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第 18 章
    回门之后,婚礼仪式彻底结束,明兰正式成了齐国公府的一员,齐盛氏明兰。作为公府的儿媳,以后齐国公府的女主人,必然要打入京中的顶层权贵阶级的圈子,以后少不得与她们来往交际,这是明兰今后人生中必修的一科,好在她的领路人非常之受捧,让她进圈之路顺利了很多。平宁郡主带着新出炉的儿媳出席几场顶级贵妇所办的宴会,众人见平宁郡主对这个儿媳十分爱护,又瞧着明兰行事大方自信又有章法,不输于高门贵女,便纷纷抛出了橄榄枝,一来二去,明兰在这种宴会上也如鱼得水,还交了三四好友,有英国公府之女——张桂芬,太子妃之妹——沈英珍等等。她婆母平宁郡主是老派势力皇后养的干女儿,齐国公府也是老牌世家,当属老派势力;但她又对太子有扶持之恩,故而也属新派,脚踏两边,是中间的联系人,太子及太子妃想要两派相合,融为一体,正需要这么一个可用之人,故而对平宁郡主十分倚重。明兰也紧跟婆母步伐,一手一个新旧派的好闺蜜,两边都不冷落。平宁郡主瞧着这行事做派便对这个通透的儿媳越发满意,私底下提点的很多,让明兰在贵妇圈混的更加顺畅。

    郡主关起门来和国公爷说私密话更是对这个儿媳赞不绝口:“真是七窍玲珑,捡到宝了。”政治素养可一点都不像只是中层官员家庭子女出身的样子,看来这盛老太太真不亏是当年京中最耀眼的贵女,宝刀未老,亲自教养的孙女与她不差。

    齐国公微微得意道:“衡儿的眼光一向不错。”

    这种喜爱在张神医告知齐衡的腿有望治愈的时候到达顶峰。

    “真是三清真人眷顾,我儿可算苦尽甘来了。”平宁郡主伏在国公爷的肩头,喜极而泣道。

    “是极,是极。明天一早,我们全家就去玉清观还愿。”齐国公亦激动的说道。

    “还要给张神医一封厚厚的红包,对了,给玉清观多添点香火钱,给青云道人也置办些什么东西感谢他才好。”平宁郡主欢喜的说话都有点颠三倒四。

    他们已经完全信了青云道人的批命,这明兰真的有旺人之运,一次两次还可能是碰巧,可接二连三就不由得他们不信了。

    当天晚上,明兰就收到婆母若干首饰的馈赠,让受宠若惊的明兰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齐衡心中有数,自然是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不想让明兰知道自己做了那么多事,不想让明兰有任何负担。只是说道:“张神医说我这腿两年之内有望治愈,父亲母亲听到这消息可能很欢喜吧,又或者觉得你照料有功。”

    明兰一听到齐衡的腿可以治愈,立马放下了手中首饰,欢喜的围到齐衡身边,一如平宁郡主一样喜极而泣。

    “那可真是太好了。”她真心为齐衡感到开兴。齐衡有大才,不应该如她这样被困在后院那小小的一方天地,无边的天际才是他应该翱翔的地方。

    “对了,张姐姐被皇上赐婚了,她要成为我们的顾二婶子了。”明兰擦干眼泪和齐衡唠起了家长。

    “和顾二叔?”齐衡是真的惊讶了。

    不应该是沈国舅吗?不过这样也好,沈家上辈子闹出这样的事,实在不是英国公之女的良人。顾二叔虽然名声狼藉,但从上辈子待明兰的好中可以看出,他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对得起皇上也对得起家人,是个拎的清会疼人的好男人。只要英国公府调查一下他的为人,相信他们会满意这样的亲事。这样一来,顾二叔那个继母也做不了什么妖了。这门新旧势力联姻的亲事肯定是皇上为太子铺的路,好让他以后登基四方归心。如果有人想作妖破坏,也不看上面的人答不答应。再说,虽然张氏没有明兰的玲珑心窍来摆平一切,但英国公府不是吃素的,届时只要陪嫁几个干练精明的心腹嬷嬷在一旁提点张氏,这小秦氏也讨不了什么好。上辈子明兰局面打开的那么艰难,一来她在顶尖圈子实在没有背景可依,大家都轻视她是一个小官庶女出身,二来就是小秦氏的名声太好,散布了不少不利于明兰的谣言,让大家先入为主有了不好的印象,导致她步步为艰。可张氏不一样,她背靠英国公府,本来就是顶尖贵女中的一员,早就混的风生水起。况且这小秦氏的名声放在英国公府面前算个什么东西,人家可是年年布善施粥,接济困苦人家,每年还在善堂捐了不少钱,和小秦氏这种只吃斋念佛的口头名声比起来,那就是大巫见小巫。小秦氏要是想给张氏添堵,半个京城都是姻亲的英国公府一口一个唾沫都可以让她无脸出门。小秦氏也有娘家不错,但她的娘家东昌侯府早已没落,怎么能和如日中天的英国公府相比。相信很快,顾二叔的名声在英国公府的帮助下就要翻口碑了。

    齐衡和明兰大婚当日,顾廷烨因为被派到东海剿倭寇,所以只送了贺礼没来参加婚宴,如今回京就特意请齐衡夫妇出来喝酒恭贺。

    三人说起这赐婚一事,顾廷延高兴的说道:“原本太子是想让太子妃的哥哥沈将军联姻,但我瞧着他一脸不情愿便开口请求把这赐婚的人赐婚的人选换成自己,一来可以解决沈将军之困,二来嘛,我确实需要一个名门贵女做妻子。”英国公府之女听说是一个飒爽利索的贵女,也喜好刀剑兵书,想来这样的女子不会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也有共同爱好,相处起来应该不会是难事。顾廷烨这般想着。

    “张姐姐心肠很好,为人爽快又落落大方,是个不可多得好女子,顾二叔可一定要好好待她。”明兰忍不住替张姐姐说道。

    “一定一定。小六的眼光我是信的,你既这般喜欢她,这肯定是位有过人之处的好女子,我定将她捧在心里好好呵护,绝不让她受半点委屈。”

    “那我们就等着喝顾二叔的喜酒了。”齐衡举杯说道。

    一个月之后,顾廷烨和张氏成婚,因两人脾气相投,爱好一致,相处的极好,很快就琴瑟和鸣,成了令人羡慕的一对。

    顾廷烨和英国公府都挺满意这桩婚事,太子也自觉做了桩好媒,十分欢喜。大概只有小秦氏对这桩婚事郁郁不快却无可奈何。

    正当众人皆蒸蒸而上过日子时,老圣上驾崩了。有了这几个月的心里准备,大家对预料中的事都接受良好,新旧交替的很顺利,太子登基为皇,接着便是对有功之臣的封赏。

    齐国公被调到一个更重要的职位上去,一看就是新皇心腹之人。全家都对这样的调动很满意,这说明新皇对自己家很信任。

    国丧之后,齐衡治腿的疗程进入关键时刻,因有几味药要现摘先入,而京中没有,只有江南这种气候温润的地方才生长,齐衡夫妇就带着张神医和几个仆人轻装简朴的下了江南,在如诗如画额江南住了一年多。

    自古江南多才子,文学气氛围浓厚,有不少大儒定居在此,齐衡一方面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