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6.好戏下半场
    在无边幽暗笼罩下,光芒最初只是零星几点。

    但却仿佛夜空中的星辰一般,再难被幽暗遮挡。

    并且,星光渐渐亮了起来。

    不过,并非一瞬间就闪耀夺目,而是一个缓慢渐进的过程。

    陈洛阳和屠山夷二人,不言不动,就这么静静注视。

    时光流逝下,屠山夷隐约感觉他们几乎能足足等了有一整天时间还多,就这么平静的注视那星光越来越明亮。

    从星光中,隐隐能感觉到剑意勃发。

    屠山夷对那剑意并不陌生。

    那应该是天河一脉传承的剑意。

    只是这剑意眼下并不锐利,也不干脆,仿佛在剑鞘中不停摩擦,即便无声,也生出令人牙酸的感觉。

    又或者,就是在磨剑。

    随着时间推移,剑光越来越亮,剑锋也越来越利。

    只是这样的剑意,显然同王地先前的大矩剑区别很大,更像是传统的天河剑道所出。

    还是王地吗

    注视星光的屠山夷无声摇头。

    果然,随着那星辰般的剑光越来越亮,周遭幽暗隐隐被驱散,从石殿这里望去,可以更清楚看清那边的景象。

    在星辰之下,赫然是一片浩瀚无边的血海。

    血海幽暗,与周围环境几乎融为一体,让人初时难以分辨。

    但现在望去,可以清楚看到,那一颗颗明星,正是从血海中冉冉升起。

    无边血海起天星。

    “血浩然”屠山夷喃喃自语“他成功了”

    虽然此前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但真的目睹这一幕,屠山夷还是心中难免震撼。

    血浩然,在陈洛阳赋予的九死一生险境下,借助王地,修成了天河剑道

    那剑光所化的明亮星辰,正气凛然,坚毅无畏。

    在屠山夷的眼中,同杨玄等天河嫡传,感觉并无分别。

    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血浩然的血河剑道根基仍在,虽然以此为源泉,衍化出天河剑道,但血河根基尚在,只是更加暗弱,更加迟钝。

    “这种感觉”屠山夷皱眉。

    “天河为剑,血河为鞘。”陈洛阳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屠山夷长长呼出一口气。

    就是这种感觉了。

    光头大汉神情严肃。

    眼前的星光,越来越明亮。

    这让屠山夷无比在意。

    因为他感觉,血浩然似乎终于要突破往日的瓶颈,向更高的层次发起冲击。

    就在这幽暗世界中。

    如同一柄绝世天剑,尘封已久,终于从血河剑鞘里脱鞘而出,第一次在人世展现自己的绝世锋芒。

    血浩然以血河根基,修成天河之剑,锋芒毕露,一往无前,更要斩破此前禁锢他的所有难关,一举超凡入圣,超越武帝,进军武圣之境。

    往日的淤积,就像是山洪暴发一样,要在此刻倾泻自己全部的力量。

    在这样的积蓄爆发下,连先前的伤势,也无法充当绊脚石,只会被山洪冲开。

    饶是屠山夷出身红尘古神教,平日里没少跟武圣强者打交道,此刻心中也为之震动。

    “血浩然,真的是成功了。”屠山夷又将这话重复了一遍。

    自己身为武帝,然后看着其他武帝超凡入圣,这让别有一番感触。

    陈洛阳的嘴角则微微勾起一个弧度。

    “不止一个,是两个。”

    屠山夷闻言一怔,瞳孔微微收缩,继而集中自己全部目力,狠狠盯着血海星天所在的方向。

    这一次,他终于有所察觉。

    就在血海上方,仿佛有一方倒悬的大地,与这幽暗世界近乎完全融为一体,难分彼此。

    这大地寂静无声,不动不摇,仿佛穹顶一般。

    相较于血海星光的昂扬锐气,这一方大地,显得太过沉寂,太过平庸,没有半点可取之处,完全被血海星光所遮掩。

    可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就像星光中的剑意越来越强盛一样,屠山夷能感觉到,那片倒悬的大地下,似乎也有某种存在,越来越耀眼,越来月强盛。

    甚至强盛到让他隐隐感觉心悸的程度。

    相较于星光中剑意正大堂皇光明磊落,那地下的存在,则给人一种深深的不详感觉,令人毛骨悚然。

    屠山夷心中已经生出一个猜想,但是有几分不敢肯定。

    他转头看向陈洛阳。

    陈洛阳没说话,只是淡淡一笑。

    屠山夷却仿佛从这笑容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徐徐转头,注视那方看似沉默的倒悬大地,心中的触动,却比看着血海星光还要更甚。

    了解血浩然的人都知道,这人完全拜错师门。

    但是,王地呢

    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