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二章 当年
    马银娣看见手提篮里这么多东西,还没欢喜过来就被抢了,又不敢跟婆婆生气,只能小声细气道:“娘,您大孙媳妇刚有了身子,吃什么都不香,就喜欢含颗甜糖什么的,您看小曦拿来的喜糖挺高级,肯定更甜更香些,给大孙媳妇一包吧?”

    孙老太瞪大儿媳妇一眼:“说得轻巧,给她一包?别人都不要吃了?家里老的老小的小这么多人,怎么够分的?”

    虽然看不上大儿媳妇,觉得又笨又没用,但孙老太和孙老头一样,很是看重大儿子给他们留下的两个大孙子的,想到长孙结婚一年就准备给自己添重孙了,孙老太纵然舍不得,还是开了一袋糖果,抓出两把给马银娣:“拿去拿去,让她省得点,一天吃两颗足够了,别人家可没我们这样的条件!”

    马银娣小声地不知说了什么,孙老太骂骂咧咧又多给一把糖,然后就捂紧篮子赶人,马银娣转身要回自己屋去,孙老太又冲着她后背喊,让她把屋里刚吃完早饭的桌子收拾收拾,碗筷刷了,烧开水灌暖壶……有活干活!

    那边婆媳俩叨咕着,这边孙老头盯住林曦问:“说吧,你来干什么?有什么目的?”

    林曦看了看他,觉得这老头邪门了,不过转念一想,又释然:自从十岁那年在这院子里被虐待,林曦就再不愿意过来了,即便逢年过节孙庆勇领着妻子儿女来和父母家人团聚,林曦也是百般不情愿,对这地方非常抵触害怕,可如今她不仅自己送上门来,还大方地捎带礼物,孙老头疑惑也在情理之中。

    林曦笑笑,一边整理着手套一边瞧看四面,说道:“我昨天从那边军区回市里,听说你们一大批人前儿过去我家看我外婆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反正没什么事,闲着也是闲着,也应该过来看看你们才对啊。这个院子又宽大又敞亮,住得多舒服,可比我那个小屋子好太多了!”

    孙老头哼了一声,刚想说什么,孙老太忽然窜过来,一手抱着蓝子,一手朝林曦指指点点:

    “你还好意思说,啊?你个忤逆不孝的东西、赔钱货!你敢偷拿你爸的钱买房子,还不听你爸妈的话、不经过我们当长辈的同意,没见着人家给半分彩礼钱,就上赶着出嫁……你简直丢光我们老孙家的脸面知不知道?!我都不要认你了,懒得管你这些烂事,也好在你不姓孙!既然你都已经嫁人,那房子是花你爸的钱买的,赶紧给我还回来!我二孙子、外孙子都要结婚,外孙女准备嫁人,我把那房子给他们谁,都比留给你强!”

    孙老太说到最后还激动得跳起脚来,又弯又长的指甲差点挠到林曦脸上,她的小女儿孙庆兰听到声音走出来看热闹,做好做歹地把她拦了一下。

    林曦不可能真让孙老太挠着,孙庆兰不来她自己会避开,对于孙老太的言语行径,林曦也不生气——毫不相干的人,有什么好气的?

    她平平淡淡说道:“你老人家说得对啊,我不姓孙,不算孙家人,所以我结婚,男方给彩礼钱也不可能送进孙家来。还有我那房子,是我自己的钱、确切说是林家留给我的钱买的,跟孙师长没有一点关系!”

    “红口白牙扯谎,也不怕闪了舌头!怎么没关系?汪莹可全说了,那房子就是你偷拿你爸的钱买的!”

    “你们都让汪莹给骗了,汪莹想把她的亲妈接到海市来,可是我爸孩子多,家里住不下,而汪莹亲妈喜欢清静,早就看中我那个房子了,汪莹明知抢房子是违反法律法规的,她自己不出面,就叫你们出头去闹,结果怎么样?公安来了吧?这一次是我外婆不跟你计较,表示谅解,公安才没把你们关起来,再有下次那就不好说了啊!”

    孙老太呸一声:“笑话!我用得着臭资本家谅解?什么公安吃了豹子胆,敢抓我关起来?不打听打听我儿子是什么人物?那个臭资本家老女人还不是靠着我儿子官位大,要不然就她那成份,早死进哪条臭水沟里了!还有你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胳膊肘朝外拐啊,当初我儿就不该生你个赔钱货!你现在嫁也嫁了,我不管你那房子怎样买的,都是属于我孙家的东西,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准你带走娘家一分一厘,把房子给我还回来!”

    这老婆子话说得忒难听,林曦不禁沉了脸,冷笑:“你要不要站到门口去嚷嚷?也让街坊邻居来听一听你儿子到底当了多大的官,能让你这个当娘的骄傲得,连法律都不放在眼里了!如今新社会,连国家领袖都说:妇女能顶半边天!你却还满脑子的封建老思想,骂女孩是赔钱货?我看你存心要给你儿子脸上抹黑、拖他后腿的对吧!”

    孙老太:“你……”

    孙老头从旁喝斥:“行了!瞎吵吵什么?都给我闭嘴!”

    又斜起眼看着林曦道:“你一个姑娘家,心也不要太大!你能安安然然活到现在,还能嫁在海市,那男方家不嫌弃你、敢娶你,都是看在我们孙家的份上!买的那个房子,无论如何你不能带走!你也知道现在是新社会,不兴旧社会那套出嫁要带嫁妆,而且还是房子这么贵重的,你想学你外公外婆吗?让人抓去戴高帽子、挂黑牌子游街批斗?你不知天高地厚,我老孙家可丢不起这个脸!”

    孙老头说完,重重地哼了一声,背着手回屋,孙老太嫌恶地看一眼林曦,也气咻咻跟着走了。

    明知跟这两个老家伙天生相克,不可能好好说话的,林曦便也不在意他们,打算去各屋转转,找合适的人随便聊聊,看能打听点什么,却见孙庆兰没有走开,一脸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自己,便有礼貌地招呼一声:“五姑好。”

    孙庆兰前天也跟着孙老太等人去兴福巷闹了,心里正琢磨着林曦怎么看这事,听到林曦喊五姑,立刻露出笑容,走上来拉住她的手道:

    “小曦啊,你奶年纪大了脾气不好,你爷话说得有点重,那都是为你好,你可不要见怪啊。听说你结婚了,男方是你爸部队的?挺好的啊,这样只要你爸爸提携提携他,将来能往上升两步,对你好处大着呢!你今天特意带了礼物来看爷奶,这就对了,哪个姑娘嫁去婆家,嫁得再好,没有娘家依靠,也是会被人看不起的!林家破落户,你只能指望你爸爸,还有我们这些亲戚家人,以后啊,逢年过节要多回来走动,多孝敬长辈亲人,懂了吗?”

    林曦笑笑:“真的欢迎我吗?你刚也看见了,都恨不得把我扫地出门了。”

    “怎么会?不管如何你总是爷奶亲孙女,只要你乖乖听话,他们疼你还来不及呢!”

    孙庆兰边说边拉林曦往自己住的屋子去:“让你爷奶消消气,先到我家去坐,我俩说说话儿。”

    林曦自然不反对,问道:“五姑今天怎么不上班?”

    “今天我轮休,国盛和秀秀俩孩子放寒假在家睡懒觉呢,他们爸爸倒是去上班了。”

    “五姑中专毕业,有文化有上进心,又聪明漂亮能干,两口子在医院上班工资也高,日子过得比二姑、四姑可好太多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林曦的曲意奉承果然令孙庆兰眉开眼笑,拍了拍她手臂:“你这孩子,倒是学乖巧会哄人高兴了啊。”

    “说的实话嘛,不过,我觉得五姑的生活质量还能更提高些,至少你们夫妻这个年纪,资历什么的都攒够了,应该有个一官半职了,工资也该再往上几级的。”

    孙庆兰收敛起笑容,叹气道:“谁说不是呢?连你都懂得的道理——我和你五姑夫两人工资加起来是比你二姑、四姑多一点,可我们花费大啊,养家养孩子、两边的老人生活费、来往人情什么的,一个月下来也不剩什么了。我跟你爸和汪莹谈过这事的,请他们帮忙找找关系,把我们夫妻的工作岗位做个调动,你爸是我亲哥,倒是二话不说,叫汪莹给安排上,可她到现在都还没给我办好,都不知道整天忙点什么。”

    林曦笑笑:“汪莹确实有能力,按说五姑这点事情在她来说并不难办,只不过每个人做事都讲究远近亲疏,你只是汪莹的小姑子,算起来远了一点,而她更关心更着紧的是娘家人——五姑不知道吗?汪莹有个外甥女住在她家,准备结婚了,听说男方是我爸部队的一个连长,是汪莹亲自给张罗促成的婚事。还有汪莹的老娘和表弟,要来海市定居,她老娘要房子、表弟夫妻要工作,汪莹为这些都忙不过来呢,哪里顾得上五姑你哟!”

    孙庆兰皱眉:“真的吗?你奶和你二姑、四姑也要找你爸和汪莹替你二哥、表哥表姐办点事,汪莹嘴上答应得好好的,却不见办成哪一件,我们每个星期天都去军区问消息的,怎么没听她说什么,也没见着她那个外甥女啊?”

    “人家外甥女星期天基本上都不在,有时回自己家有时去约会,你们怎么见?这次她老娘和表弟一家子过来,看见了吧?”

    孙庆兰脸色阴沉了一会,慢慢地又恢复过来,说道:“嗨,这也不算什么的,那就一件件办呗。反正现在都要过年了,急也没用,等明年,总该轮到我们的啦。”

    “怕只怕到了明年,汪莹可就没办法替你们办事咯。”

    “什么意思?”孙庆兰有些诧异地看着林曦问。

    林曦老神在在:“我在部队都举办完婚礼,然后又回到市区两天了,为什么汪莹还呆在那边回不来?难道她没有告诉你们是因为什么吗?”

    孙庆兰一楞:“她只说……她在电话里说你死乞白赖地,强行要嫁给人家,其它的倒是没说,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啊?”

    “呵呵,说起来可有点复杂哦——孙冰雁在部队里犯了错误,同时还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已经被调离原来的部队,至少三年内回不了海市!汪莹和我爸在那边做补救工作呢,大概过两天才能回到市区,孙冰雁这次犯的错,有可能直接影响到我爸的前途!我今天来,其实是要告诉你们这个消息,但没想到爷和奶不容我说话。”

    孙庆兰大惊失色:“你说真的?不可能吧?”

    “你不信,可以出去找公共电话,给我爸打个电话问问。”

    “哎呀,这可怎么办啦?我得去告诉你爷……不是,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说具体点的!”

    “你先告诉我,孙冰雁到底是不是我爸亲生的女儿?”

    “当然不是!”孙庆兰斩钉截铁。

    “那她亲生父亲是什么人?汪莹第一次嫁的男人是谁?”

    “这……”孙庆兰想到当年汪莹恳切的请求,还给了她那么多好处,迟疑了一下道:“你问这个干什么?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谁还记得?”

    林曦严肃脸:“不记得可不行,你们一定要记起来!因为孙冰雁得罪的是大人物,大人物发怒了,如果解释不清孙冰雁的来历,那就得我爸负全部责任,这可关系到前程,我爸要是没了前程……后果怎么样?你们懂的!”

    孙庆兰脸色十分难看,深深吸口气,豁出去般说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先是听到你二姑和你大伯母议论,说当年汪莹嫌弃我们家穷又住在乡下,就甩掉你爸,跑去海市嫁给了有钱人家的少爷;可后来又听见汪莹的老娘跟人夸嘴,说冰雁亲爹是个又威风又有气度的将军,很了不得,比我哥强多了!当时为这个我还跟她吵过架呢。”

    “是个将军?那还真的了不得,他去哪啦?为什么不要汪莹和孙冰雁了?”

    “谁知道?汪莹流着眼泪把她老娘说了一顿,后来那老女人再没提起这件事。有一次孙冰雁过生日,汪莹老娘来了,又提到一件让我们意外的事情:她说孙冰雁的生日不是那天,还说孙冰雁出生的年份也不对,照她的说法,孙冰雁现在的年龄,被减掉了一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