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第 18 章
    回门之后,婚礼仪式彻底结束,明兰正式成了齐国公府的一员,齐盛氏明兰。作为公府的儿媳,以后齐国公府的女主人,必然要打入京中的顶层权贵阶级的圈子,以后少不得与她们来往交际,这是明兰今后人生中必修的一科,好在她的领路人非常之受捧,让她进圈之路顺利了很多。平宁郡主带着新出炉的儿媳出席几场顶级贵妇所办的宴会,众人见平宁郡主对这个儿媳十分爱护,又瞧着明兰行事大方自信又有章法,不输于高门贵女,便纷纷抛出了橄榄枝,一来二去,明兰在这种宴会上也如鱼得水,还交了三四好友,有英国公府之女——张桂芬,太子妃之妹——沈英珍等等。她婆母平宁郡主是老派势力皇后养的干女儿,齐国公府也是老牌世家,当属老派势力;但她又对太子有扶持之恩,故而也属新派,脚踏两边,是中间的联系人,太子及太子妃想要两派相合,融为一体,正需要这么一个可用之人,故而对平宁郡主十分倚重。明兰也紧跟婆母步伐,一手一个新旧派的好闺蜜,两边都不冷落。平宁郡主瞧着这行事做派便对这个通透的儿媳越发满意,私底下提点的很多,让明兰在贵妇圈混的更加顺畅。

    郡主关起门来和国公爷说私密话更是对这个儿媳赞不绝口:“真是七窍玲珑,捡到宝了。”政治素养可一点都不像只是中层官员家庭子女出身的样子,看来这盛老太太真不亏是当年京中最耀眼的贵女,宝刀未老,亲自教养的孙女与她不差。

    齐国公微微得意道:“衡儿的眼光一向不错。”

    这种喜爱在张神医告知齐衡的腿有望治愈的时候到达顶峰。

    “真是三清真人眷顾,我儿可算苦尽甘来了。”平宁郡主伏在国公爷的肩头,喜极而泣道。

    “是极,是极。明天一早,我们全家就去玉清观还愿。”齐国公亦激动的说道。

    “还要给张神医一封厚厚的红包,对了,给玉清观多添点香火钱,给青云道人也置办些什么东西感谢他才好。”平宁郡主欢喜的说话都有点颠三倒四。

    他们已经完全信了青云道人的批命,这明兰真的有旺人之运,一次两次还可能是碰巧,可接二连三就不由得他们不信了。

    当天晚上,明兰就收到婆母若干首饰的馈赠,让受宠若惊的明兰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齐衡心中有数,自然是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不想让明兰知道自己做了那么多事,不想让明兰有任何负担。只是说道:“张神医说我这腿两年之内有望治愈,父亲母亲听到这消息可能很欢喜吧,又或者觉得你照料有功。”

    明兰一听到齐衡的腿可以治愈,立马放下了手中首饰,欢喜的围到齐衡身边,一如平宁郡主一样喜极而泣。

    “那可真是太好了。”她真心为齐衡感到开兴。齐衡有大才,不应该如她这样被困在后院那小小的一方天地,无边的天际才是他应该翱翔的地方。

    “对了,张姐姐被皇上赐婚了,她要成为我们的顾二婶子了。”明兰擦干眼泪和齐衡唠起了家长。

    “和顾二叔?”齐衡是真的惊讶了。

    不应该是沈国舅吗?不过这样也好,沈家上辈子闹出这样的事,实在不是英国公之女的良人。顾二叔虽然名声狼藉,但从上辈子待明兰的好中可以看出,他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对得起皇上也对得起家人,是个拎的清会疼人的好男人。只要英国公府调查一下他的为人,相信他们会满意这样的亲事。这样一来,顾二叔那个继母也做不了什么妖了。这门新旧势力联姻的亲事肯定是皇上为太子铺的路,好让他以后登基四方归心。如果有人想作妖破坏,也不看上面的人答不答应。再说,虽然张氏没有明兰的玲珑心窍来摆平一切,但英国公府不是吃素的,届时只要陪嫁几个干练精明的心腹嬷嬷在一旁提点张氏,这小秦氏也讨不了什么好。上辈子明兰局面打开的那么艰难,一来她在顶尖圈子实在没有背景可依,大家都轻视她是一个小官庶女出身,二来就是小秦氏的名声太好,散布了不少不利于明兰的谣言,让大家先入为主有了不好的印象,导致她步步为艰。可张氏不一样,她背靠英国公府,本来就是顶尖贵女中的一员,早就混的风生水起。况且这小秦氏的名声放在英国公府面前算个什么东西,人家可是年年布善施粥,接济困苦人家,每年还在善堂捐了不少钱,和小秦氏这种只吃斋念佛的口头名声比起来,那就是大巫见小巫。小秦氏要是想给张氏添堵,半个京城都是姻亲的英国公府一口一个唾沫都可以让她无脸出门。小秦氏也有娘家不错,但她的娘家东昌侯府早已没落,怎么能和如日中天的英国公府相比。相信很快,顾二叔的名声在英国公府的帮助下就要翻口碑了。

    齐衡和明兰大婚当日,顾廷烨因为被派到东海剿倭寇,所以只送了贺礼没来参加婚宴,如今回京就特意请齐衡夫妇出来喝酒恭贺。

    三人说起这赐婚一事,顾廷延高兴的说道:“原本太子是想让太子妃的哥哥沈将军联姻,但我瞧着他一脸不情愿便开口请求把这赐婚的人赐婚的人选换成自己,一来可以解决沈将军之困,二来嘛,我确实需要一个名门贵女做妻子。”英国公府之女听说是一个飒爽利索的贵女,也喜好刀剑兵书,想来这样的女子不会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也有共同爱好,相处起来应该不会是难事。顾廷烨这般想着。

    “张姐姐心肠很好,为人爽快又落落大方,是个不可多得好女子,顾二叔可一定要好好待她。”明兰忍不住替张姐姐说道。

    “一定一定。小六的眼光我是信的,你既这般喜欢她,这肯定是位有过人之处的好女子,我定将她捧在心里好好呵护,绝不让她受半点委屈。”

    “那我们就等着喝顾二叔的喜酒了。”齐衡举杯说道。

    一个月之后,顾廷烨和张氏成婚,因两人脾气相投,爱好一致,相处的极好,很快就琴瑟和鸣,成了令人羡慕的一对。

    顾廷烨和英国公府都挺满意这桩婚事,太子也自觉做了桩好媒,十分欢喜。大概只有小秦氏对这桩婚事郁郁不快却无可奈何。

    正当众人皆蒸蒸而上过日子时,老圣上驾崩了。有了这几个月的心里准备,大家对预料中的事都接受良好,新旧交替的很顺利,太子登基为皇,接着便是对有功之臣的封赏。

    齐国公被调到一个更重要的职位上去,一看就是新皇心腹之人。全家都对这样的调动很满意,这说明新皇对自己家很信任。

    国丧之后,齐衡治腿的疗程进入关键时刻,因有几味药要现摘先入,而京中没有,只有江南这种气候温润的地方才生长,齐衡夫妇就带着张神医和几个仆人轻装简朴的下了江南,在如诗如画额江南住了一年多。

    自古江南多才子,文学气氛围浓厚,有不少大儒定居在此,齐衡一方面在江南治腿,一方面又上门请教这些大儒,学习治疗两不误,哦,还要加上一个游玩。这一年多里,夫妻两游遍江南,吃遍美食,过着真正的赛神仙的日子,小两口的感情也因为时时腻在一起而突飞猛进。

    一年多后,齐衡腿愈,健康的回到齐国公府。郡主和齐国公自然喜不胜收,但他俩都没有张扬,直到几个月后齐衡参加科举考试,一举夺得会试头名,以此高调宣布自己的站起来的好消息,众人才惊觉 ,他们是错过了多好的一个女婿,让一个小官之女捡了去,顿时奥的恨不得自己的女婿也去考一个头名。殿试之时,皇上看着齐衡貌若潘安的面貌,左右为难,不知该赐他状元的名号好呢还是探花的名号好?他环视了一圈殿试的头十名新科进士,实在觉得除了齐衡再无他人可做着这探花郎,他笑笑说道:“元若啊,你有状元之才,可这探花之名非你不可,要怪就怪郡主和国公爷将你生的太好,害你失了这状元之位。”

    齐衡在下面笑着谢恩,不在意状元还是探花之位,反正一甲进士的起点是一样的,况且皇上亲口说他有状元之才,已是替他正了名分。

    今个在殿上的大臣不多,齐国公也在此,他为此懊恼的揪断了好几根胡须。但心中的喜悦是半点不少,这是夸儿子长的好看呢,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嘛。

    事实上这奇闻异趣传播的速度很快,等到新科进士跨马游街的时候,好多贵女都已经在街道两边的酒楼里占好了观赏的位置,就等着看因容貌太俊而失了状元之位的探花郎该是多么的俊俏。

    一瞧,没有半点失望,京城第一美男之名名副其实。可惜已经娶妻,轮不到自己了。大家又纷纷羡慕嫉妒恨他的妻子。

    明兰也在樊楼的包厢里和郡主一看齐衡游街,此刻她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紧张的郡主急急的要送她回家休息。

    “该不会是着凉了吧。”郡主担忧的说道。她此刻最怕的就是明兰生病,生怕会影响明兰腹中的胎儿。所以千叮咛万嘱咐让身边的嬷嬷好好伺候大娘子。

    “没事了婆母,大概这道鱼羹撒了太多胡椒粉,所以鼻子有点不舒服。”明兰已经怀孕四月,刚回到京城被诊出有孕,一下子升级为家里的最重要的宝贝人物,走哪都齐刷刷的跟着一堆人,要不是明兰已经过了三个月,平宁郡主怕是不会让她出门看热闹。

    郡主还是不放心,明兰只得祈祷齐衡早点出现好转移婆母的视线。心想事成,刚在心中祈祷完,齐衡就出现的街角转弯处。

    “快看,是小公爷!”跟来的丫鬟兴奋的叫道。

    郡主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和明兰相互搀扶着走到窗前。

    “小公爷!”身边的嬷嬷丫鬟们兴奋的叫唤着试图吸引着齐衡的目光往这边看过来。

    小桃非常给力,声音洪亮的无法让人忽视,齐衡果然听到,微扬起头坐在马上往这边看来。“斯~” 明兰很清晰的听到周围几个包厢传来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接着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喝彩声,那各色花儿,香囊,手帕就跟下雨一般齐刷刷的向齐衡掷去。

    “探花郎,快接我的花。”隔壁一姑娘兴奋的喊道。

    “哎呀,那不是给状元郎的!是给探花郎的!”另一个对错人的姑娘懊恼的喊道。

    齐衡快被这铺天盖地的花儿、手帕、香囊给淹没了,他只能举起宽大的袖子遮挡住面孔,防止被丢来的不明东西给伤着,并且一样东西也没接,路过明兰包厢底下时抬头大喊一声。

    “明兰,给我你的花。”

    明兰早就准备好了,掩不住幸福的笑容将一朵红色玫瑰掷给齐衡。齐衡在底下伸手一接,稳稳当当的拿在手里,折断花茎,将它簪在头上。

    别的进士在头上簪花那是怎么看怎么怪异,娘们兮兮。可搁在齐衡这里,那真当是别有一番风流体态,举手投足吸引着他人的目光。

    有俊夫如此,此生值了。

    五个月后,明兰早产生下一对龙凤胎,可把国公府上下高兴坏了。平宁郡主和国公爷现在也不稀罕齐衡了,龙凤胎才是他们的心头宝,看着比观音坐下的童子童女更可爱的孙子孙子,两位长辈心都化了,恨不得将什么好东西都给他们。

    如今的皇后已经彻底掌握后宫之事,除非出了重要的事需要一些意见会召唤郡主入宫,其他时候已经不需要郡主的协助,皇上也将旧势力收服的很好,郡主的作用就淡了下去,于是郡主便闲了下了,正好可以带带孙子孙女,充实生活。

    明兰对郡主和齐国公的教养很放心,能教出齐衡这般出色的人儿,就说明了他们教育的成功。所以当齐衡外放到云南上任时,明兰将两个孩子托付给了郡主和国公爷,自己跟随着齐衡去任上照顾。

    “委屈你了,陪我去云南这些不怎么安逸的地方上任。”齐衡对明兰愧疚的说道。

    “怎么是委屈呢!”明兰反驳道。“早就想去云南了,听说那里民风开放,女性的地位也高,美食众多,而且嫣然姐姐也嫁在那里,正好可以去作伴,求之不得呢。”明兰兴奋的说道。

    余嫣然当初由余阁老做主嫁给了在云南的旧时故交的一个孙子,是当地名门段氏不知道第几个嫡孙,据说人品很好,但因为小时候摔断了腿,有点腿疾不能入仕,所以一直没能说上合心意的亲事,直到碰到了嫣然姐姐。段氏是那边的地头蛇,纵然不能入仕途,以家里的能力足以让嫣然姐姐他们的日子过得很好。反正嫣然姐姐和她写信联系时,明兰能从字里行间看出嫣然姐夫对她宠爱,日子可见是过得很舒心。

    齐衡此去云南上任必然需要当地熟人的帮助才好快速融入当地生活,免得不懂风俗起了冲突。段氏,是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明兰,你真是我的福星。”

    明兰在随齐衡上任之前写了一封信给嫣然,到了云南,嫣然携丈夫儿女为齐衡夫妇接风洗尘。明兰和嫣然自然不用说,恨不得腻在一起说个三天三夜,齐衡与段氏子弟也相谈甚欢,相互交换了利益之后,齐衡由段氏子弟引路,迅速在云南站稳了脚跟,打开了局面,在任上混的如鱼得水。干成了几件颇为利民的政绩。

    五年后,齐衡考评得优又调回了京城,从此步步高升,不到五十就进入权利中心,成了最年轻的阁老。他与盛阁老之妹盛明兰的幸福婚姻更是被当时的人赞颂羡慕,可谓是事业家庭皆丰收的人生赢家。

    两人恩恩爱爱一辈子,白首到老未曾红过一次脸,离世也是前后脚的事没让对方等太久。

    齐衡百年之后,他的牌位背放入了名臣阁,继续让后人瞻仰着他辉煌的一生。

    (全文完)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