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7.明镜出国
    长期遭受欺压的劳工们瞬间停住了脚步。

    筠溪给黎叔打了个眼色,黎叔立刻会意上前道

    “毒狐长官,人已经救出来了,我们的合作到此结束吧。”

    “自然”

    就在各家领着各家的人准备撤退的时候,那个叫满崽的小孩忽然说自己要跟着黎叔他们走。

    这下子国军的人则炸了开来。

    于曼丽冲天放了一枪

    “闹什么闹!不就是个孩子,愿意跟谁走跟谁走!你们真以为眼下这伙日本人死了就逃出生天了?”

    闻言,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撤退的过程平静无波,不,黎叔那边安稳的很,军统这边则撞上了前来阻击的日军,刘参谋不幸重伤身亡。

    当然,于曼丽的不同之处筠溪也注意到了。

    等营救结束回到了家后,筠溪悄悄跟明楼说起了此事。

    经过阿诚的一番调查,于曼丽的经历摆在了三人面前。

    “十四岁养父想将她卖到妓院,她成功提前逃跑了?

    在社会上流浪了两年,讨过饭,卖过花,还当过厨子?”,

    筠溪看的目瞪口呆。

    “十六岁的时候在一次意外中捡回了重伤的王天风,毒蜂彻查后觉得这个女孩子背景清白,胆大心细,是个可堪大用之人。所以就收养了当时在酒店里当服务员的于曼丽,并且多加训练。她是王天风手上的王牌。”

    等阿诚出去后,筠溪和明楼两人面面相觑,这是,碰着同样的外来户了?

    “这个于曼丽很有可能就是咱们一直只有耳闻的摇光了。”

    明楼想了想说。

    “你的意思是?”

    “嗯”明楼点点头。

    “这样也好,到底也是个可怜之人。如今她自己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不管是不是外来者,只看她的所作所为,关键时刻哪怕不是自己人,也该拉一把才是。”

    ……

    明楼这边关于周致远这只毒蝎的安排刚布置好,重庆方面就发来电报,丧钟敲响,敲钟人已经在路上了。

    “哎呦弟妹啊,我和明台这是去打前站的,东西总得预备的齐全了才是。不然到了国外要是买不齐全惯用的东西,我这可怎么给你准备产房和婴儿房啊。”

    乱局将起,王天风的计划虽然疯狂,但的确有利于前线大军之间的博弈。

    所以他们不会出手干预,但是会尽力救下这几人的性命。

    但是前提是,保证好自家人的安全。

    “大姐,您跟明台就只有两个人,带着这么多的东西不方便的,您先飞香港,那边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候就直接坐船去美国。”

    “好好好,我知道,如今你这肚子也有四个月了,最多三个月,那边一安排妥帖,我就和明台回来接你。”

    前两天为了让明镜和明台走的更顺理成章一些,明楼再次策划了一场针对他的刺杀。

    作为明家大少奶奶的筠溪自然也受到了连累。

    这一次,筠溪怀胎不稳又接连受伤的消息连日本人都知道了。

    所以明家大小姐明镜为了自家的血脉传承,不惜搁置明家在上海多年的家业,毅然决然的要将重心转移到国外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大哥,我不想走,我想留下跟你们一起继续战斗!”

    明台的情绪并不好。

    “明台啊,如果能生在和平时期,谁愿望手染鲜血和人命呢。”

    “可是……”

    “去吧,照顾好大姐,用不了多久了,等战争一结束,就是我们明家彻底团圆的时候。”

    “好吧!”明台垂头丧气极了。

    “对了,黎叔那边……”

    明台揉了揉头发

    “那个,我跟他说了,我不会离开明家的,不过要是打跑了日本人,他就去找我,我会给他养老送终的。”

    看着弟弟一副他爱来不来的样子,明楼笑了笑,这小子,从小就皮的没边,嘴硬心软。

    正说着,一旁指挥人打包行礼的明镜凑了过来。

    “明楼啊,这次我和明台就带着阿香一起走,桂姨就给你们留下。这么长时间了,筠溪喜欢吃什么她都有数了,有她照顾弟妹我也更放心些。”

    明镜说的是全家的人的心里话,虽然这桂姨的身份恶心了点,可是为了应对筠溪的刁难磨练出来的一身厨艺,众人还是赞不绝口的。

    何况只要她想在明家继续潜伏下去,那就必须好好的伺候筠溪这位大少奶奶,所以说实话,他们都挺放心的。

    而一边的桂姨则默默攥紧了拳头,天知道她还得受这位大少奶奶的气多久。

    ……

    明镜和明台一走,明家一下子少了三个人,尤其是缺了那个最能闹腾的,感觉一下子冷清了不少。

    筠溪整日里除了处理明家的那些产业收入外,也就剩下折腾桂姨这个热闹可以打发时间了。

    现在的孤狼基本就是一步废棋,南田死了,明镜出国了,她留在明家最大的用处似乎就是盯着筠溪这个汪曼春恨不得扒皮抽血吃肉的明家大少奶奶。

    偏偏只要她送到人家身边,筠溪总能找出点事端折腾她。

    ……

    明楼的计划在按部就班的执行,朱徽音上报汪曼春在司各特路范围内发现电台,同时另外的一组人马上报汪曼春,周家小少爷周致远似乎不太对劲。

    汪曼春的目光顿时集中到了这个往日里花天酒地起来整个大上海都颇有些声名的公子哥身上。

    整个76号的人,不管明面上的,还是暗地里的,纷纷行动了起来。

    敲钟人到了,意味着死间计划就要开始了。

    王天风的忽然出现,吓了毒蝎小组三人一大跳。

    郭骑云对王天风的计划稍有了解,心里虽然有不少的苦涩和遗憾,到底一丝不苟的执行着命令!

    于曼丽和周致远敏锐的察觉了不对劲之处,出于谨慎起见,两人并没有多加询问。

    但是私下里,于曼丽悄悄联系了地下党的人员,跟眼镜蛇取得了联系。

    “眼镜蛇命令,军统的死间计划,我们要将计就计,顺水推舟,收尾他已安排好。”

    看着手里的电报,于曼丽爽朗的对周致远笑了笑

    “看来这一次,咱们两个恐怕得生死之间走一遭了。”

    一个月前周致远就在于曼丽的介绍下,正式加入了组织,真正成了自己人。

    “无妨。”

    周致远看着于曼丽的眼神里流露出的是绝对的信任。

    ……

    “老师”

    “老师”

    “处座”

    王天风看着于曼丽这个自己一手挖掘又养育了几年的孩子还有旁边自己亲手教出来的学生。怔愣了片刻,到底还是说

    “有一个重大且艰巨的任务需要你们去完成。”

    “什么时候?”

    “马上!有一份第三战区的密码本,需要周致远和于曼丽完成传送任务。这是情报的交接指令。

    郭骑云,你会在指定地点拿到一份相同的密码本,一真一假,亦真亦假,两份密码本同时送往第三战区,我们会在真的密码本上做好特殊标记。数百万战士的性命掌握于你我之手,这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

    由于明楼事先的种种安排,在朱徽音不着痕迹的提示下,汪曼春将目光对准了汇丰银行,大量的76号人员悄悄将汇丰银行团团围住,只等着瓮中捉鳖了。

    然而虽然已经做好了要进76号走一遭的准备,周致远也没打算这么轻松就被人给逮住,这样显得他毒蝎太无能了点。

    汪曼春白忙一场,周致远成功从保险箱里取到了密码本。

    然而王天风以身入局,身受枪伤被汪曼春的人给抓回了76号经受了残酷的拷问。

    与此同时,那些能指明周致远是毒蝎的证据一点点的浮出水面,一一露在了汪曼春的面前。

    汪曼春很想立刻行动,可是想到周家在上海的地位,以及周致远身为周佛海亲侄孙的身份,让她不得不小心谨慎。

    这种情况下,恐怕只有捉贼拿脏真正抓个正着,才能定他的罪。

    在汪曼春的威逼利诱各种手段齐上的情况下,王天风“动摇”后,招供了。

    面粉厂。

    “拿着吧,最后一张照片了,底片我已经销毁了,留个纪念。”

    郭骑云递过来一张当初他亲手拍下来的结婚照。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又看了看照片,轻轻扯了扯嘴角。

    过了这一关,他们两个才真正值得恭喜。

    赫德路137号,郭骑云刚赶到,就得到了来自王天风的两枪,一处心口,一处肺部,枪枪致命。

    实际上,这是明楼事先跟毒蜂商量好的,王天风的两枪看着是致命之处,实际上算是从器官的缝隙里穿过去,会造成假死的样子。

    当然,若是救治不及时,假死也就成了真死。这最后的一线生机能否把握住,就全看天意了。

    他们考虑的就是汪曼春为了及时堵到另一路密码本,不会再三的检查郭骑云的尸体,也因此,捡回了他这条小命。

    城墙上,周致远看着于曼丽,心里十分忐忑,他知道,他们都逃不开这生死一遭,可是他同样知道,最危险的就是于曼丽,这一路她需要面临的危险实在太多。

    于曼丽看他那副忐忑的模样,轻轻扯出来一个笑脸

    “放心,虽然对那位眼镜蛇素来只闻其名,但他算无遗策的名声也是众所周知的。他既然说让我们将计就计,就绝不会让我俩送死的。

    一会儿你放我下去的时候慢一点,有什么万一上来的也更容易些。”

    “好。”周致远点点头。

    刚下去两米,一束刺眼的探照灯光直接打在了于曼丽的身上。

    两人对视一眼,开始拼命的往上爬。

    就在于曼丽快要翻过墙头的时候,一颗子弹击中了于曼丽的小腿。

    “啊!”

    “曼丽!”

    “快,继续走,我没事儿。”

    没了原本的于曼丽在城墙的这头和76号的人枪战拖延时间,再加上她的小腿受伤拖延了时间,两个人刚下了城墙就撞上了追来的汪曼春等人。

    撤退过程中于曼丽看见了追击人群里熟悉的面孔,心下微微了然,紧接着一颗子弹正中左胸心口处。

    倒下的瞬间于曼丽不着痕迹的向嘴里扔了粒事先眼镜蛇传来的假死药,然后就人事不省了。

    和常人不同,于曼丽的心脏长在了右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