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八章 谈判周家
    打着慕容雄的名义,叶子昂几人试图拜见周家的族长周广乐。

    周广乐年逾五十,当任周家族长不过五年,修为是玄武境八重。周家的规矩是年过四十五之后方可任族长一职,也就是说他刚好卡在了最低的年纪,足以见其定然有着独特的处世之道。

    按说周相知虽是周家功臣,但与周广乐并无多深的血缘关系,就算是悔婚也找不到周广乐,周广乐更是没有见慕容雄来人的理由。但是这就是周广乐的精明之处,基于对穆云烟那边的推断再加上在旧都城的耳目,对此事也是知道个七七八八。

    叶子昂找他谈判,利益全都是周家的,若是直接找周相知的生父周广为交谈,那自然是周广为一脉拿了大头。

    叶子昂也正是知道如此,故而才直接找上了周广乐,直接找周广乐把利益摆在面前,不愁他不动心。周广为还可能为了周相知而处处刁难,不断的狮子开口,而周广乐这里就不会那么考虑周相知的意愿了。

    这样的大家族为了利益,损失一两个子弟又算得了什么?叶子昂不喜欢这种氛围,却很愿意利用它。周家能卖掉周相茹两姐妹,就一定能够继续卖掉周相知。

    “叶丹师可是个忙人,我周家也曾经派人去贵丹坊求见,一直未见其人,没想到今日叶丹师竟然赏脸前来,当真是让本族又惊又喜。”周广乐在大厅接待了叶子昂一行三人,同坐的还有周家的几个长老,唯独缺少了周广为周相知这两个当事人。

    “周族长客气了,叶某可是小辈,之前确实有些繁忙,就连周家来使都没有功夫应对,故而今日特来致歉。”叶子昂说道,丝毫看不到尴尬和歉意。

    “叶丹师着实客气,上次的事情只是我周家使节无缘,今日本族已经吩咐设下宴席,还请叶丹师赏光。”周广乐说道。

    “客随主便,晚辈又只是一小辈,怎敢有所拒绝?”叶子昂点头笑道。

    “这样都能笑的出来?不愧是激怒了白晓生的小子,只是不知这笑容是装出来的,还是单纯自以为是,真把自己放到了高位?”周家一位长老传音给周广乐,吐露着对叶子昂的疑惑。

    “他身边交往之人,包括张天厚等一代英才,总是有着过人之处的。最初外人皆是传言他不过是一吃软饭的废物,可是一个废物真的能够依靠着吃软饭走到这一地步?再者说他究竟是怎么想的,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周广乐传音说道。

    “不知云烟圣女和这位姑娘可愿意赏光?”周广乐转向了穆云烟问道。

    “我这里都听蠢蛋的。”穆云烟说道。

    听到穆云烟的言语,这些人更是清楚了这两人的关系。穆云烟性子太烈,又没有什么主意,他们的重心应该放在叶子昂的身上。

    “那就好,宴席已经在准备了,不如我们先聊些什么。我周家再过不久就要办喜事了,还请叶丹师和云烟圣女能够赏脸。”周广乐首先提起了话题。

    “喜事?”叶子昂眉头一皱,左手两指捏着下巴,问道:“周族长所说的喜事可是周相知周丹师和慕容雪慕容姑娘的婚事?”

    “正是如此,相知虽非主脉,却也有着惊人的才华,是我周家近来发展的一大功臣。他近日纳妾不少,但唯独爱上了这慕容家的女子,而慕容潜龙又要与我周家女子成亲,可谓是亲上加亲。这门亲事,定要办得漂漂亮亮的。”周广乐说道。

    “可是这样一来?”叶子昂眉头皱的更加厉害,面露为难之意,欲言又止,最终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好像要把这件事情揭过一样。

    穆云烟就在叶子昂右侧盯着他的表情,回想起曾经在自己别院的时候他也是这个样子,更是认可了叶子昂胡扯的能力。

    只是此时别人眼中的穆云烟,那温柔的盯着叶子昂的眼神,分明是散发着无尽的爱意。

    “叶丹师可是有些为难?若是为难,那就别说了吧。”明知道叶子昂想说什么,周广乐却是有意装作不愿意打听的样子。

    “哎~”叶子昂长舒一口气,说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晚辈便是冒着会惹恼了诸位前辈的风险,也要尽己所能把这件事情谈妥。”

    “叶丹师但说无妨,本族已经知道,无论叶丹师接下来说的是什么,都不是叶丹师的本愿。”周广乐说道。

    叶子昂表情放松了一些,说道:“多谢周族长谅解,那晚辈就直言不讳了吧。慕容雄慕容前辈有意推辞这门婚事,派晚辈来做这个说客。可是晚辈来这里之后,才知道周家有多么重视这门婚事,所以晚辈才显得这么为难。”

    “什么?我周家已经在旧都域广发请柬,今日也有不少势力特来恭贺,谁知竟被慕容家退亲,我周家脸面何在?”周广乐大怒,拍桌而起,喝道。

    “族长息怒,切莫气坏了身子,婚姻本就是两家人的事情,既然她慕容家看不上我们周家,那我们又何必纠缠不放?”周广乐左手边第一位的族长起身安抚周广乐的情绪。

    “装模作样。”穆云烟心中鄙视了一番,周家的目的本就是明的,却非要一个个装腔作势,黑白相对。可是她却也不骂叶子昂,他和周家的做法是没有任何不同的。

    “息怒?这要怎么息怒?大长老,你是本族的长辈,理论上你的话本族应该听从才对,可是本族已经邀请了诸多好友,共同为我周家功臣庆祝,如今慕容家单方面毁约,本族颜面何在?我周家又要怎样对天下人交代?这么大的笑话,本族今后要怎样面对周家的列祖列宗?”周广乐问道。

    “慕容家试图悔婚,总不可能没有任何诚意,要不族长先听听叶丹师的条件如何?”那大族长连忙看向叶子昂,歪动着脑袋示意叶子昂快些劝说周广乐。

    “周族长,诚如这位前辈所言,慕容前辈试图悔婚,深知此事会给周家带来不少不良影响,故意委托晚辈补偿周家。”叶子昂说道。

    “补偿?”周广乐冷笑起来,“谁要他的补偿?他又能拿得出来什么补偿?”

    “没错,区区一个风雷城的城主,就任不满二十年,什么补偿比得上我周家的颜面?”另一位稍显年轻的长老站了起来,言语之中充满了对慕容雄的不屑。

    见到这个场景,叶子昂也是陪站了起来,一副和事佬的模样:“前辈还请息怒,情绪过激可是误判的基础。晚辈刚才的话语未说清楚,此事是由晚辈负责的。”

    周广乐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带着那位长老一同坐下,说道:“好吧,叶丹师的面子还是有的,本族就先听听叶丹师如何做说?”

    “周家势力庞大,若只是拿出灵石等俗物根本算不上诚意。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晚辈愿意拿出一四品丹方,来弥补周家的损失,不知诸位前辈意下如何?”叶子昂说道。

    若是拿丹方给周广为,对方自然不会同意,对于他来说,方是死的,只能献给周家,他能够分到手的利益并不可观。可是对于周家来说,方就是活的,周广乐等人自然更愿意接受。

    “四品丹药的丹方?不瞒叶丹师,我周家也有四品炼丹师,也是知道一些丹方,不知叶丹师这方子,可能保证他人不知?”周广乐问道。

    “此方是家师和一众好友所创,虽不能保证不传于世,但至少旧都域应该是独一份的。”叶子昂说道。

    听到叶子昂的言语,周家人心中都是打起了主意,数人聚集创下四品丹方,也就是说这其中至少有着数名四品炼丹师,更有可能是五品丹王主持。传言叶子昂背后有着丹王坐镇,看样子是名不虚传了。

    “叶丹师如此豪爽,不知尊师是否答应?若是尊师今后来找我周家的麻烦,我周家未必能够应付得过来。”周广乐问道。

    “这点还请周族长不必担心,既然家师把方子传给了晚辈,自然是任由晚辈使用。再说晚辈达到四品炼丹师还不知要何年何月,难道这段时间就让这方子明珠蒙尘不见人世?”叶子昂反问道,意思很是明白,这个东西我自己便能做主,不必你周家担心。

    “可是,这毕竟是四品丹方,还是需要谨慎一些。若是药材太过稀有难以收集,或者是方子太难难以炼制,或者是尊师有什么特殊手法的话,就算是到了我们的手上也只是废方而已。”周家大长老说道。

    这些人也算是熟识套路,刚才还在演戏,现在立马就能转到了这个方向,不愧是经营起一个大家族的人。

    “这方子前辈不必担心,晚辈虽然尚未达到四品炼丹师的境界,却也比较了解旧都域的现状。这些药材都不是太过稀有,若是周家愿意,绝对能大量生产。”叶子昂说道。

    “说的这么多也只是纸上的东西,不知叶丹师是否能够把丹方拿出来探讨一下?”周广乐说道。

    “这方子现在还无法拿出,晚辈找来个见证,等着这见证过来,晚辈自然不会藏私。话说这个时候,也应该来了才对。”叶子昂说道,没有彩蝶,怎么可能放心拿出丹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