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0章 该来的还是要来
    “颖国公,你说殿下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一夕之间,就改性子了?”柳淳从行在出来,他是半信半疑,哪怕朱标跟他解释了,柳淳也不太相信,毕竟一个人的思想不可能转变这么快啊?

    别是真的有人附体朱标了吧?

    要是那样的话,他应该赶快跑才是,就算都是穿越者,人家直接成了太子,伸出小指头,就能碾死自己啊!

    柳淳心惊肉跳,傅友德却看得明白。

    “陛下登基的时候,殿下已经十几岁了,打天下的艰难,殿下是知道的。只不过他从小受先皇后还有大儒宋濂等人的影响,仁慈过了头。变得优柔寡断,变成了烂好人!”傅友德自嘲一笑,“说实话,我们这些人在圣人的手下,不得不小心翼翼,捧着卵子过河,生怕出一点差错,过得真累!可是呢,瞧着太子迟迟不决断,我们这心里头,就更不舒服了!”

    傅友德向来沉默寡言,今天却是破例,跟柳淳谈了起来。

    的确,勋贵老臣,也都有这个矛盾。老朱固然狠辣,可朱元璋的狠辣是针对所有人的,不分文武,算起来,老朱对勋贵虽然够狠,但文官死伤更惨重。

    纵观整个洪武朝,勋贵还是有些份量的。

    可瞧朱标身边的那些人,说得上话的都是文官,如果太子不改变,偃武修文,文官踩在武将头顶的日子就不远了。

    当年蓝玉就能看得出来,傅友德能不清楚吗,只可惜,他们没有办法而已。

    转机出现在了这一次的变法。

    本来朱标想的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对勋贵士绅迁就一点,对老百姓轻徭薄赋,尽量照顾。延续老爹的规矩,天下就坏不到哪里去。

    一句话,朱标的理想就是做个类似宋仁宗一样的,完美的守成之主!

    可随着变法的推动,尤其是太学生对长沙的考察,撕破了所谓天下太平,百姓安康的画皮。

    就像所有的盛世一样,洪武朝治下,在看不到的犄角旮旯,存在着太多的弊端,亟待解决。

    朱元璋强力推动变法,士绅寄希望朱标出来反对。

    他已经不止一次,夹在了中间。

    在朱标还年轻的时候,胡惟庸案,老师宋濂被牵连,他就跟老爹几次求情,用尽了办法,换来了充军发配的结果。

    从此之后,朱标就一发不可收拾,走上了跟老爹唱反调的路,大有一去不复还的架势……朱标也常常在想,到底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当他到了西安之后,听到了不少关于二弟的风评,骂秦王朱樉的人,不在少数……朱标思前想后,他突然想到了柳淳的办法!

    没错,就是实际去民间瞧瞧!

    朱标去乡村,看看百姓的生存状态,问问这几年,有什么变化。

    他还去了朱樉的牧场,见识了十几万头羊的壮观景象……他不断瞧着,不断思索着,最后,朱标到了一处山谷!

    那里离着几里远,就能闻到恶臭,狼犬聚集,天空乌鸦飞舞……山间到处都是零碎的骸骨,宛如地狱一般!

    朱樉为了兼并土地,诬陷村民,杀人填埋……弄出了这个山谷!

    站在谷外,朱标久久无语!

    这是自己的弟弟吗?

    他是魔鬼啊!

    你怎么下得去手?

    柳淳也爱财,但他生财有道,从来不会祸害百姓,可自己这个二弟,杀起人来,从来不手软!

    这些人就没有父子兄弟?就没有妻儿老小?

    目睹了亲人死去,他们会不会愤然一击,成为第一个造反者?别忘了,当年父皇就是这么投身义军的!

    有朝一日,自己会成为皇帝,自己的后人也会继承皇位,如果放任自流,早晚有一天,百姓会揭竿而起的,到时候朱家的江山就会土崩瓦解!

    朱标仿佛一个苦行多年的僧人,当面对这一片白骨的时候,他突然顿悟了。

    没错,天子肩负上天大任,储君也是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