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章:罗斯国大借款
    在张凌阳急着处理国内一系列琐碎朝政之时,罗斯人战败的消息已经传至欧洲。

    英吉利王宫,看着发过来关于评估大周国力的最新消息,女王陛下眉头紧锁。

    下面,英吉利首相说道:“尊贵的女王陛下,我觉得,以大周如今的国力,已经严重威胁了帝国的全球战略,为了保证帝国的长久利益,是时候对大周展开各种封锁了。”

    这两年,英吉利正式与大周建交。

    原本,英吉利觉得可以从大周获取足够的利益。

    可事实上,虽然英吉利商人也确实从大周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可贸易逆差依旧十分巨大。

    每年,英吉利都有大量黄金、白银流入大周。

    不住英吉利一个国家,所以与大周展开贸易的欧洲国家,都存在着巨大的贸易逆差。

    即便如今大周开放了十余个港口和欧洲贸易,可作为小农意识的国家,大周对欧洲工业品的需求量不是很大。

    这个时代,欧洲向全球各地倾销的,主要是纺织品。

    可论起纺织品,欧洲哪有一种材料的布匹能及的上大周生产的丝绸?

    论起质量,相比想在欧洲生产的纺织品,大周的丝绸不仅轻柔,而且穿起来十分舒服,远不是其他布匹能够代替的。

    如果再加上需求量巨大的茶叶、瓷器,现如今,欧洲每年都要向大周输送至少上三千万两白银,这样才能弥补巨大的贸易逆差。

    这是任何一个西方列强都不能接受的。

    再加上,先如今大周的工业化进程已经展开,相信如果没有外力干涉,只怕再过个十余年,全球霸主的宝座就要从英吉利转交到大周手上了。

    所以,英吉利首相才会提出这个要求。

    听了首相的话,女王陛下摆了摆手道:“大周对帝国商业品的需求量并不大,即便帝国现在就采取措施,只怕也是徒劳。

    帝国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大周一个国家,还有大陆上的法兰西,那才是现在帝国的首要敌人!”

    女王陛下所说也不算错,英吉利拥有全球最强大的海军,殖民地更是遍布全球,号称日不落帝国。

    在殖民地的数量和质量上,法兰西确实无法同英吉利相提并论。

    可要论及在欧洲的影响力,即便两个英吉利,也无法同法兰西相提并论。

    作为传统的欧洲强国,法兰西的陆军在欧洲可以说独孤求败,没有一合之敌。

    这种情况下,别说可法兰西拼影响力了,英吉利想要在欧洲其他国家改善关系,都要看法兰西的脸色。

    有海峡相隔,法兰西的陆军即便再是强大,拥有全球最强大海军的英吉利也是不憷的。

    可这却不代表其他国家不害怕法兰西。

    要知道,之前几年内,法兰西已经先后战胜了欧洲列国。

    除却有欧洲宪兵之称的罗斯国还未交战之外。

    这种情况下,英吉利首先要考虑的,是近在眼前的利益,而不是担心万里之外的大周将来可能会对英吉利产生什么威胁!

    “帝国还是先看看罗斯人的态度吧!”这是英吉利女王陛下对首相说的话。

    罗斯人号称是战斗民族,骨子里极其好狠斗勇,女王陛下猜测,一旦罗斯人在瓦剌西北部战败的消息传至莫斯科,以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尿性,可能会组织更大规模的远征军前去征讨大周。

    再说,这次大周与罗斯人的交战可以说是最小规模一场战斗了,根本就无法具体评估大周军队的真实战斗力。

    所以,女王陛下想要通过罗斯人与大周展开更大规模的战争之后,才做出相应的决定。

    这就是所谓的平衡战术。

    在欧洲,现在英吉利扶持位于法兰西东部的普鲁士,就是为了阻止法兰西的霸权在欧洲进一步扩散。

    在亚洲,英吉利也想看看罗斯人与大周的战力究竟孰高孰低?

    如果大周战胜,那英吉利将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扶持罗斯人继续同大周对抗。

    可如果大周战败,那便证明大周对英吉利的全球霸权,是起不到威胁作用的,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大周侵犯英吉利的根本利益。

    与英吉利不同,作为罗斯人的传统盟友,法兰西国王在收到罗斯人战败的消息之后,心中有些犹豫不决。

    作为传统盟友,如果法兰西在这个时候不表态支持罗斯人的话,那罗斯人只怕转眼就会投到英吉利的怀抱之中。

    可如果法兰西如果想继续发展工业吗,就离不开大周的支持。

    与英吉利相比,法兰西没有那么多的殖民地,国内生产出来的工业品必须要找出一个足够大的倾销市场来。

    而大周就是全球最恰当的一个。

    谁然大周百姓对商品的购买力十分低下,可法兰西国王相信,通过一段时间的培养之后,大周肯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商品倾销地的。

    这两者,都牵扯到法兰西的根本利益,所以法兰西国王才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先看看,如果罗斯人选择同大周议和,那就再好不过了!”法兰西国王心中如此想道。

    可同时,法兰西国王对这个想法抱的期望又十分的小。

    罗斯人是什么性格?

    亚历山大二世是什么脾气?

    只怕没有人比法兰西国王这个盟友更加熟悉的了。

    法兰西国王觉得,罗斯人十有八九会再次选择同大周开战。

    如果罗斯人再次同大周开战,那么规模无疑要比这次的规模要大上很多。

    不过法兰西国王心中还是没有放弃最后的‘和平’期望,派遣国内的外交大臣前往莫斯科,期望能够成功游说亚历山大二世选择罢兵。

    ……

    在莫斯科,亚历山大二世收到前方的战报之后,打碎了好几个瓷器,可见心中十分的愤怒。

    在以往,罗斯国不是没有战败过的先例,可那都是针对欧洲列强,并且全军覆没的情况也没有出现过。

    在罗斯国向东扩张的进程中,数十年来罗斯国可以说是未尝一败。

    现在好了,罗斯人不仅战败了,还弄了一个全军覆没。

    亚历山大二世只觉得自己现在是颜面尽失,在所以欧洲国家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与英吉利、法兰西等欧洲列强在接触大周的过程中小心翼翼不同,罗斯国向东扩张的进程可谓是大张旗鼓。

    而且,罗斯人认为大周只是一个农业国家。虽然国内比欧洲还要富裕,可在没有进行工业化的前提之下,大周根本不可能是罗斯国的对手的。

    这次战败,纯属意外。

    不错,亚历山大二世认为,此次罗斯人之所以全军覆没,在于轻敌,再加上人数太少的缘故,这才导致了全军覆没。

    为了有效的‘惩罚’大周,亚历山大二世决定出兵三万远征大周。

    罗斯国虽然人口也不少,可万里远征,三万兵力已经是极限了。

    如果兵力再多上一些,后勤的压力可想而知。

    国内不少贵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少人都劝谏亚历山大二世停止讨伐大周。

    可亚历山大二世确实一意孤行,谁的话都不听。

    “可是,皇帝陛下,国库已经没钱了!”财政部长见亚历山大二世一意孤行,怎么劝都没有用,只能拿钱财这个罗斯国最大的弊端来劝谏。

    亚历山大二世不以为意道:“国库没有钱可以发行战争债券,可以向银行家借钱。那些犹太人不是一直想要一个合理的生存环境吗?可以告诉他们,只要他们向政府上缴一部分钱财,可以给予他们相应的地位。”

    “可是,陛下,那些犹太人都是吸血鬼,给他们相应的地位,只怕以后他们更加的肆无忌惮了。”财政部长不无担心道。

    这个世界同地球上一样,在现在的欧洲,各国无论平民百姓还是贵族皇室,都十分的厌恶犹太人,认为他们是十足的吸血鬼。

    “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经财政部长这么一提醒,亚历山大二世醒悟过来。转眼又一想,亚历山大二世便又说道:“那可以抄没那些犹太人的家产,这样钱不就来了吗?”

    “这倒是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抄没犹太人的家产,整个罗斯国上下,谁都没有反对意见。

    别说罗斯国了,即便是整个欧洲,也都无人反对。

    甚至,如果亚历山大二世的这个决定一旦推行下去,相信还会有不少媒体对亚历山大二世大加赞赏。

    毕竟,在这个时代的欧洲,反犹就是政治正确。

    ……

    在法兰西外交大臣马不停蹄的来到莫斯科之时,亚历山大二世早已经下达了出兵的决定,甚至还为此发布了战争债券。

    并且,在罗斯国各地,不少犹太人的产业都被抄没。

    看到这个场景,法兰西外交大臣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并不是出于同情犹太人,而是为自己晚来一步而感到惋惜罢了!

    既然来都来了,那就得见上亚历山大二世一面。

    当然,过程中不会说自己是为了劝阻同大周开战而来。

    至于借口,其实很好找,询问亚历山大二世还需不需要借款,法兰西的银行家们应该可以向罗斯国提供一笔借款。

    这样一来,外交大臣的任务虽然没有完成,但好歹促进了法兰西金融业的发展,相信回过之后,国王陛下也不会说别的。

    对于法兰西释散出的‘好意’,亚历山大二世并没有拒绝,也拒绝不了。

    战争债券看似很好发布,可事实上,在罗斯国还真没有什么人愿意购买战争债券。

    因为他们明白,购入战争债券,可以说是将自己的钱财主动上缴给国库。

    这些年来,罗斯国发布的战争债券不少,但因为国内经济不景气的缘故,国库的钱财都捉襟见肘,又哪有足够的钱兑现当年的战争债券呢?

    因此,绝大多数战争债券都没有被兑换出来。

    久而久之,就没有人再相信战争债券这种东西了。

    此次罗斯国发布的战争债券,除却少部分贵族为了亚历山大二世的面子着想,购买了极少一部分之外,竟然再无一人入手,也由此可见国内商人对亚历山大二世这位沙皇和政府的不信任。

    因此,想要通过战争债券来筹集战争款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而另一方面,罗斯国各地正在加紧抄没犹太人的家产。

    这个时代,虽说犹太人在欧洲各国的日子都不好过,可相比之下,在罗斯国的日子是最不容易过的。

    除却少部分不愿意离开罗斯国的人之外,其余的犹太人,能走的,早在之前就已经离开了罗斯国。

    因此,此次从犹太人那里,罗斯国并未抄没出多少钱财。

    再加上层层贪污、扣留,等这些被抄没的家产进入国库之时,已经不足一开始的一半了。

    这点钱财,又哪里够用?

    因此,亚历山大二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最后向银行家借钱这一点上。

    欧洲的金融生意,绝大多数都是犹太人在做,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在欧洲很多行业,根本就不允许犹太人涉足。

    面对这些犹太人开办的银行,亚历山大二世心中其实十万个不愿意去借钱的。

    其实事实上,这些犹太银行家们,也不愿意将自己的钱借给罗斯国。

    可却耐不住法兰西国王、英吉利女王同时在那里表态。

    这些银行家虽说一个个富可敌国的,可真面对暴力机关,还真不够看的。

    更何况,法兰西、英吉利作为欧洲最强大的两个国家,在欧洲谁敢同时得罪这两大霸主?

    即便有些犹太人没有将自己的生意延伸到英、法两国,可只要你人还在欧洲,就是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顶用。

    特别是对如今的法兰西来说,如今欧洲大陆上的国家对它来说是后花园一般的存在,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也就是说,即便你的银行开在普鲁士、奥地利、意大利,最后只要法兰西国王一句话,那些地方的政府就会乖乖将你送到法兰西。

    毕竟,没有人愿意为了几个犹太人而得罪法兰西这个欧洲霸主。

    再加上英吉利这个海上霸主出于自己的目的在背后推波助澜,那后果就更加微妙了。

    所以在英、法两国同时表态之后,欧洲各国的银行家纷纷慷慨解囊,向罗斯国借出大笔战争贷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