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 残阳何意照月窟 第九十八章 仇故蹙兮再逢决
    “虫篆之技!”易寒甩出的鞭影之上,没有一丝灵力波动,琅玕一眼掠过,露出蔑视的同时,掌心灵光涌动,便向长鞭抓去。

    啪!

    抽击声响起,琅玕手掌随即一攥,可突然间,他的面色却是一变。

    只见鞭影仿佛虚幻一般,竟透过琅玕的五指被一抽而回,而他紧握的掌中,只有一道黑色的鞭痕。旋即,一股眩晕感骤然从琅玕脑中生出,紧跟着,眉心处传来一阵刀剜般的刺痛。

    与此同时,一道与琅玕长相一样的虚影顿时由泥丸宫出现,随后重叠出现在了他的身体上,开始左右摇摆不定起来。

    琅玕的神魂,竟被剥离!

    “这是……魂技!”琅玕面目狰狞,一层细密的汗珠布满了额鬓。他的痛苦并非来于,而是源自神魂!此时,他才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懊悔不已。

    “此术魂修亦可杀,更不用说你了!”易寒目露寒光,擎起长鞭再次挥向琅玕,这一次,是他的神魂!

    “去给九黎族被冰封的族人们……陪葬吧!”易寒重重地吐出几字,随着鞭影甩下,胸中顿生一股快意。

    “啊!”一声嘶吼从琅玕口中喊出,只见他的身上,鞭痕烙刻,魂影也骤变黯淡!易寒并没有选择将琅玕的神魂拘来吞噬,一是对方并非魂修,神魂之力低弱,于他来说,进补之效微乎其微,再者,他不屑。

    然而,就在易寒第三鞭将要落下时,琅玕的手腕上,一个泛绿的铜镯突然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神魂之中。转眼间,琅玕身上和掌心处的鞭痕便化作两道烟霭,散于虚空。

    于此同时,易寒在鞭痕消失的刹那,如同遭受了反噬,泥丸宫中神魂一痛,手中鞭影顿时收缩而回,神魂之力也不自主地从魂体内流失,仅剩一丝。

    易寒一惊,匆匆观视泥丸宫内,此时他的神魂一副萎靡之状,易寒想要驭动,却有一阵阵竭力感传来。不过易寒瞬息间便敛回声色,继续看向了琅玕。

    造成易寒魂力反噬的器物名为锁魂镯,乃是琅炎在琅玕幼时为其锻造,目的便是保护神魂,并且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同时给袭击者的神魂还以重击。只是这锁魂镯只可施展一次,如今被迫使用,便再没了效用。

    “你的命给我留着!”此刻琅玕和易寒的感觉一样,头疼欲裂,更何况他并非魂修,痛感甚至还要强烈了不少。眼下,琅玕根本无法再次出手,恨恨地看了眼易寒,踉跄而逃。

    对于琅玕来说,谨慎乃是本性,此刻受伤遁走,其实他不光光是在担心易寒会留有后手,还在留意着对他虎视眈眈的他人,一旦遇到,这些人必然会趁机而入。

    看琅玕退走,易寒顿时跌坐在地,先前他的模样是佯装平静,琅玕并不知道易寒也受了重伤。

    神魂受创,轻者癫狂,重者,虽有活息,却宛如死尸。这一次,易寒和琅玕都极为幸运,只是想要恢复,却需要一番时间与际遇。

    强忍着眉心中传来的不适,易寒顿了须臾,继续向上走去。

    在易寒后方,一片哀嚎连连。妪尸所过之处,皆有殷红洒溅。

    各宗门弟子,在踏上高台后,前行的速度都渐渐慢了下来。琅玕等一派之主也察觉出了高台之上,随着向上不断增大的压力,明白了是规则所致后,都皱起了眉头。

    “照这种速度,你我几个宗派的门人怕都是要被残杀殆尽了。”琅炎看着身后众弟子露着惶恐,艰难地跨着台阶,顿时皱着眉道。

    因为琅炎发现,这规则对于老妪来说没有丝毫影响,但他们却正在逐渐被老妪追上。

    “不知道她的修为在这里是否会受到压制……”琅炎明显感受到自身修为的变化,对自己的安危也开始担忧起来,同时有些后悔踏上了高台。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必须去将她拖住,不然将会有更多的弟子承受无妄的灾祸!”灵真看向诸宗之主,高声喝道。

    “桀桀,这妪尸的神魂已极度虚弱,撑不了多久的,也罢,算本尊一个!”苏老鬼声音恻恻,盯着嗜杀中的老妪道。话虽如此,可他的目光中只有对妪尸的觊觎,却无半点对骨坞弟子的担忧。

    随着灵真开口,多人纷纷响应。

    黎母扫了一眼下方,却是未作理会,收回目光,兀自向上奔去。封子化为木杖,此时的她孑然一人,来去由心,对于灵真的号召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