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6章 妻子的建议
    军阀之间是非, 对于闻氏夫妇而言只能是一个猜测。闻氏夫妇都是非常务实的性子,闻知秋在警察局长的位置上兢兢业业,兼或巩固自己在市政府的权力。褚韶华除了经营生意外,也多了许多政治上的夫人小姐太太间的交往。

    褚韶华顺带给闻雅英读的私立女子小学捐了一批儿童读物,褚韶华一向喜欢捐助学校, 她虽然始终不喜欢闻雅英,并不妨碍她把继母的身份做的滴水不漏。

    倒是有件事让褚韶华哭笑不得,怀孕满三个月后, 褚韶华便没有再对亲戚朋友保密, 亲戚朋友知道她有身孕, 多有过来看望的。

    如潘家邵家与褚韶华多年交情,还有褚亭的母亲褚太太,都亲自上门送了不少滋补的东西。亲戚里赵表姐九堂嫂这些也都有过来, 姜家二舅妈听闻她有身孕的事, 带着礼物过来看望, 亦是好意。褚韶华早上尚未出门, 见二舅妈过来, 遂到客厅陪着小坐。二舅妈与闻太太是正经姑嫂,打听过褚韶华的孕相后,就开始打听褚韶华与闻知秋设立教育金的事。

    “我听春华说,他家周笑周爽都转到了真光小学,学费就是从教育金里出的。大姐, 什么叫教育金哪?我听春华说了半天也没听明白。”二舅妈好奇的打听。

    闻太太拿芒果递给二舅妈, “其实就是秋儿和韶华想帮他们一把, 毕竟真光小学的教育环境要好些。弟妹你也知道,春华婆家孩子多,要个个都去上教会私立小学,怕是供不起。春华又想让孩子读好些的学校,韶华就出的这主意,也不是白帮她。提前说好了,孩子得好生念书,考试得前十名,就给他们交学费,要是成绩不好,就让春华他们自己想法子去。”

    二舅妈听的笑了,“我就说秋儿媳妇是国外留学大有见识,前几天看报纸给大学捐了那许多的书。春华有这样的兄嫂,以后也不用愁。家的几个小子,给他们供到大学毕业,以后定念着你们做舅舅、舅妈的好意?”最后一向是对着褚韶华说的。

    “他们有出息是他们自己受益,念不念我们有什么妨碍。”褚韶华不必人感激,也不必人报答,她自己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不用依靠别人。

    “那怎么能,教会小学可不便宜,自小学读到大学,花费不小。”

    褚韶华笑,“知秋也就春华这一个妹妹,两个孩子成绩也不错,我们做兄嫂的帮衬些不算什么。”

    闻太太欣慰的拍拍褚韶华的手,“韶华和秋儿都很注视教育,也盼着孩子们能多读书。我也说,个个名牌大学才好哪。以后不管是大学、硕士、博士,读书越多越好。”

    二舅妈道,“是啊,姜亚今年大学毕业,想去法国读研究生。我今天过来,也是想跟大姐和韶华打听一下,这国外读书的花销。”

    闻太太不是特别有心计的性子,剥了个山竹递给褚韶华,“这个我还真不清楚,秋儿当初都是自己挣的学费,他也没说过。韶华在美国读的书,也不是法国,这情形一样么?”

    褚韶华已经听出姜二舅妈的意思,心里有些不屑,她说教育金的事,是说读书有些困难可以帮忙。何况,闻春华是闻知秋的亲妹妹,当然,姜家也不是外人。可据褚韶华所知,姜家到上海后仗着闻知秋的关系,再加上姜家父子擅经营,日子过的很不错,难道还供不起姜亚出国念书?

    褚韶华靠着沙发的靠背,很轻松的说,“欧美的学制都差不多,说来在国外念书真是一种享受。我到美国就花了船票钱和刚到美国时租房子吃饭的钱,入学考试我拿的是全奖,舒服极了。他们的奖学金非常高,我在学校所有花销都能付清,学校的宿舍也很好,两个人一个房间,很宽敞。我们学校有七个食堂,各国菜都有,食堂的费用都包括在学杂费里面,我每天换着食堂吃,鸡鸭鱼肉、山珍海味,什么都有。炸鸡吃腻了就换龙虾,肉吃腻了吃沙拉,要不是我去华尔街买期货赔了一笔钱,我还能剩下点儿。根本不用怎么花钱啊。”

    闻太太听着就说,“是啊,要不是韶华回国后说起,我都不知道在国外读书这么好。”

    二舅妈忙道,“哪里就人人都像韶华这样优秀,姜亚成绩可不如韶华。”

    “知秋当年读研究生也是有全奖的,知秋大学毕业原想回国,他们学校的一个教授很喜欢他,给他奖学金,他就又读了一年。”褚韶华道,“我看表妹面相就很聪明,舅妈只管让表妹试试。二舅和表弟生意做的那么好,就是没奖学金,供表妹难道有什么难的?研究生也只读一年。”

    “他们那就是个虚架子。表面看着热闹,实际见不着什么钱。”

    闻太太也有些明白弟妹的意思了,闻太太就直接问了,“弟妹,是不是亚儿出国的钱不凑手?”

    二舅妈道,“她这还没决定读哪所学校,也不知道能不能考得上?”

    褚韶华问,“表妹想读什么专业?”

    “法语。”二舅妈说,“等以后回国像韶华你一样在大学做个老师也挺好,既体面,薪水也不少。”

    到法国去读法语,褚韶华说,“到时看表妹考上哪所大学吧。如果学费不凑手,二舅妈只管说,咱们不是外人。知秋的薪水比以前要高,教育金的钱是知秋、妈和我一起凑的,我们每人拿了一千块大洋放在里面。周笑周爽转学交学费就是从这里面出的。表妹那里到时差多少,舅妈你说个数,就是超出教育金,我们也得给表妹凑一凑,读书要紧。”

    不同于她刚结识的孙夫人姐妹,孙夫人姐妹有一位传教士的父亲,一位五六十年前就没有缠小脚接受西方教育的母亲,褚韶华是完全的农村旧家庭。如果她真的是传统旧女性,她不会有今天。褚韶华做人做事自有原则,姜二舅的确以前帮过闻知秋,闻知秋出国读书,姜二舅资助了五十块大洋,在彼时,对于贫困的闻家,这不是小数目。

    可是,这些年,姜家再如何大恩,闻家也报答了。不说姜亚在震旦读大学的学费都是闻知秋出的,就是在上海,姜家生意这般顺风顺水,一则姜家父子不算太无能,二则就是闻知秋的穿针引线,介绍了多少商业上的人士给他们。

    如果姜家像闻春华一样,希望孩子能读好一些的启蒙学校,而且,家里的确有些困难,褚韶华不会不帮。她每年捐给学校的钱就不是小数目,亲戚家有些困难,帮一把不算什么。可是,你不能拿她当冤大头。

    教育金也不是给姜亚这种情况设立的。

    二十几岁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家庭条件优渥,一定要让别人家拿出钱来给你去留学。褚韶华难听的话没说出口,没钱就别出国,震旦大学是非常优秀的大学,在震旦大学读研究生是一样的。或者先工作,挣到留学的钱再出国。

    不过,褚韶华看着闻太太的面子,答应姜家钱不凑手可以帮忙。

    二舅妈满嘴称谢,拉着褚韶华的手说,“那我就托给韶华了。”又对闻太太道,“要不是家里有秋儿和韶华这两个出息孩子,也不敢让亚儿留学。毕竟那老远的地方,她一个女孩子家,如何能叫人放心呢。”

    “是啊。”闻太太待娘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