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夏烛挑开眼前的枝叶,走了过去。

    眼前枝繁叶茂,杂草丛生,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走过。若非脚下被人践踏过的痕迹,夏烛几乎都要错过这个地方。

    他很仔细脚下,边走边看,很快发现一个洞口。那里有杂草遮掩,可他还是能够感受到一丝凉风。

    夏烛一挥手,遮挡在洞口的枝叶立马飞散开,露出全貌。

    不曾想,这竟是一个,能够摔下几头老虎的大洞口。看样子,洞口的痕迹都有些时日。

    夏烛微微蹙眉,并不着急下去,而是绕着洞口慢慢走一圈。

    看来,越汐便是在这里跟虱虫失去联络,只是,这么简单的洞口,虱虫怎么会跟丢?

    夏烛细细看,发现洞口周围并没有任何独特之处,也无人设阵的痕迹。

    想了想,夏烛飞身落入洞中。当他到洞底,早就没有越汐的影子。他抬头看看洞口,这里差不多有三个人以上的高度,凭越汐的本事,不可能被困住。

    哪怕洞壁湿滑不易攀爬,可若变身为蛇露出原形,便能借着自身的助力逃离此处。

    心中万千疑惑,夏烛开始排查洞中情形。走了两步,夏烛忽然捂住鼻子,看向角落。

    居然有人在此如厕,而这个气味,显然不是像越汐身上的。并且,这里有非常浓重的雄性。

    越汐跟男人在一起?

    夏烛眉头皱得更紧,这小丫头该不会又背着他,跟陌生男子纠缠不清?真是屡教不改!

    夏烛无奈,打算找到人再收拾她。于是又环视洞内,目光停留在一处小小的洞口位置。

    这地方显然像是新挖开的口子,但是隧道却像是存在很久,大小足够一个人爬出去。

    可夏烛怎会爬出去,他可是高傲的雪狼族,就算变成原形,身躯也十分高大,这洞口根本容不下他。

    跟越汐在一起的到底是什么人?这条通道又通向何处?

    夏烛着急找到人,一伸手,地上一片落叶飞入手中。他轻轻拍几下叶子,叶子便在他手中幻化成蝴蝶。

    蝴蝶挥动翅膀,在他指尖绕一圈,才飞向洞口。夏烛静静等待,大约过去一炷香的功夫,蝴蝶终于飞回来,落在他指尖消失不见。

    夏烛已经知道出口在何处,飞出洞口准备去找人,可刚走几步,脚下忽然踩碎一样东西。

    他抬起脚,看到鞋履底部那点淡淡的白色粉末,瞳孔立马变色,这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越汐这丫头,还真能惹祸!

    嘴里喃喃抱怨,脚下却加快速度,快速出现在越汐逃出的洞口位置。

    说也奇怪,此地居然就在后山脚下,若非大石挡着,此地又偏僻,还真没有多少人会发现这个洞口。

    但这样的答案,令夏烛心中更加不安。

    因为,越汐的气息在这个位置彻底消失不见,甚至那个男子也没了痕迹。

    这说明什么?

    他观察洞口的方位,若是从后山方向走,只有一条路可以出去,从这里出去,有什么?

    夏烛用自己灵敏的耳朵,感知周围的气息。他确定,不远处有人们说话的声音做饭的烟火气息,小孩子吵闹的声。

    其他这是唯一的出路!

    看来,他们极可能去村庄。

    这丫头并没有施展妖力,顺着这条路出了后山小道,应该是走过去的。

    夏烛施展轻功,快速出现在村庄附近。可为了不出现得太突兀,竟幻化成荼宛的模样。

    走到村子口,村里人见到陌生人,便多了几分打量。但见她一身花苗衣衫,对他的防备便少了一点。

    路口有个小童,手里的弹弓弹出石头,原本是想要弹鸟儿,却不小心打向夏烛。

    夏烛轻轻一闪避过去,那小孩闯祸,被他家大人发现,苗家少妇连忙跑过来打两下自己的儿子,拖着他跑到夏烛眼前,连声道歉,“对不住姑娘,我们家小崽子实在是太调皮,没有伤到你吧!”

    夏烛摇摇头,淡淡道“没事!”

    那妇人松口气,暗自庆幸,谁知夏烛刚走一步又退回来。妇人惊吓看着他,疑心他不会又反悔了吧。

    夏烛却面无表情,从口袋里掏出一小锭银子,递到妇人眼前,妇人更加疑惑了,“妹子,你这是做什么?”

    “这位大姐,我想问个事!”

    妇人不肯要,“有话就问,不用给银子。”

    夏烛却不想因此亏欠旁人,见妇人不收,就硬将银子塞到小孩手里,“就当是给孩子买糖吃了。”

    小孩看看母亲,很是渴望。

    妇人想了想,终于点头“妹子想问什么?”

    “大姐可曾见过,一对陌生男女出现在你们村里?”

    那妇人想了想,“没什么印象,咱们村里很少外人来。”

    倒是那小童连声道“我记得我记得,昨日有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姐姐,带着一个断了腿的哥哥,从咱们村子路过。”

    “断了腿?”夏烛蹙眉,会是什么人!

    “你说的可是真话,莫为了这么多银子骗人家,否则我可饶不了你小子!”那妇人说着一口土话,对儿子十分凶恶。

    小孩哪里敢说谎,连忙道“我没说谎啊,大牛他们都看到了,不信你去问问他们!那个姐姐力气很大,她旁边那个男人断了一条腿,路都走不稳,差不多整个人靠在她身上,全靠她扶着出去。”

    “那后来呢?他们还在村里吗??”夏烛连忙问。

    小童却摇头回忆道“他们说自己在山里遇到了抢劫的,所以才摔伤腿,狼狈得很。村长怕他们招来劫匪,所以连忙让人把他们送出去。”

    小童说罢,抬眼看向母亲“阿娘,你昨日去了集市,所以不知道,这是我亲眼看到的。不信,你可以问大牛!”

    “那他们去了哪里,你知道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是从村子东面出去的。”

    夏烛不说话,抬眼看向那妇人,妇人恍惚了一会儿,才明白他这是在向自己问路,连忙指着左手边“村子东面出去,上了官道,有两条道可走。一条到镇上去,还有一条便是去往边崖县的路。”

    王城?

    这个地名,他倒是记得。许多年前,他去过那个地方。但是越汐会往哪边走,他暂时没有把握。

    想了想,夏烛又问“那男子长什么样,你可记得?”

    “瘦瘦的,比我阿爹还要高。至于模样,还挺好看,就是脏兮兮的。”

    “他身上脸上可有什么比较特别的地方?”夏烛耐着性子问,等待他记起。

    小童却有些为难,这个他怎么会知道。

    妇人连忙催他,“你这娃子,自己若想不出,叫大牛他们来想想,别耽误了这位姐姐的事儿。”

    “不,我想起来了!”小童怕了,连忙捂着银子道“这银子只能给我一个,让他们看见,会抢我银子的。”

    小男孩的母亲有几分无奈,白他一眼,那你还不快说。

    “那个男的脖子上有个链子,链子上有个大珠子,不是咱苗人的东西。像是”他想了想,用手指圈成个圈,描述道“就是这么这么大一个,跟石头大小一样。夜里看上去,还有点发光。”

    由此看来,他们在这里停留到夜晚才离去。

    夏烛按照这母子二人所指,往东边出了村。只是等人一走,那小童便问自己的母亲“阿娘,咱为什么要骗那个姐姐?他们分明不是往东边去的。”

    妇人连忙拍他一下,紧张道,“问那么多干什么?乖乖闭嘴,少不了你一口糖吃。”

    说罢,抢过他手中的银子,又扔给他几个铜板。

    “你刚才不是说不要吗?”小童嘀咕道。

    妇人人懒得搭理他,不耐烦走开。

    小童很不解,但有钱买糖吃,已经够开心了,也顾不得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