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天心台的铁头
    符家家主是出尘八层,金丹无望,但又是铁铁的出尘高阶,在南离岛也很有地位。

    他的小儿子说,外面发现了一条黑背蛟,要出去收回来,他正在家里等着,猛地听到这个声音,就是一震,“握草……有金丹来了?这是谁惹的祸?”

    这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

    但是既然金丹来了,不理会也是不可能的,他走出门来,拱手发问,“敢问哪位真人大驾光临?我符家可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

    “你符家做得不对的地方多了,”不胜真人在空中淡淡发话,“不过我行事,总要上体天心才行,现下就跟你说个明白,你家的出尘修者,在黑水沼泽边缘对炼气期修者下手,所以略略出手惩戒,我现在就想问一句,此事你是否知情?”

    符家家主怔了一怔,此事他当然知情。

    如果是几个上人猎杀了一只黑背蛟,他也不敢让小儿子去抢不是?所以他又一拱手,恭恭敬敬地回答,“还请真人示下名号,这里是南离岛地域,狂狮真人驻跸之地,是有章法的。”

    狂狮真人其实已经发现这里出现了真人的气息,微微感知一下,眉头就是一皱,“这个狂徒,怎么来了南离岛……问一问子弟,最近可曾做错了什么事?”

    季不胜却是不跟符家好好说话,“我的名号,凭你也配知道?我也不跟你理论,你家有几个出尘中阶?跟我一起走。”

    符家家主觉得这个不能忍,我怎么也是出尘高阶,背靠南离岛,还怕你不成?

    须知修仙界各家的地位,都是打出来的,若是光凭修为就能取胜,那大家何必死决?

    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亮一下修为就可以了嘛。

    所以他固执己见,“还请真人示下名号,我也好知道,自家子弟是跟谁走了。”

    季不胜一抬手,直接打塌了一座山峰,冷冷地吐出六个字,“天心台季不胜。”

    听到这话,符家家主也抓瞎了这位可是比南宫老祖还狠的主儿。

    所以他又是一拱手,“见过不胜真人,此间似乎有所误会,可否等我了解一二?”

    季不胜脸一黑,沉声发问,“方才还说想知道子弟跟谁走了,现在就又想了解一二了?真当我这真人是摆设?”

    然后他的手就向储物袋拍去,符家家主见状大骇,忙不迭大喊一声,“上尊,我符家愿意赔偿损失,带走子弟也可以,只求真人给个说法就是。”

    不胜真人冷冷一笑,“我季某人生平做事,何须向他人解释?”

    下一刻,一个圆环从他手中祭起,须臾间变得有百丈大小,就要冲着地面砸下。

    就在此刻,只听得一声轻笑,一面血色的大旗凭空出现,迎上了圆环,“不胜道友别来无恙,怎么想起到我家门口逞威风来了?”

    大旗并没有圆环那么大,也就十余丈长,却是牢牢地缠住了圆环。

    季不胜抬头看向来人,面无表情地发话,“小猫你是什么意思?要做一场?”

    来人正是南宫家的老祖,他一向很排斥别人叫自己小猫,若是换个人,他少不得要先跟对方打一架,但是季不胜……却是他无法翻脸的。

    天心台多疯子,这是他不愿意动手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却是季不胜跟他南宫家族不一样,人家是孤家寡人,一人安全就全家都安全,他身后却是有南宫家十万族人。

    所以他只是似笑非笑地回答,“活不久的,你此番前来,不就是要找我吗?欺负小辈这种事……你很有成就感?”

    季不胜本名季永年,后来是抱丹之后,没人再叫他本名,所以南宫才叫他“活不久”。

    见对方说得明白,不胜真人也懒得再装模作样,“你想接过这场因果也行,欺负小辈这种事,符家做在了前面……算了,跟你说这些做什么?去沼泽里做一场是正经。”

    “且慢,”南宫狂狮不怕跟对方做一场,到了金丹就得有金丹的担当,“做一场事小,死战都无所谓,但是你得先让我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死战?”季不胜不屑地冷笑一声,上下打量对方两眼,“就凭你?”

    南宫狂狮是真的不太可能跟对方死战的,首先是肯定打不过,其次就是……别说他战死了,哪怕他战成重伤,南宫家都将陷入风雨飘摇的境地。

    而季不胜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哪怕是他身负重伤获得惨胜,直接回天心台养伤就好。

    南宫老祖也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