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030
    此为防盗章, 补足订阅即可看到  方主任想想自己也算是孙子孙女都有了,心里高兴,拿出珍藏的老酒, 找了个小盏, 一点一点抿着, 目光落在小儿子上, 想想两个人的工作,仍是不免惋惜, 放下酒盏:“你现在辞了工作, 超生罚款也交了, 总得要赚钱养两孩子。你半点也没和我们商量就做了个这个决定, 我打也打了,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总得要为你自己的小家打算。”

    方伯勇看了看父母, 他身为兄长,也不免忧心,忽然一下子的,两个人都没了工作, 又有两个孩子要养,道:“这么大的事情你好歹和我们商量一下, 爸也不至于这么生气,你从小素来主意正, 但我们又不知你打的是什么主意。”

    方季康也羞愧于此事做的有些不地道, 但当时他想辞职也有一段时日了, 恰好妻子怀了孕,两个人亦是纠结犹豫了一个月,才狠下心来做了这个决定。

    也许在外人看来,很难理解。两个人都是吃公家饭,方季康在单位里已经算是个小领导,于丽英做护士也体体面面,两个人老了都有国家发退休金。可在背后,方季康清楚地知道广电通信厂这两年的衰落,尤其在他去了一趟深圳之后,方季康离职的想法愈发无法抑制。

    于丽英在医院的工作也不轻松,她做护士,不仅有夜班,碰到不好的病人,还要求做一些服侍人的事情,方季康早想让她换一个工作了,可以说,对这个家而言,方知浓的到来是一个契机,两个人内心早有想法,只是这个小生命的到来促使他们最终做出了这个抉择。

    方季康说道:“爸,你去看过深圳特区吗?”

    “听别人说过,还没去看过。”

    “我原以为,我们已经算是发展得比较好的城市。可我去过深圳之后,我觉得我们就是井底之蛙。小的时候,觉得有电视有电灯已经是很好了,如今改革开放,大家似乎也很满足现在的生活,对比以前似乎是很幸福了……”方季康抿了口白酒,酒入愁肠,他的语速也渐渐地快了。

    方季康被派去深圳的时候,虽然有心理建设,仍是被深圳的繁华震惊了,从没有想过的高楼大厦,马路宽敞而平坦,马路上的小汽车也比他们苏州多,到了晚上,整座城市都是亮的。他们可以随意地用电,方季康还看到不少人用起了大哥大。

    他有大学同学在深圳工作,大学同学承包了一个小工程,也算是个小老板了,如今西装革履也是像模像样,方季康跟他参观了一下他的工程。

    “现在建大楼,水管道、电线都得铺好,洋人要求高,深圳为了吸引外资,都得按着外国人的习惯来。季康你是在广电通信厂吧,以前说,要想富先修路,可现在呐,你要想发展,得有电,建厂要设备吧,设备得用电吧,处处都得用电……”

    方季康从小到大就不是安于现状的人,他不喜欢墨守成规,奈何这个时代如此,他再有能耐也抵抗不了时代,为了父母为了妻儿,他必须有一份体面而丰厚的工作,体制内的工作听上去是很好,但枯燥乏味的工作,从上到下虚伪偷奸耍滑,方季康待了这些年,愈发乏味。

    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不断深入,方季康看到了一条新的道路。

    方伯勇惊讶道:“如今深圳真有这么好?”

    苏州自明清之后,就是比较有名的繁荣城市,古有苏湖熟天下足的说法,没有改革开放之前,也是比较富足的地方,改革开放之后,家家户户分了田地,日子更美满了,可以这么说,苏州人会有身为苏州人的骄傲,他们不会想要去外地的。

    现在也才是91年,上海的建设才开始起步,苏州人对改革开放的了解还了解甚少。

    方季康点头,那种冲击,必须亲眼去看过了才能感受。

    沈老师和方主任都是体制内人,在现在的人看来,这是在体面不过的工作,一家人在镇上也算是令人艳羡了,所以两人也一直希望几个孩子进体制。

    方主任搞政治的,每天都要看时政,眉头紧皱:“现在虽然说是改革开放,可上面还是有不少人对广州那边一直很不满,觉得那是资本主义的不良开端,不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变革,温州商人被打成走资派才过去十年都不到。”

    方季康却对广州那边很有信心,坚定地说:“爸,时代在改变,如果说之前广州深圳还是试验田,那现在已经可以验收了。你看上海,又建立了浦东开发区,说明上面对这个政策还是支持的。”

    方主任也不得不服老,年纪大了就图安逸,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看小儿子意志坚定的眼神,怅然叹了口气:“你也是两个孩子的爹了,我再多说也无益,总之就一句话,你自己考虑清楚就行。”

    方季康目光落在两个孩子上,方如初的声音不断传来,方知浓还抱在手里,正是为了这两个孩子,他才更想要改变。

    两个人好好的公职人员,忽然间的都辞了职,大多数人都是觉得两人是为了生个二胎,都觉得不值当,亲友间也是多有说辞。

    方知浓受生理限制的影响,目前还只能吃吃喝喝睡睡,但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听到的和看到的也越来越多,但他们大部分时候都是在说方言,她听不懂,倒是方如初,时不时方言带普通话,她还能听懂些。

    他们一家搬回了乡下,刚放了假的方如初就像是被放出笼子的鸟,方季康要忙事业,于丽英要照顾方知浓,都没空顾他,他跟着他的几个兄长高兴得不行。

    方季康是下定决心了,留下这个孩子的时候也是逼自己做出一个决定,在革职之后,他就已经开始做打算了,联络以前的同学和各路朋友,他有不少大学同学在广州深圳,还有在香港的,给了他不少帮助,都纷纷询问他需不需要资金。

    他走的时候还挖了厂里两个技术人员,两个都是毕业没多久的,搞政治的搞技术弄经济,只能说是一团糟,体制僵化不说,能力也得不到施展,反倒是能说会道不会做事的小人得道升天,两个技术人员就是亏在不会说话,是闷声做研究的人,曾因为技术上的事情和领导吵了起来,还是方季康替他们给平息的。

    听说方季康想出去自己弄光电,他们二话没说,也跟着辞职了。

    方知浓还只能是个吃吃喝喝的小奶娃,虽然对周围的认知开始多了起来,对自己的状况还是很满意的,发现自己回到九零年,她是有些害怕的,并不清楚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样环境。但好在,她的家人似乎都很不错,甚至,非常不错。

    她最熟悉的肯定是于丽英和沈老师,她的奶奶看上去非常有文化的样子,模样也很年轻,和几个孙子说普通话的时候,言语很体面。同她记忆中,那个会言语粗鲁地骂着她赔钱货的老人完全不一样,而于丽英也不是那个只会抹着眼泪顾告诉她这都是命的女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