你得帮我解释一下,这次真是时间的冲突…下次…下次有机会我会再去拜访他们…嗯,我们可以继续探讨高尔夫球,或者是,欧洲艺术的发展史…”

    特雷西极力的解释道,废了很多口舌才安抚好了莫妮卡。前几天,在锡拉库萨视察他们的玛莲娜度假山庄后,两人直接去了卡斯泰洛。

    莫妮卡的父母是两位非常和蔼的老人,有着南欧人典型的性格,开朗、健谈、热情、直爽。

    一开始相处的时候,给特雷西的感觉非常好。两位老人很热情,又健谈,让他没什么拘束感。

    不过呢,时间一长,特雷西有点受不了。因为,这两位老人实在是太热情,热情的让人害怕。

    这还罢了,主要是两位老人真的不懂什么叫含蓄,说话从来不拐弯抹角。特雷西才呆了一个晚,第二天,两位老人开始催婚了,还是很直白的那种。

    这是什么神操作!

    这才第一次门,不是应该多了解一下我这个人吗?

    我的人品如何,我的家世如何,什么都不了解,不怕所托非人!

    好吧,算这一步可以省略。那是不是,应该问一下我们俩的意思,毕竟感情的问题,是我和你们女儿两个人的问题。

    这都不问一下,进入了主题,要不要这么直接呢。

    当时在饭桌,开始还在谈论油画,然后话锋突然一转,说到了结婚的事情,特雷西直接坐蜡,脑袋一片空白。

    最后是怎么应付过去的,他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事后脑袋里一个想法,那是跑。

    不跑不行啊,再呆两天,没准莫名其妙的把自己“嫁”出去了。

    特雷西可算是体会到了意大利人的直爽,难怪大家都说意大利人没有德国人古板,而且法国人还热情。

    之后,特雷西在第二天直接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卡斯泰洛,直飞东京。

    他这一走,得罪莫妮卡女王在所难免,没看到,这个时候还在打电话解释。

    这还不是最让人头疼的,毕竟莫妮卡还给他解释的机会,而妮可那边自从次通完电话,已经跟他冷战好几天了,既不接他电话,也不联系他。

    特雷西只是说了一句玩笑话,直接把这位身怀六甲的女王惹怒了。

    也是嘴贱,这个时候开什么玩笑,女王大人怀着孕呢,神经有多敏感还不知道吗。

    对此,特雷西已经后悔了,但没任何作用,只能等着女王大人消气。

    看着小公举的面子,饶他这个沙雕老爹一回?

    但愿如此吧!

    ……………

    跟莫妮卡再三保证以后不会这么突然离开,又提了一嘴给两位老人准备了份礼物,特雷西才挂了电话,回到了数寄屋桥次郎小店。

    这家小店的料理吧台只有十个位置,特雷西一行人加松浦胜人他们,正好占了一半。

    小野二郎大师正在介绍今天的主要食材,松浦胜人跟安东尼坐在一起低声交谈着什么,他们两人的助理加和井田坐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而滨崎步身边空出了一个位置,正好是给特雷西留着的。

    “小野大师,您好。我是特雷西李,来自美国,今天能品尝到您的料理倍感荣幸!”特雷西微微躬身,标准的绅士礼仪。

    “欢迎你,远道而来的客人。”小野二郎笑着向他点点头,随后认真的处理着手里的食材,一条被抛开的半边鱼肉,一刀一刀慢慢的切下去,最后切下来六片鱼肉,大小相等。

    接着,小野二郎不紧不慢的掇起米饭,动作看起来平平无,但仔细的去观察他那双手,却让特雷西大感惊讶,只是一两秒钟功夫他变幻了几个动作,让人眼花缭乱。

    很难想象,眼前这位老人已经八十岁了,那双苍老的手,还会这么灵巧。

    米饭形成椭圆形,随后将切好的鱼肉盖在面,小野二郎擦了擦手,微微躬身:“请品尝。”

    他的长子小野祯一给他打着下手,把做好的寿司摆盘,一盘盘递到特雷西等人面前。

    “第一道,目鱼寿司。”

    高级寿司一般来说,口味大致都是由淡转浓的过程。目鱼、乌贼还有一些白鱼口味较清淡都会作为第一道或者第二道菜,接下来是带银边的如针鱼、青花鱼等,再接下来是红肉如金枪鱼了。

    数寄屋桥次郎一贯是按照传统的流程菜,他们的第一道寿司是目鱼。

    “那我不客气了。”松浦胜人之前为特雷西等人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流程,等这道目鱼寿司端的时候,马拿起筷子夹了起来,蘸了蘸酱料放入口。

    “真是太美味了,我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松浦胜人毫不吝啬赞美之词,激动的眉飞色舞,极其夸张,跟刚才判若两人。

    特雷西笑了笑,嘀咕道:“有那么夸张吗?”

    他有样学样把寿司夹起去蘸酱料,随后去找芥末,没有找到,有些疑惑道:“怎么没有芥末。”

    “噗呲…”他旁边的滨崎步刚把寿司放进嘴里,听到他的话,笑出声来,连忙用手掩住嘴巴,随后喝了口茶,压了压食物。

    特雷西嘴角抽了抽,被滨崎步那眼神看的贼难受,我说错了什么吗?

    心里有些疑惑,站在餐台后面的小野祯一,马解释道:“芥末已经点在了米饭和鱼片间了,不需要额外蘸。”

    “呃…呵呵…”特雷西尴尬的笑了笑,把寿司放入嘴里咀嚼起来。

    随着鱼肉跟舌头的进一步接触,特雷西的眼睛睁的越来越大,直到食物进入腹,才长出一口气。

    “这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寿司。”特雷西由衷的感叹道:“谢谢款待。”

    小野二郎和他的长子微微一笑,对于特雷西的表现已经见惯不惯了,并没有过多的反应,而是着手去做下一道寿司。

    “李桑满意好。”松浦胜人笑道,轻抿了一口茶水,继续说:“李桑,吃完小野大师的寿司,再喝一口他特制的茶水,保证你回味无穷,也便于继续享受下一道美味。”

    “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