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3 大祭禅让(四)
    比起白脸的大祭,在晚上进行的禅位仪式显得简单,但是却丝毫不减庄严。

    实际上在宗庙大祭的祝文中,朱由榔就已经提到了,儿子朱慈煊军功卓著,治国有方,远胜其父也,欲将皇位传之贤能子孙,保皇明国祚。

    当晚的禅让仪式其实主要就分两个部分,首先是旧皇退位,再是新皇登基。

    按照中国人的传统,是不太喜欢在晚上进行什么仪式的,不过白明修也算是打破了传统。反正这位太子殿下也打破了不少传统了,他更加重视实际的问题而不是繁文缛节。

    太和殿,这座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木质结构建筑,也是老百姓们日常俗称的金銮殿,终于迎来了新大明最重要的一场仪式。

    身穿龙袍,真正以皇帝身份在金銮殿的龙椅上,接受百官朝拜的朱由榔,没有想到第一次居然会是在自己的退位仪式上。这让他颇为感慨,望着底下站立成排的官员和各界代表们,朱由榔也真是有如梦似幻的感觉。

    他其实根本没有考虑过当皇帝的问题,当初当上皇帝,也不过是一群臣子推着他登位。大半身浮沉流亡,让朱由榔吃尽了苦头。当流亡进缅甸,被无良的臣子怠慢和欺辱的时候,被满清追击的时候,朱由榔想得只是能够活下来。

    他看了看站在下面的儿子,即便此时,他已经长得有一个男人的身材了,但脸上仍难免带着稚气。可就是这么一个少年,身体里却蕴藏着惊人的能量,将一个破败的王朝生生地从死拉回了生。

    没有人能够相信,是一个少年统合了所有的力量,建立起了一支庞大而强大的军队,甚至身先士卒,激战鞑虏,也没有人可以想象,他能将这个残破的国家变得欣欣向荣,甚至更超过大明盛世之时。

    “行礼。”司仪官唱道,之前这个位置当然是太监做的,只不过现在大明已经不用太监了,而是司礼监的人员。

    群臣和参加仪式的各界代表们,整齐地向龙椅上的永历皇帝鞠躬,鞠躬三次,礼成。这已经是白明修设计后的新礼仪了,对于皇帝都不采用跪拜。

    向皇帝的三鞠躬,表达的是对皇帝在位多年的感恩,其实在这个时候也算是一种告别了。

    朱由榔仍是正襟危坐着,司仪官开始宣读皇帝的退位诏书,这篇诏书已经发表在各大报刊上面了,在这里算是重新复述。当宣读退位诏书之后,有其他礼官奉上了这场仪式中最重要的一件道具——传国玉玺。

    这一方宝印,也早不是传说中和氏璧早就的那一块。甚至永历最开始的那一方国玺,在缅甸的时候就砸碎,让马吉翔给换了钱买吃食了。现在的这方国玺,是白明修在拿下缅甸之后,令人寻了一块最顶级的帝王绿翡翠,篆刻而成的新玉玺。

    这尊玉玺是被永历带去了澳洲熙天府,而白明修作为监国一直使用的都是自己的监国大印。使得这尊本来最尊贵的玉玺,反而没怎么派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