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2.妖怪·62
    宝宝这是防盗章, 你的订阅比例不足哦~

    “你一个人在家吗?”桑瑜皱眉问, “眼睛怎么了?”

    蓝钦本能地垂下眼帘,给她打字,“陈叔去送何嫂了,家里只有我,眼睛没事。”

    是他刚才太慌, 跑到楼上去戴隐形镜片的时候手重了,有点疼。

    他眨了眨, 不太敢抬头直视她。

    桑瑜心思一动,晃晃手里的罩子,“这个是你帮忙放的?”

    蓝钦点头, 输入一行, “担心昨晚下雨。”

    担心下雨, 所以安排了陈叔跟何嫂去康复中心接她,还不忘保护停在楼下的小绵羊?

    先生明明自身难保,还这么强的责任心。

    桑瑜失笑,沉郁酸胀的心慢慢恢复了正常的跳动。

    她把保温桶和进口药递给他,“药你上次忘在我家了, 一样不少全在里面, 保温桶里是给你熬的粥, 还热呢。”

    蓝钦知道她已经好全了, 并不勉强, 把药随手往玄关柜子上一放, 告诉她, “先留着,等需要的时候再用。”

    然后一刻不耽误地接过保温桶,如珠似宝搂到怀里,惊喜得手心直发热。

    他大概是想矜持的,但显然不太成功。

    桑瑜苦巴巴的嘴里奇妙地清甜起来,忍不住逗他,“白米粥哦,没味道的。”

    蓝钦依然爱不释手,完全不在意。

    看到他为了一碗粥这么高兴的样子,她不好意思再说假话,拧开盖子,香甜顿时四溢,“好啦,是小米南瓜粥,甜的。”

    氤氲热气把蓝钦素白的脸烘出了一层淡红血色,他心跳不断加快,把保温桶抱得更紧。

    她是……相信了吗?所以才愿意花时间给他熬粥。

    这么早,她一定没吃饭,是不是可以留下来跟他一起吃?

    蓝钦忙不迭进厨房拿餐具,出来时走太快,扶了一下墙才站稳,他抱歉地对桑瑜笑笑,珍惜地把小米粥一勺勺舀出来,一碗装了半截,剩下的都打算盛进另一个碗里。

    桑瑜拦住他,“你干嘛弄两碗……是想给我吃吗?”

    现在家里除了她,没别人了。

    蓝钦点头。

    桑瑜摆手说:“不用,我这就走,不吃了,一桶全都是给你的,如果你吃不完,就留到中午。”

    蓝钦愣了一下,唇下意识轻动,抿住。

    他听话地把碗放下,睫毛无声垂落,动作慢了很多。

    桑瑜暗暗捂住胸口。

    啧,什么情况啊,她怎么从蓝钦身上觉出了孤苦伶仃的落寞……

    他这模样简直戳心戳肺的叫人心软,桑瑜手都搭上了门把,这下走不动了,挠挠鬓角的碎发,“那个……你光喝粥是不是不行?我再给你做点别的?”

    蓝钦摇头,拿手机给她发,“足够了。”

    桑瑜观察着他的神色,“那我去上班啦?”

    蓝钦指尖蹭蹭屏幕,“注意安全。”

    按理说对话可以结束了,可桑瑜脚还是挪不动,说不上来原因,就是有点放心不下他,于是指着粥碗说:“要不你先试试味道,万一吃完不舒服,家里没人怎么办。”

    蓝钦不想耽误她工作,赶紧舀起一勺咽下。

    桑瑜看了两眼,觉得没问题,俯身把拖鞋摆好,刚打算跟他道别,就听到餐桌边突然清脆一声响,是勺子掉进瓷碗的撞击,紧接着椅子被拉开,男人仓惶站起身,快步冲进洗手间里。

    “先生?!”

    桑瑜大惊失色,手提包扑通掉在脚边,她赶紧跟过去,发现门没有锁,蓝钦低下身,按在马桶边剧烈呕吐。

    绸缎睡衣顺滑贴在他的身上,随着他痛苦的动作起伏,清晰勾勒着他脊背弯折的轮廓。

    他感觉到桑瑜靠近,无措地别开头,转了转角度,背对着她。

    这么难堪的样子……

    不想让她亲眼看见。

    桑瑜盯着他,紧攥双手,指甲深深压进手心也感觉不到疼。

    蓝钦早就习惯呕吐,向来都会锁好卫生间的门不让人靠近,但这次……他显然是毫无准备,自己也没有料到,才会慌乱得来不及避开她。

    粥?

    桑瑜脸色难看地倒退两步,返身跑到餐桌边,搅动勺子检查瓷碗,看不出什么异常,她尝了一口,立刻捂住嘴。

    南瓜的味道不对!

    根本不是她蒸的,是厨师长的罐子里,提前腌渍好的那些!

    粥还冒着香甜热气,卫生间里的呕吐声间或传来,桑瑜想起蓝钦搂着保温桶时开心的笑,心脏像泡进了柠檬汁,几乎能拧出水来。

    她迅速给厨师长发微信,“南瓜你换了?!”

    厨师长秒回,语音挺长,心情不错地打着哈哈,“这都能发现?小鱼聪明啊,是我太忙了没顾上,开锅时候发现已经蒸坏了,怕误你的事嘛,就偷偷给你换成卖相好的。”

    他还问:“怎么样?患者满意吧?”

    桑瑜握着手机,一个字都不想回。

    她用力捏捏眉心,不怪别人,怪她,明知蓝钦特殊,是她自己没有看顾好。

    脚步声响起。

    桑瑜抬头,蓝钦萧索地站着,正在望她。

    “先生……”桑瑜眉心紧锁,一时不知怎么说,蓝钦肯定以为她是故意的吧?毕竟实验还没正式宣告结束,这场意外,完全可以归结为她的蓄谋。

    她心里有点难过,咬咬唇,吸了下鼻子。

    蓝钦一路抓着着能够借力的东西,走回桌边,俯身给她写字,横竖撇捺不可自控地略微歪斜,“我没事,不疼。”

    桑瑜眼底发热。

    蓝钦撑起身凝视她片刻,继续落笔,“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桑瑜视线一下子模糊,从那通电话开始堆积的情绪隐隐传来碎裂声,她往常的乐观积极不顶用了,控制不住,连声反问他:“你怎么知道?你又不了解我!我昨天还拿你做实验呢,今天这样,不是故意是什么?”

    她明明不想被误解,可又解释不出,哽着嗓子说:“你不用骗我,想生气就生气,想发火就发火——”

    宣泄的话尚未说完,她蓦然顿住。

    一只干净苍白的手,轻轻沾上她濡湿发抖的睫毛。

    颤栗的、微凉的指腹,属于蓝钦。

    桑瑜隔着汪出的泪,看清眼前的男人。

    出类拔萃,足以叫任何女人头晕目眩,却在满脸紧张,目不转睛跟她对视。

    他给她抹掉泪,再一次写,龙飞凤舞,字透纸背,“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桑瑜心底有一块摸不到的地方,轰隆一声,悄悄坍塌了下去。

    她深呼吸,用手背抹抹眼角,一言不发拽过蓝钦的衣袖,扶他坐下,给他倒杯水,把保温桶和碗里的粥全部扔掉,埋头进厨房,找几样简单食材,飞快给他重新做了份红枣小米粥。

    等端上桌,时间已经指向七点三十五。

    桑瑜低着头,声音微哑,“你吃吧,我要上班了。”

    她心情复杂,没有多看蓝钦,逃跑似的挤进电梯,回到小绵羊旁边准备启动时,手机响了,收到蓝钦发来的微信。

    “桑瑜。”

    “等你能相信和接受我的时候,记得告诉我。”

    “我等着。”

    桑瑜的发梢被晨风扬起,撩过脸畔。

    她……已经相信了。

    桑瑜一路把小绵羊拧到最大速度,赶在八点前到了康复中心,跟夜班同事交接完,主任正好路过,提醒她,“宋老师有事找你,你忙完抓紧过去一趟。”

    宋芷玉趁着接待患者的间隙,不时往诊室外张望,已经瞄了不下十几次,终于在耐心即将告罄,准备出去找桑瑜时,看到了小丫头接近的身影。

    她连忙正襟危坐,端出严肃靠谱的专家范儿,对桑瑜微笑示意一下,继续四平八稳地跟患者沟通。

    桑瑜乖乖靠在一边等,环顾了一下宋芷玉的办公室,由于是特聘专家,条件比一般医生好上不少,除了外面的接诊室之外,里面还有私人的套间。

    等患者离开,下一位还没进来前,宋芷玉笑着跟她说:“我年纪大了,有些电脑上的东西弄不太清楚,科室里的小女孩里就看你最合眼缘,所以找你来帮忙,你不介意吧?”

    桑瑜站直,郑重摇头,“当然不介意,您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

    宋芷玉沉吟片刻,心里默念着“钦钦呀奶奶实在太着急,擅自插手了你不要生气”,伸手朝套间指了指,“我有个特殊的患者,近两年的治疗视频不小心搞混了时间,想麻烦你帮我排排顺序,就在里面那台电脑的桌面上。”

    她停顿一下,放慢语速说:“桌面上——名字叫蓝钦的文件夹里。”

    桑瑜一懵,“蓝……钦?”

    宋芷玉不准备多说,干脆按下问诊灯,请下一位患者进来,百忙之中淡淡一笑,“麻烦你了,小鱼。”

    桑瑜坐在宋芷玉的电脑前,果然看到“蓝钦”两个字,不是同音,不是她听错,这名字并不常见,大概也不是重名。

    里面堆放着三十几条视频,文件名毫无章法。

    她犹豫着不敢点进去时,就听到宋芷玉扬声提醒,“记录时间在视频画面的右上角,小鱼,你要快一点,我这位患者目前情况不好,我急着要改治疗方案。”

    桑瑜手一抖,正好鼠标双击,直接点开了其中一个。

    电脑没有音箱,连着一条耳机线,桑瑜抿紧唇,屏住呼吸戴上耳机,随即画面一亮,出现熟悉的客厅,右上角时间,显示两年前的冬天。

    屏幕静止不下二十秒,桑瑜以为是电脑出问题了,正想检查,猛地听到耳机里传出了细微的,遥远的呕吐声。

    何嫂在镜头前匆匆经过,看起来比现在年轻些,带着哭腔的声音由近及远,“都怪我,是我模仿得不好!”

    宋芷玉的声音严肃响起,“跟你没关系,说了是实验,失败正常。”

    “实验”两个字刺中桑瑜,她意识到什么,攥住双手。

    镜头忽然被扭了个方向,转向卫生间,那里立着一道修长的影子,额发略长遮住眼睛,皮肤纸似的白,唇上沾着呕出的淡淡血迹。

    桑瑜瞪大眼睛。

    那影子慢慢走回沙发边,吃力地坐下,一笔一划写出潦草的字,“继续实验吗?”

    何嫂在宋芷玉的示意下,又端上来一盘新的糕点。

    桑瑜认得,是她两年前很爱做的一种蜂蜜枣糕,何嫂做得一般无二。

    蓝钦低头吃下,结果可想而知,她已经不忍心再看。

    画面里的宋芷玉厉声,“我真的不明白,糕点而已,又不是多复杂的菜,至于怎么都模仿不像吗?!就非吃某个人做的不可?!”

    蓝钦一笔一划,笔尖划破纸张,重重刻下四个字,“非她不可。”

    桑瑜耳中嗡嗡直响,宋芷玉又说了什么,她没听清,冰凉手指抓着鼠标,心跳轰响着把视频关掉。

    外面诊室里,宋芷玉问:“小鱼,怎么样了?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桑瑜晃神,吞咽两下,哑声回答:“很快,十分钟。”

    她双手蒙着眼平静一会儿,依次点开视频,只看右上角的日期,修改文件名,按顺序排列,有时来不及关掉,蓝钦那些久远的、饱受折磨的样子就会跳到眼前。

    从套间出去时,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脸色有多差,宋芷玉明知故问,“小鱼,你怎么了?”

    桑瑜轻声问:“宋老师,您说这位患者……状况不好?”

    宋芷玉点头,“很不好,无法进食,再找不到有效办法,身体真要毁了。”

    桑瑜垂着头回到护士站,难得清静的上午,各病房都很安稳。

    她进了休息室,趴在桌子上,侧头静静望着墙边的柜子,蓝钦的一个抬眸一点笑意,魔障似的挥之不去,又分散成无数柔软藤条,缠裹住她的心脏。

    他有什么错,为了满足她们的疑问和猜测,一次次去做实验品,他只不过……想像个正常人那样吃饭而已。

    她信了,再也没办法置身事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