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三章 还是甜兮兮
    晚上楚千淼吃过晚饭回到酒店, 打开电脑开始加班。

    通过下午和企业董秘、证券事务代表的沟通,以及她在一旁对李思项目部门三位成员能力专长的了解,她打算拉一份详细的项目进度表和项目分工表, 哪个时间点该完成什么工作、哪部分内容适合由谁负责、发行人申请报告以及发行保荐书、保荐人尽调报告这些发行申请文件,该在那个时间节点完成, 其中内容又各自由谁负责, 她要把这些事项安排明白。

    她加班加得专心, 一时顾不上别的事。直到任炎的电话打过来,她才意识到自己如今还有个身shēn份她现在不再只是她自己,她还是一个男人的女朋友。

    但她醉心工作,第一反应忘记了来电显示上跳动的“领导”是她崭新热rè乎刚出锅的男朋友

    电话一接通, 她条件反射shè地就叫了声“任总。”

    任炎的反问句冷冷地抛过来“你叫我什么”

    楚千淼握着手机咬着下唇无声地一个窘笑。然后她深吸口气, 小声小气地叫了声“学长”。

    她想真奇怪, 以前叫他学长她叫得理直气壮,叫得内心纯洁。可是自从那天被他亲着哄着叫了他学长之后, 她总觉得这个词已经变质了,它好像变成了一个调情qg专用词汇似的。

    刚刚她只叫了这么一声,她的脸颊已经莫名开始爬上温度。

    她想真要命,她也不是没谈过恋爱ài, 怎么到了二十七岁这个年头上, 她已经不再是个一无所知的小女孩了,谈起恋爱ài来反倒变得容易害羞起来了呢。所以人是不是在越喜欢的人面前,越容易害羞呢

    她的“学长”取悦了任炎。

    任炎再发过来的反问句已经毫无平时的冰冷杀伤力“昨天答应过我什么来着,忘了吗”他问着。

    楚千淼愣了愣, 使劲回想昨天都答应过他什么了。这两天她对他点头说“嗯”的事有点多,她得好好捋一捋。

    “每天向你汇报一下当天的情qg况”她想来想去,觉得这个答案应该最接近。

    那位男朋友在电话里的声音高冷到做作“那就开始汇报吧。”

    楚千淼于是把白天在项目现场的情qg况简洁明快地说了一番。她只说了企业本身shēn的一些情qg况,没有说其他的。

    听她说完,任炎在电话另一端默了两秒,而后问了她一声“还有其他的吗”

    楚千淼想了下,觉得没有什么待补充事项了,就说“没有了”

    任炎又默了下后,问了句“那在项目上,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楚千淼说“没什么困难,都挺tg好的。”

    任炎顿了下,循循善诱you得更加彻底“和李思部门的其他三个项目成员相处得怎么样”

    楚千淼到此一下明白过来,任炎究竟在担心她什么。其实他早就料到,她到这个项目上来,首先会遇到的问题会是什么她因为性xg别年龄以及外貌,会被其他人质疑到她的能力,他们不会那么信服她。

    他早就料到了这些情qg况,也顾及着她的自尊心,所以没有单刀直入就问,而是循循善诱you引她回答。

    她心里一热rè。她想这个帅男人虽然脸上总是冷冰冰懒得有表情qg,但他怎么这么细心这么好啊

    她很感动,然后一口咬定“我和他们相处得也都挺tg好的,三个人里,其中顾凯是高级经理,我和他平级,剩下两个人男同事他们比我的级别低,都是项目经理。所以我在项目上还是有分量的”她故意把最后一句话说出轻松语气。

    顿了顿,她声音软了一度,叫了声“学长,”又说“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担心他们不服我。但你放心,也别去想怎么能暗中帮到我,我自己能搞定这件事”

    他的声音听起来也哑了一度,像是被那声软软的“学长”给熨帖的“好,我不帮你。”停了下他又说,“但你如果遇到了自己确实攻不下的问题或者瓶颈时,要记得来问我。”

    楚千淼“嗯”一声。

    “还有,”任炎最后说,“记得我昨天吃完饭时叮嘱你的话虽然定增相比较io容易许多,但真的做起来,还是有很多细小琐碎的东西需要注意。”

    楚千淼一点就透,立刻明白了任炎的意思。其实她的想法和他是不谋而合的。

    眼下这是个上市公司增发的项目,上市公司运作相对规范,太大的问题可能不会有。所以她基本上也就没有了在大事件上力挽狂澜展露一手的机会。

    但她明白,不一定在大问题上才能展现才能,项目上有很多琐碎的小问题,它们总是很容易被人忽略掉。而往往这些小问题一经发现又会招致监管部门的处分处罚到了这时,这些小问题就再也不小了,就全成了大大的问题。

    所以从小问题入手,更能检验一个人从业者业务能力的扎实程度。

    因而他对她说,注意那些细小琐碎的东西。

    楚千淼握着手机软着声地应了句“好”,声音是专给男朋友听的那种乖,惹得电话另一面的人平白无故心猿意马。

    这时候听筒里传来另一道声音,有人在招呼任炎“哎任总,您怎么躲这来了刚才吃饭的时候您就一直盯着手机看,是等什么重要电话吗现在打完没打完了吧打完快跟我回席上去,咱们这第一餐碰头饭,桌上没您哪成席啊”

    楚千淼听着这番话,心里没来由的甜蜜。

    她很难想象一个高冷如任炎、理智如任炎、淡漠如任炎的站在神坛上的任炎,如今也会变得如平常人一样,为等一通电话不停翻看手机。而这男人从神坛跌下来,是为了她呢

    她听到任炎飞快跟她告别,因为有外人在,他讲话的语气公事公办得很“记住我刚才交代你的事。好了,就先这样。”

    楚千淼收了线,继续加班。她被男朋友一通电话滋养得浑身shēn都是劲儿。

    但刚在电脑上敲下两行字,任炎的一条信息又来报到了。

    “刚刚有外人在,只好用那样的语气。”

    楚千淼看着这条信息,心一下比一下欢快地跳起来。

    还特意跟她解释一下。

    她想这可怎么办啊,这男人是要甜死她吧

    楚千淼在下午时就想好了接下来的一步步应该怎么办。

    首先她要先判断一下,顾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之前听他谈他和夏风永之间的事,看得出他和夏风永不是一路人,并且他和她谈起夏风永的事的起因,也不是为了嚼舌根,而是为了告诉她夏风永是个没什么下限什么都干得出的小人,她需要提防他才行。后来也真给他说着了,夏风永确实什么事都干得出来,那人渣如今在她男朋友天秀般又有肌肉rou又线条健瘦的美好手臂上留了道伤口,简直他大爷的。

    通过这件事,她初步判断顾凯是个蛮好的人。但也只是初步判断。

    她已经不再是三年前做瀚海家纺项目时的那个感情qg过度丰沛的热rè血姑娘,她已经从绝对理智的任炎那里学会了他的五成理智。

    她现在还需要理智地确认下,顾凯在工作过程中是个怎样的人,他是会独享功劳的人还是会功过大家一起担当的人。

    所以做好项目进度安排和项目分工安排后,她没有告诉其他人,只把文件用邮件发给了顾凯。随后她给顾凯打电话,对他说“顾凯,我做了两个文件发到了你的邮箱,然后我根据我的考察给大家做了一个工作的分工,分工的具体内容都列了详细表格,每个人所需要负责的那部分工作的优先次序和注意事项我也都列了出来,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和改动的地方。”

    顾凯连忙说好的他马上看。

    大约一小时后,她收到顾凯的信息“不知道你休息了没有,怕吵到你就没打电话。你做的两个文件我看了,非常好,非常全面,我没有任何需要补充的,我等下发给大家。”

    稍后手机邮箱跳出一封邮件来。

    是顾凯给其他两个人发了邮件,他在邮件里写明“附件里的两个文件是楚经理做的,里面是项目安排和分工安排,分公的工作重点写得非常清楚明晰,我们大家就按照这个分工各自向前推进工作吧。”

    晚上的一条信息和一封邮件,让楚千淼刷新了对顾凯的认识。

    他担心影响她休息,没打电话发了信息,他是一个周到体贴的人;他发邮件首先就说明,文件是她做的,他不是独自揽功的人。

    确认了这两点,楚千淼知道下面的事该用怎样的方式去做了。

    第二天开始,大家按照她安排的进度和分工各自展开工作。工作过程中,另外两个项目经理经常遇到搞不明白的问题,这时他们都会拿着问题去问顾凯。

    比如其中一个瘦高个项目经理拿着企业的对外担保相关材料来问顾凯“顾哥你看,企业这份担保文件有没有问题”

    顾凯翻着看了看,说没问题。

    楚千淼后来也翻了翻那份担保文件。她特别留意了下董事会表决情qg况,然后她又去找了每一位的董事的简历底稿查看。一看再看之下,还真是被她发现了点问题。

    之后她特意找了个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对顾凯重新说了下这件事假如顾凯是个独占功劳的人,她就不会顾及顾凯的面子了,她会当着顾凯和那两位项目经理的面直接说,这个担保事项有问题,问题在哪里需要怎么样解决她会以这样的方式让他们明晰她的业务能力。

    但顾凯不是那种独占功劳的人,所以她选择私下对他说“顾凯,关于那份担保材料,我看了下董事会决议的文件,表决的签字页里有名董事,我查了下他的简历底稿,他妻子就在被担保公司的全资子公司里任职。以这种关系的话,表决时这名董事应该回避,所以得告诉企业赶紧重新补一下决议文件,让该回避的董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