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75
    此为防盗章  好, 什么都好,顾婉点头,只要秦志军现在能离她远一点儿。

    他怎么会是这样的秦志军,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狐族的直觉在今日此时忽然好用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快蹦出胸腔了,眼里蕴了水雾, 娇软的声音里带了淡淡的哭意:“你……你离我远点儿。”

    他喉结快速的上下滚动了一下,这样的顾婉,让他很想要欺负。

    可是不舍得。

    他终是顺了她的意愿将身子往后移开一点, 看顾婉靠在身后的墙上, 像脱了水的鱼终于得了喘息。

    他艰难移开视线, 只是眼睛不再去看顾婉时, 其它感观就变得更加灵敏起来,鼻间闻到的顾婉身上那种幽幽暖香就越加馥郁,秦志军觉得自己燥热得慌,全身血液有向某一处冲去的趋势,他的脸腾的热了起来, 终于松开抵在墙上的手,后退几步尽量让自己神色自然的走回桌边, 端起一杯冷茶背对着顾婉一气儿灌下了半杯。

    他的自制力, 在顾婉面前好像都碎成了渣。

    平复下亻本内那股横冲直撞的躁动, 他拿了桌上大袋的糖果递给顾婉道:“一会儿把这个和外面那瓶麦乳精一起带回去吧。”

    之所以没在昨夜送去, 是怕东西最后不一定能留在她手中, 回来这些日子, 顾家人的生活规律他也略有了解,凤仙婶子这个点大概就去湖边洗衣裳去了,而顾叔大多时候在地里头伺弄,顾超不做活的时候喜欢出去玩,小婉大嫂会带着牛牛到处串门。

    顾婉摇头,“真不用了,你留在家给婶子用来待客送礼都很体面的,我吃浪费了。”

    她的声音不同于平时的娇软,还多了两分说不出的媚意,声音带勾,挠得秦志军藏在鞋里的脚趾踡了踡,又想要往她那边靠去。

    趾尖崩紧,到底定定站住了,声音几分暗哑,说:“就是给你买的,没让你吃了才是浪费。”

    把那个没吐出口的乖字咽了回去,小丫头萌软得时常叫他觉得那是一个需要捧在掌心小心呵护的精致娃娃。他红了耳根,到底太过暧昧,明明是个端方的性情,怎么见着顾婉就成这样了。

    顾婉心脏骤缩,她觉得自己又要犯病了,明明他都走开了。

    她羞得不行,拒绝的话已经不会说了,折中道:“你把小的那袋给我吧,大的那袋给婶子她们。”

    只想快点儿走了,再呆下去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秦志军笑了起来,见她羞涩就又忍不住想要撩拨,带着笑意说:“小的那袋也是你的,那袋留在我这里,以后我每天身上放几颗备着,免得你总不上心。”

    说完,还特意拿了几颗硬糖放进了上衣口袋里,朝着顾婉笑。

    顾婉别过脸去不敢看他,觉得他今天变了个人一样,隔着安全距离站着,只是说话也让她觉得自己要犯病了。

    秦志军提了提那袋子,示意她拿着。

    顾婉哪里敢过去,她只一犹疑,秦志军已经拎了袋子几步过来了,他伸手拉起她的右手想要把袋子套进她手中。

    本来没有什么想法,可那绵软的手一握在手中,相触的手一阵过电般的酥麻,他的心有那么瞬间可能忘记了要跳动,秦志军的动作放缓了下来,他低头去看两人相握的手。

    他的手很大,因着常年训练肌肤呈麦色,她的手被他握在掌中就显得格外娇小,指节纤长肌肤莹润,他下意识的悄悄揉捏了一下,捏起来肉肉的,手感要命的好。

    肌肤相触那一刹,电流自顾婉指间瞬间窜到了胸口,激得她轻轻的打了个颤,一瞬间那种细微的酥麻从头皮窜到趾尖,偏秦志军还去揉捏她的手,她身子不争气的一下子软了下去。

    秦志军反应得很快,一把将她捞进了怀里,女子身体软得没了骨头一般,被他揽住全凭他勒在她腰间的手固定着,右手上的袋子被他松开,啪一声落在了地上,转而托住她的肩背,指尖扣在她的后脑上,把她重重按向自己肩头。

    泰半身子与他贴得严丝合缝,女子的馨香充斥在鼻间,秦志军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

    他将双臂收紧,将顾婉紧紧的箍进自己怀中,刚才就很想要这么做的,这一刻他的身体先于理智有了行动。

    两人的喘息都重了起来,胸腔起伏间肌肤的摩擦让秦志军连思考也不能了,这是他的未婚妻,是他的……

    顾婉又羞又气,偏她头被秦志军按着,手也被他整个圈在了怀里,她还没有力气,可他分明是在轻薄她。

    她急坏了,手脚动弹不得,想要说话制止他,一开口就成了破碎的喘息口申吟,耳边他的喘息变得更重,顾婉管不了那许多,张开嘴就对着秦志军在她口边的脖子咬了上去。

    秦志军要疯了,女子的唇软得不可思议,又热又软,咬着他肩膀却没多少力道,更像是极轻的啃噬,他闷哼一声身体一下就有了反应。

    把顾婉从怀里拉出来,左手仍旧箍着她的腰,右手托在她脑后就要去找方才的罪魅祸首,却见到她脸上泛着水光的泪痕,姑娘卷翘的睫毛都湿了,水意沾在上头红着眼圈看着自己,眼里有羞急和害怕。

    他吓到她了,秦志军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心里说不出的慌乱,扶着她脑后的手移到了脸侧,粗粝的拇指指腹小心去拭她脸上的泪痕,心慌意乱的小心哄道:“别哭,婉婉别哭。”

    略有些粗糙的指腹抹过她的脸颊,哪怕再轻再小心,也在她脸上留下淡淡的红。他不敢再去给他拭泪,这姑娘真的是个豆腐做的人儿,怎么这样娇嫩。

    不哄还好,这么一哄顾婉的泪掉得更凶了,秦志军整个人都凌乱了,身上的欲念一下子褪了下去,只有满心心疼和慌乱。

    “别哭了,是我不好,求你别哭了。”

    秦志军要心疼死了,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敢暗暗的想,顾婉在他怀里多犯几回这毛病就好了的。

    他哄不好她,又不能松手放开她,急得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顾婉被他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手下意识就挂上了他的脖子,见他抱着自己往床榻上去,眼里露出了些许惊慌。

    秦志军看到她的神色,好想一巴掌把犯浑的自己拍死,小丫头怕他了。

    他把顾婉放到床上,立起枕头让她倚靠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粒青色糖纸包裹着的水果硬糖,细致的剥开糖纸将里边一粒青色半透明的圆形糖果送到了顾婉嘴边。

    “婉婉,吃糖就能好些了。”

    顾婉很绝望,她不想吃糖,她想吃秦志军。

    狐狸精的本能比她人族的意念更强,柔若无骨的手攀上了秦志军放在她唇边的手,试图将他往身前拽,可惜她现下用不上半分力气,就成了她去握秦志军手的样子。

    秦志军身体不争气的酥麻,可他一时不敢再唐突了顾婉,很怕看到她哭。

    顾婉是真想哭了,心里两个意念搅得她快要疯了,一个是看着秦志军好想要吃却够不着的焦灼渴望,一个是管不住自己急哭了的慌怕。

    秦志军不知道,只以为她是要构那颗糖果,于是帮着把糖喂进了顾婉口中,狐狸精顾婉退而求其次,想吃秦志军送到面前的手指,在他手送上来时就要张嘴含住,然而从小受根深蒂固的女孩子要自爱自重教育的顾婉理智到底占了上风,管住了自己的行为不肯做出放浪形骸的举动来,两方拉锯的结果是顾婉的唇只无意蹭到了秦志军的指尖。

    秦志军呼吸窒了一下,收回的指藏在了身侧,拇指下意识摩挲了一下食指刚才被她唇瓣碰触到的地方,心尖颤了颤。

    他坐在床侧不走,顾婉体内那种奇怪的反应就不会消。

    秦志军不知道个中情由,且他走不动,他现在一点儿也不想离开顾婉身边,多看一眼又一眼,觉得就这么坐在这里看她到地老天荒也是好的。

    “婉婉,你喜欢我吗?我是说,女人对男人的那种喜欢,不是因为婚约。”

    他专注望着她,眼里是炙热的深情,他喜欢这丫头,很喜欢很喜欢,不知道这样的情感起于何时,又缘于何处,就突然那么浓烈的占据了心里所有的位置。

    也希冀着顾婉能如他一样,心悦于他。

    顾婉心跳得很快很快,俩人隔着这么近的距离,秦志军眼里热烈又压抑的情感一点不加掩饰,他,很喜欢她。

    “是得好好养着。”林春华点头,说了这么一句就不知道要再说什么了,干巴巴道:“那你先坐会儿,我去张罗午饭。”

    家里忽然来了贵客,可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呼人家,林春华准备把家里的老母鸡给杀了,再炒几个鸡蛋。

    这都半晌午了,乡里食品站的肉怕是早就叫人抢光了,想着村尾田老三家前天才找支书批了条子杀了头猪,半头上交了食品站,还有半头是留在村里卖的,也不知道今儿个还有没有了。

    村民家里杀的猪不要肉票,价格要比食品站贵一毛多一斤,每斤要卖到八毛五,林春华想了想从柜子里拿了三块钱,琢磨着称个三斤多好待客。

    风风火火跑到田老三家,一家子人都到田里去了,只有七十多岁的田老娘在家里坐着,听到问还有没有肉,说是都卖了,就自家留了不到二十斤,问抹了盐腌起来的中不中。

    林春华早也料到了,这个天肉不用盐腌起来还真放不住,咸肉就咸肉,就着蒜苗炒也极香的。央着田老娘给匀了三斤,又拿了半副小肠准备烧个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