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撩四十五式
    跳订太多就会看到防盗的随机章节哦。  老余跟着开车很多年, 人忠厚踏实,也有眼力,应道:“是。”

    中途路经热格的时候,齐晌先下了车。

    -

    到达机场的时候是十点半, 许垚山的航班已经落地,贺承南在vip出口只等了几分钟, 许垚山和姜海潮夫妇就从里面低调走出来。

    贺承南迎上去,难得的露出笑容:“山哥。”

    “阿南,好久不见。”

    许垚山是美籍华人, 今年三十有五, 在拉斯维加斯开赌场, 生意遍布全世界, 比贺承南整整大十岁。一身烟灰色的中式风衣和金丝眼镜,衬得身上极具浓浓的中国范儿,他眼角的褶皱很深,笑起来的时候会让人有如沐春风的亲切感,可只要眸子里的温度稍稍一冷, 身上那股冷厉和老道就不动声色的显露出来了。

    “海潮姐。”贺承南很懂礼数的跟许垚山的老婆问好,“我在御景轩定了包厢给你们接风, 厨房特地做了山哥喜欢的香煎龙虾。”

    许垚山面带微笑的揽着贺承南的肩, 似亲兄弟一般:“辛苦了阿南, 不过今天我和海潮太累, 想先休息, 这顿饭我们改天再约?”

    坐了20多个小时的飞机疲惫也是正常的, 贺承南掏出手机:“那我让司机送你们回去。”

    “没事,我让海潮的弟弟来了。”许垚山把他拉到耳边,“说来也巧,闻小姐居然跟我们一个航班回国,马上也要出来了,你送她比较合适。”

    他话刚落地,身后就传来年轻娇软的声音:“南哥哥?”

    入秋的天了,闻礼婕还穿着蕾丝短裙,露出一双大长腿。她皮肤很白,手里挽着爱马仕的kelly包,长发梳得一丝不苟,盘成一个高高的发髻,香奈儿的珍珠耳环扣在双耳上,贵气动人。

    姑娘踏着高跟鞋,人走到贺承南跟前儿了,似乎还想叫一遍刚才的称呼,贺承南却先一步冷冷道:“叫名字。”

    闻礼婕微愣,嘴角不自然的扯了扯,很快微笑着把话题带过去:“嗯,承南,好久不见。”

    贺承南没回,他转身问许垚山:“真不用我送你们吗?”

    许垚山搂着老婆朝出口走,意味深长:“就不打扰你们了。”

    早秋的夜起了霜,带着寒气。

    老余静静开着车,劳斯莱斯的后座,一男一女各坐一边,中间隔着十分生疏的距离。

    贺承南眼看窗外,脑子里还在回想刚才父亲贺枭群打来的电话:

    “我知道你不愿意,但是都这么晚了,就算是看在你闻叔叔的面子上,是不是也得把人家姑娘先安全送回来?”

    得,贺承南就当做一次好人好事了。

    贺闻两家是世交,过去贺枭群和闻礼婕的父亲一起打天下,那个年代他们的兄弟情全是刀尖上打出来的,后来闻父早逝,闻母体弱,贺家便把闻礼婕接到家中照料,今年刚从国外研究生毕业。

    贺承南和闻礼婕从小一起长大,在别人眼里是正宗的青梅竹马,天造地设,但说来连贺父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

    车上气氛诡异的安静。老余随意打开电台,主持人刚好放了首《卡农》,旋律清远悠扬,是小提琴独奏。闻礼婕看贺承南样子似乎被吸引,小声问他:“承南,你喜欢听卡农?我过段时间会在汇星举行一个小型的个人演奏会,到时候拉给你听?”

    贺承南重新把头转向窗外:“不用,不喜欢。”

    闻礼婕被冷了一晚上,心高气傲的她也有了一点情绪,便也把头朝相反方向转去,无意中她看到放在两人中间置物格里的小香草蛋糕,愣了一刹:“什么时候你也喜欢吃这种东西了?”

    说完她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什么——

    贺承南从不吃这些,那这些蛋糕出现在这辆车里唯一的可能就是……

    他为她准备的。

    闻礼婕心里暗喜,面色微红的从口袋里拿出蛋糕:“正好我有点饿了,飞机上的饭我——”

    “放回去。”

    冷不丁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闻礼婕的手一顿,侧头:“什么?”

    贺承南眼眸微沉,语气冷淡:“我让你把手上的东西放回原位。”

    “……?”

    闻礼婕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就算贺承南冷了她这么多年,但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吃块他的蛋糕这么小的事都开始计较了吗?

    闻礼婕还沉浸在自我怀疑和震惊里,车已经开到了热格后巷,贺承南直接下车离开,走之前还不忘从她手里拿走乔绯买的蛋糕,顺便跟老余说:

    “闻小姐要吃甜品,你找个还在营业的,买完送她回家。”

    老余:“是。”

    -

    自从和霸霸哥吃过和解饭,乔绯觉得生活都变顺了许多,人渣万澎那晚过后离奇消失了,英俊哥重新给她安排了一个白人小哥dj,碧眼金发,长得帅不说,还很亲切,肯教人东西。

    乔绯可以说终于时来运转,也收获满满了。

    果然,拿钱消灾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转眼又是周末,热格每周最忙也最热闹的时候。

    最近有接连的项目落成,贺承南从总公司开完会,打算开车回酒店休息。闻礼婕回国后仍然住在贺家,贺承南懒得回去,干脆在朋友的酒店给自己安排了长住的豪华套房。

    贺家住在城东二环的鹭岛公馆,隐秘低调,现在贺承南搬离出来,新住所虽然离总公司远了点,但离热格却就是两条街的事。

    于是回去的路上贺承南改变了主意,掉头去热格。

    一周没去,就在刚才某个灯影晃动的瞬间,他忽然想起那个拗得一手好人设的姑娘,想起那晚凌乱的巷道和烧烤豆奶,还有她最后递蛋糕给自己时明艳动人的脸庞。

    去年的某个雪夜,她也曾站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门口对自己嫣然一笑。

    但很明显,她忘了。

    视线落在前方,仪表盘里显示时间晚上7点45,离她的场次还有一刻钟。

    贺承南心微微动了下,下一秒,脚已经不自觉的踩深油门。

    十分钟后,他到达热格。

    齐晌和褚焱在隔壁a市帮他处理事宜还没回来,今天他一个人过来,吴英俊得知后高度重视,亲自从办公室下来到二楼包厢。

    “老板,您怎么来了?”

    贺承南刚坐下就到了八点段的表演时间,可上场的却是周狄和一个白人dj。

    他微微皱眉,指着外面问:“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这个点不是他们。”

    吴英俊顺着视线看过去,“哦,您是指乔绯吗?乔绯今天学校有事,请了一晚上的假。”

    贺承南看着外面炫彩的光影没说话,顿了片刻,一口抿了杯酒,面无表情站起来:

    “走了。”

    “啊?”

    吴英俊措手不及,贺承南很少来热格,他还准备来个一周工作汇报给老板,结果才汇报了一个员工的请假,人就要走?

    “……那您慢走。”吴英俊弯着腰,帮他拉开门。

    一路莫名不爽的回到酒店,车交给泊车小哥,他低气压的走进酒店大堂。

    这是一家超六星酒店,装修大气奢华,对外都是用来接待明星和外宾,对内也是有些社会地位的才可以入住。

    今天似乎又有明星要下榻,酒店很热闹,外面堵满了年轻的粉丝,纷纷翘首盼望。

    贺承南对这些不感兴趣,他快步朝里走,刚按下电梯,忽然有身影挡到他面前。

    眼角瞥到的名贵爱马仕,贺承南就知道了来的人是谁,他不悦的抬起头,目光却没落在对方身上:“你来干什么。”

    闻礼婕还是穿得很少,很委屈的样子,睫毛湿湿的,鼻头也被冻得微红。

    “你为什么不回家住,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她刚说完这句话,大堂忽然骚动起来,好像是明星入了场,接连响起的还有粉丝的尖叫和媒体连连不断的快门声。

    贺承南不想让自己暴露,正好电梯到了一楼,他沉着脸进去,顺便拉着闻礼婕的胳膊,把她也拽进电梯。

    电梯门即将合拢的前一秒,忽然有声音从外面急切传进来:“等等,等等我!”

    边说,手还很不知危险的卡进电梯里。

    贺承南下意识的赶紧去按开门键。

    紧接着,一个带鸭舌帽,穿黑黄格子宽松衬衣的女孩闷头跑进来,“谢谢啊!”

    她耳边夹着手机,双手还提着两个装满了零食的塑料袋,进来的时候哗哗作响。

    贺承南往旁边站了些,听到女孩嘻嘻哈哈的通话:“没空!今天我要跟我的大宝贝约会!”

    声音莫名有些耳熟,他正要偏头去看,闻礼婕站在身侧忽然低语开口:“我知道当年伯父要我们订婚我拒绝了你一定很难受,我一走就是四年,是我自私,是我想要出国学小提琴,没有在意你的感受,可是……”

    乔绯这边刚用下巴夹断了通话,那边就听到身旁这对痴男怨女的大型真情告白现场。

    她屏住呼吸,放慢动作,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想去按一个28,却发现他们也刚好到28。于是便老实缩到电梯角落,默不出声的——

    看戏。

    “可我喜欢你你是知道的,我现在回来了,你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啧啧,拒婚,让人家等四年,现在还好意思求人家给你机会……

    乔绯也是个戏多的,在心里忍不住吐槽,同时也希望身边的男人能硬气一回,把渣女刚回去。

    只是好几秒过去,男人都没说话。

    电梯两扇梯柜都是镜面的,可以看到男人的表情。八卦心作祟,乔绯忍不住悄悄抬高帽檐,装作去看电梯的样子,朝前方看去。

    匆匆一眼,她却猛然愣住。

    就在她露出眼睛的瞬间,身旁的男人也正从镜面里看她。

    而且好像是已经等了许久,就在等她刚才那一霎的抬头。

    四目对视,狭路相逢,乔绯脑子来不及打转,登时有些茫然。直到电梯到达28楼,叮一声唤回了她部分神智。

    门开,男人也终于开了口,话却不那么动听:

    “意淫是病,闻小姐还病得不轻。”

    闻礼婕一怔:“你——”

    乔绯哪里还敢听下去,提着两大袋零食就想跑路,可人刚迈出电梯,那位霸霸哥就在身后喊她,语气还莫名带着几分宠溺:

    “你去哪?”

    “过来。”

    “……”

    他是在喊我吗?

    乔绯一脸懵逼的回头,还没回神就被贺承南拉过去,正脸面对电梯里的那位怨女。

    她心里又慌得一批了,上次遇到霸霸哥道上办事,这回更惨,竟然被自己亲耳听到了霸霸哥被别人拒婚还苦等四年的人间惨剧。

    她将大佬最不愿被别人看到的那份脆弱隐私看得底裤都不剩!

    乔绯已经开始考虑这次要请对方吃什么才能消灾解难时,垂下的手忽然被人握住,紧接着,贺承南举高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对闻礼婕说:

    “没听见么,我们现在要去约会。”

    乔绯:“…???”

    乔绯紧张乱蹦的心随门的关闭终于缓和下来,她把手从贺承南手心里抽开,往自己脸上扇风:

    “霸霸哥,要我配合你演戏也先给点暗示啊,说来就来!要不是我反应快差点就穿帮了!”

    细腻柔软的皮肤从手里滑走,贺承南稍稍走神了两秒,低敛着眼眸笑道:“嗯,有道理,谢谢。”

    乔绯这时想起刚才怨女的那番话,不禁心疼起了眼前的这位大哥。

    简直太惨了。

    她叹了口气,拍拍大哥的肩:“谢就不必了,你振作一点,别沮丧。”

    贺承南:“?”

    “哦,我意思是。”乔绯觉得自己话可能说得太直了,有些伤人自尊。她其实不怎么会安慰人,更是从没有安慰过男人。

    重新斟酌了下用词:

    “你看你,长得这么帅,对不对,所以肯定还会有真心喜欢你的女人的。别吊在一棵树上,不值。”

    贺承南:“……”

    乔绯一口气说完,自己都觉得十分励志,十分感人。

    她一直在打量贺承南,发现这位大哥真的是跟电影上那些大哥不太一样。她还记得小时候看古惑仔,那些大哥都是长发飘飘,手拿西瓜刀的。

    但面前这个,裁剪得体的黑色衬衫,搭配精致袖扣,腕上那块手表她去年在美国玩的时候见过,百来万一块,限量的。

    乔绯觉得,可能是时代在更新,大哥们也都开始走起了衣冠楚楚的文化人路线。

    贺承南见她眼睛一直盯着自己上下乱看,脑袋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一副越想越有理的样子。

    他唇角跃上一丝笑意,垂眸看向她手里的零食,问:“你不是说学校有事吗?”

    乔绯正在分析新世纪大哥模式的思路陡地被打断,愣了下,“你怎么知道?”

    贺承南耸了耸肩,入戏很快:“今晚和朋友去热格找你玩,你们同事说你请假了。”

    “哦,这样啊。”乔绯点点头,又想起了什么,忽然兴奋起来:“那明天啊!后天我也在,还有,你们过来开酒一定要说是我介绍的!”

    “为什么?”

    “没有,就我们那个变态老板规定的,介绍客人进场消费满一万可以拿提成!”

    贺承南:“……”

    自己有出过这样的规定?

    “不跟你说啦,我还有事,要先走了。”乔绯拎着两袋零食,从包里掏出一张门卡,在过道里左右找了找,回头跟贺承南客套:“有空来店里玩啊!”

    “好。”

    贺承南看她慢慢走远,格子衬衣包裹下的身体小小的,轻轻的,却充满了活力和自信。虽然和一年前比,她身上好像少了些物质上的东西,但最初打动他的那双眼睛却依然未变。

    依然炽热温暖,洋溢着十二分的热情。

    -

    乔绯拿房卡打开了2866房间。

    把手里的两大袋零食全部铺到了宽大的床上,她静静坐到沙发上等,脑海里偶尔闪过贺承南的脸,想起刚才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有些念头跟着一闪而过。

    就,如果忘了小黑屋那晚他身上的狠厉阴鸷,这个男人还是很帅的,颜值,身材,衣品都非常在线。

    算了算了,瞎想什么。

    乔绯乱糟糟的摸了摸头发,这时外面有人也拿房卡开门,她赶紧站起来迎上去,果然,进来的是崔楚伊。

    崔楚伊比她大一届,也是音乐学院毕业的,现在是国内最红的女歌手之一。今天是她以个人身份来c城参加一个活动,主办方安排了她下榻在这个酒店。

    从前她们在学校里就是好朋友,出道后相见的机会不多,趁着回来,两个人偷偷约在酒店见了一面。

    “11!!”

    “绯宝!!”

    俩女孩先来了个热情似火的拥抱,在房间里抱着跳了好几圈。

    乔绯问她:“累不累?饿不饿?我给你买了好多吃的!”

    崔楚伊的表情一瞬间变化的非常丰富,先是欣喜若狂,下一秒又无奈的拒绝:“我不能吃欸,现在多一两肉摄像机都能给我拍出来。”

    乔绯很同情:“这么惨?”

    “前几天喝了杯奶茶,我在跑步机上跑了两小时。”

    “……”那你还是别吃了。

    乔绯把所有零食重新收回口袋里,然后趴到床上跟崔楚伊聊天,两人聊了会娱乐圈的八卦,崔楚伊忽然问她:

    “你还在热格做兼职dj吗?”

    “嗯。”

    “听说夜场都挺乱的,你如果能别去就别去吧,回头我帮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

    “……好。”乔绯轻轻回。

    其实每个人都这么跟自己说,乔绯知道都是为她好,但时间久了,她也不想去多解释了。

    乔绯喜欢电音,喜欢那种节奏和旋律,喜欢夜店里在台上挥洒音乐时的肆意人生。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

    聊天期间崔楚伊的经纪人来过几次,说了很多明天的工作安排,乔绯也不想占了她的休息时间,刚十点就说要回学校,伊伊却不肯放她走,非要留她在这睡。

    后来,俩女孩裹在一个被子里,聊到夜里两三点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乔绯是被刺眼的阳光照醒的。

    她迷迷糊糊的抱着被子在床上打了个转,惺忪睁开眼。

    果然,身边已经没有人。

    床头柜上留了一张纸条:

    乔绯朝沙发上看去,昨天提来的两大袋零食现在还剩一袋。

    她顺便拿起手机看时间,还早,才上午七点四十。

    重新懒懒的陷入松软的被子里,乔绯眯上眼睛,正感慨明星的工作辛苦,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从床上跳起来!

    今天仿佛是周一?

    仿佛上周五系主任约了她今天上午八点在办公室谈论文的事!

    完了完了。

    乔绯后背发凉的打开手机再次确定,果然,今天是周一。

    从床上飞下来,跑到卫生间乱七八糟的刷了牙洗了脸,头发也来不及梳,乔绯提着包和那袋零食,嘴里咬着皮筋,一只手胡乱扎着长发,同时朝电梯处跑。

    眼看快到,一扇电梯正在缓缓关门。

    乔绯马上又跟昨天一样伸出尔康手,“等等!等等我!”

    要关的门在最后一秒又打开了。

    乔绯感天谢地的跨进去,边进边把皮筋套上头发,想扎个简单的马尾。

    她站定后隐隐觉得身旁的气场有些熟悉,头一偏,扎头发的动作顿住,诧异的喊出来:“怎么又是你啊?”

    贺承南:“……”

    说得好像他故意在这等她似的。

    他也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一大清早的又看到了她,当真不是冤家不碰头么。

    贺承南今天穿的是burberry黑色双排扣风衣,露出里面慵懒的同色系高领毛衣,整个人看上去休闲又不失硬朗的贵气。

    他没答话,视线在乔绯脸上扫了一眼,女孩是素颜,皮肤很白,干净清丽,唇是自然的浅红色,像七分熟的樱桃,甜软可口。

    可嘴角那一抹蜿蜒的白色却坏了风景,实在容易让人——尤其是男人胡思乱想。

    贺承南喉头微动,收回视线,并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块蓝色手帕递给她。

    “?”乔绯莫名其妙看着他,“干嘛?”

    贺承南面无表情吐出俩字:“牙膏。”

    “……”

    乔绯马上转身看电梯的镜面,这才发现或许是刚才太着急,她嘴角还有没冲干净的牙膏沫。

    突然的尴尬让她没多想,接过贺承南的手帕就是一顿猛擦,直到擦完她才不小心瞥到了手帕上的图案,登时便傻了眼——

    爱马仕今年的新款,市价接近三千块。

    ……现在道上的大哥都这么奢侈的吗。

    原本还想说买条新的还给大哥,但现在拿着被擦脏的手帕,乔绯有点装不动这个逼了。这时电梯门开,她欸了声,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点什么,贺承南却先她一步离开电梯,似乎完全没在意手帕的事。

    乔绯跟在后面怔了一秒,很快又了然。

    她曾经也算是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知道手帕这种东西对男人来说,更多的是一种身份上的象征,并不是真的拿来擦手擦汗。而一旦这样尊贵私密的东西沾上了别人的味道,他们都不会再要了。

    反正也不缺那一点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