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8章 高考
    “新华社消息,今年,截止目前,共和国总共报名参加高考的人数为四百六十八万,而录取人数呢,预计会在三十万人左右。平均录取率达到了百分之六,这在共和国的历史上,还是首次,据悉,今年的高考强调通才教育,所以呢,考生们不止要考语文、数学、英语和物理等主要科目,军事训练,也将是高考科目之一。这其中包括军队内务,野外勤务和步兵操练,如果有偏科,或者说军事素质方面不够的同学,也要加强煅炼自己的身体才是。

    收音机里,字正腔圆的播音员还在继续说着。

    陈丽娜和胡素、贺兰山,袁华,还有好几个妇女,耳朵竖的全跟兔子似的。

    “我家有老山参,要不,给孩子们一人炖一根“贺兰山说。

    陈丽娜说:“不行,孩子们本来阳气就盛,你再一人炖根参考场上会流鼻血的。

    “那你说要给他们补啥才好,我听说军事训练得到乌鲁去考,是由乌市武装部的人来考的,男孩子们估计没啥,女孩子们那能考的了啊。”贺兰山都要气疯了。

    早知道还要考军事训练,她打个招呼,把高小冰送武装部提前训练都可以的啊。

    这下可惨了,高小冰的军事训练,绝对会是弱项

    那还怎么千军万马中杀一条血路的,考北外啊。

    “别想了,该给他们做饭吃,就给他们做饭吃,该送考场就送考场,不要给孩子们太多的压力了,好吗”袁华说。

    贺军强一直以来学习优秀,孩子也稳当,当然了,父母离婚促使孩子成熟嘛,袁华对于儿子,倒没什么怕的。

    陈丽娜想了想也是,没说啥,转身回家,就给孩子们准督饭去了。

    你甭看苏向东是个坏透了的坏怂,但是整个自治区的领导里头,就属他为人最敞亮。

    他缠着高峰,在区政府入驻新的办公大楼之后,把旧的区政府整个儿给汽车厂要来,当办公室了。

    区政府大楼本来就是两幢,一幢主楼一幢副楼,会享受的苏工让人把副楼收拾干净,就装修成了员工宿舍。

    陈丽娜身为特聘试车员,分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虽然说没什么装潢,当然,也没有产权,但是,有这么一套房子,他们全家在矿区,就有地儿住了。

    一间房里是两张上下铺,另一间房里就一张上下铺,这个简朴的家,可把好多人都给差点羡慕死了。

    尤其是贺敏,最近在毛纺厂新谈了一女工,正准备要结婚了,只分到一个单人宿舍,简直是,羡慕的眼珠子都红了。

    转眼就是考试的日子了,刘小红这几天不用回家,就在陈丽娜家吃饭。

    和聂卫民俩人进了门,全是一幅懵头懵脑的样子,学习把孩子学傻了,当然,考试人数也把俩孩子给吓傻了。

    “全国前十年耽误的高材生们,都要跟你们一起考试,而你俩呢,只有十六岁,就算考不上,也是虽败犹荣,愣着干嘛,赶紧到客厅里坐了,吃饭。"聂工说。

    几个月前严打,抓捕油贩子,他给砂弹击中了一只胳膊,到现在那只胳膊还不太灵光,要时时活动

    聂卫民进厨房一看,陈丽娜正在做饭呢。

    城里的小灶,可没有农村的大灶那么好做饭,烧的又是蜂窝煤,大热天儿的,陈丽娜热的满头大汗。

    突然觉得后面风凉凉的,陈丽娜就说:“聂卫疆,快出去小心一会儿油溅出来,溅到你身上。

    “我们兄妹四个呢,你心里就只有聂卫疆,没有我们。”聂卫民说。

    陈丽娜回头一看,大小伙子聂卫民拿把大蒲扇,正在给她扇风呢。

    “明天就要考试了,再帮刘小红补补去,你现在是有空儿帮我掮风的人吗”陈丽娜说。

    她正在调凉菜呢,蒜泥蒸茄子,还有一个拌黄瓜,凉面已经全下出来了,调散了,散发着一股油香气,静静的,在毡板上晾着呢。

    “她上次数学比我考的还高,也一起到了二试,就只有全国赛的时候,我考上了,她没考上,但也只是一分之差,你怎么这么偏心眼儿啊”聂卫民就说。

    陈丽娜也知道,刘小红的优秀是连她都要仰望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聂卫民是可以出国参加比赛的,而刘小红,止步在全国赛区了。

    京面挑好了,大家一起吃饭,吃完,为了能给聂卫民和刘小红一个安静的复习环境,陈丽娜就把几个小的全带走,只让他俩一起在家复习。

    下午,汽车

    “陈工你来了"苏向东亲自戴着安全头盔,躺地上看工程师们改装车呢。

    看陈丽娜进来,他两手滑着轮滑就从车底下钻出来了。

    “来,陈工,我们把马力加上了,钢圈和整套底盘全部用新钢材,油路也是新的,就连火花塞,我都是按照你的要求来重新做的,来吧,上车试试去。"苏向东说着,就把妹妹给要过去

    陈丽娜把妹妹,依旧是交给安娜的。现在汽车厂的车间里不论工程师,还是试车员,没人喊她陈小姐,也没人喊她陈厂长,大家叫她,都是叫陈工。

    多帅气的名字啊。

    她戴上头盔,先在汽车厂的场地里试了一圈儿,觉得这回各方面都还可以了,用对讲机一喊,就又往沙漠里去了。

    在沙漠里试了一圈回来,她把苏向东喊上车,就问说:"北京的领导团,是不是九月份就要来了”

    “可不”

    “这车依旧不行,不在于你们的钢材和各种原材料,而在于,它设计上有缺陷,所以跑不起来。你是幻想着,到时候让领导们把你从德国进口来的奔驰和咱们这车都坐一坐,从加速,驾驶感,以及趁坐的舒适度,稳定性,各方面来展示咱们这辆新车的性能的,对吧

    苏向东现在乖着呢,不,乖的就跟只小猫咪一样:“是,陈工说的非常对。

    用聂工的话说,我们在造车方面,和资本主义是有壁垒的。”陈丽娜于是又说。

    苏向东轻轻噓了口气出来:“我必须要造出一辆比奔驰更好的车来,这不止是给领导看,也是我个人一个比较迫切的愿望,怎么办

    陈丽娜就笑了:“有一个人可以帮你,但是,他不会白白帮忙的。

    “谁”

    “聂工。

    “他懂车”苏向东眉头直接皱起来了。

    陈丽娜就笑了:“他不但懂车,甚至于,我的吉普车一直都是他在改装,你们不是和机车厂合并了吗,你去问问机车厂的老职工啊,看他原来是不是经常在机车厂帮武装部和政府改装车辆

    苏向东挺帅一小伙子,白肤净貌的,在边疆这近一年给吹粗犷了不少。

    拳拳的捶着自己的胸膛,他说:“陈丽娜,你们俩口子简直就是王八蛋,我如果要他帮我,他是不是就会提要求,让我自己拿出罪证,证明自己是油霸,然后,让我自己戴上手拷,进监狱

    “天啦,你猜的太对啦。"陈丽娜解了头盔就下车了向自己的吉普车走去:“到现在,矿区是没人盗油了,可靖边呢,大庆呢,吐哈了,那些地方的油耗子,曾经可全是你的手下吧,你是共和国最有钱的人,你就没有想过,出来混,迟早是要还

    苏向东:“行了,等应付完领导,我就主动担白,进监狱,但在此之前,让聂工来帮我们改装车辆吧。

    坏人突然变好,这其中肯定有诈。

    陈丽娜摇头:“不行,聂工说了,你得把你的犯罪证据先交给他,他才愿意帮你。

    苏向东往前走着,见路边有个垃圾桶,伸脚去踹,结果圢圾桶里装的全是土,没踹翻,还疼的他自己抱起了脚,连蹦带跳的就走远了

    结果傍晚回家的时候,俩人一起进了院子,又碰上了。

    正好,邓淳和聂卫疆俩在院子里玩着呢,苏向东就喊:“邓淳,过来,给干爹抱抱。

    邓淳跟三蛋俩人正在装模作样的下棋呢,俩人都不理苏向东

    苏向东站了半天,见二蛋嚎着歌,提着一大串的五花肉进来了,口腔里顿时升腾起一股难以下咽的口水来:“看来陈工今天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