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十一章·立足
    顾瑞爱手停在半空一瞬,很快又自若的收了回去,双手交握垂在腹部,规矩仪态无可挑剔,听见朱元这么问,便忍不住叹了口气“母亲听说了你的事,想要见见你,朱姐姐请随我来。”

    她接下来没有再有亲密的举动,处处都带着客气小心。

    顾家真是很会做表面工作的人,每一个人都仿佛是天生的戏子,朱元面色有些复杂的看了她的背影一眼,很快就又平静无波的跟在她后面一路进了花园。

    正是夏季,顾家的花园里种着大片的栀子花盛放,一路都是栀子花的清香,顾瑞爱带着朱元上了假山,便回头带着一点儿笑意跟朱元解释“我母亲不大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最爱栀子花,因此家中并没什么奇花异草,朱姐姐不要见笑。”

    朱元摇摇头,对于顾瑞爱这过分热切的态度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顾瑞爱的目光便沉了沉,有些不明白朱元的傲气来自哪里,又凭什么。

    说的难听点,现在朱元就是一个大不孝的忤逆女,大理寺断案哪怕是真的断定朱正松犯了案杀了原配,那也不关朱元什么事她本身就是姓朱的,如果朱家要满门抄斩的话,那她也躲不过。

    不知道费尽心思闹了这么大的事端出来到底有什么用处,还一副如此傲气的样子,顾瑞爱心里不屑,想到母亲说过要求娶她的话,更是如同吃了苍蝇,无法想象自己以后要跟这样的人相处。

    好在凉亭很快就到了,顾瑞爱微笑着加快了脚步唤了一声母亲,如同黄莺出谷的轻快说“朱姐姐来了!”

    顾夫人抬起眼看了朱元一眼,淡淡的冲她颔首,微微点头示意她“坐。”

    朱元停下脚看着她,面上有冷漠一闪而过。

    就是这个人,上一世轻飘飘的给她希望,转眼就又狠狠的把这希望给打碎。

    她明明可以一开始就去求娶朱曦,可是却偏要拐个弯,借着羞辱她来获取盛家人的好感,来激发朱曦的好胜心和占有欲。

    上一世她没什么机会见到这位顾夫人,可是现如今总算是见到了,她驻足在原地,没有顺着顾夫人的话动,带着一丝疏离问她“不知道顾夫人请我来,是有什么事?”

    不识抬举,没有眼色。

    顾夫人在心里下了评断,心里有些叹息。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朱元如果不是撞了大运,就这毫无规矩不知变通的模样,怎么也配不上自己的儿子。

    她收起面上的骄矜温和的呼出了口气“找你来,是有些事情要问你,我们老爷奉旨监察你母亲的案子,我才知道当初原来还有这桩缘故。”

    她面上渐渐浮现出一些惆怅和惋惜来“我跟你母亲,当年是至交好友”

    至交好友?

    拿了你的一个馒头,二十年后还你一个馒头再捅你一刀的那种?

    朱元不合时宜的笑出了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