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Chapter 14
    chapter 14

    舒黎的外公外婆退休前都是自来水厂的员工,日子过得十分朴素。

    后来女儿嫁给了有钱人,本想给老俩口换个房子,可老人家节俭惯了,怎么都不肯,依旧是住在这几十年的老房子里。

    再到后来黎蔓同舒父闹离婚,老俩口更是气得以断绝关系来威胁。

    不过黎蔓对这样的威胁自然是不以为意,依旧是带着不过才五六岁的舒黎出国,义无反顾地嫁给了第二任丈夫。

    舒父虽然同黎蔓这个前妻恩断义绝、几乎是老死不相往来了,但他对着曾经的岳父岳母却是十分感念,等到后面黎蔓车祸离世,舒父便也直接承担过了赡养老俩口的责任。

    自来水厂的职工宿舍是旧的家属区了,门禁并不严格,再加上沈易开的是好车,保安没有拦他,直接放行了。

    沈易从前总是来这里接送舒黎,对里面的家属区自然是熟门熟路,车子开进大门,再转两个路口便是她外祖家住的家属楼。

    车子刚开到家属楼下面,沈易远远便看见了站在家属楼下的一抹白色身影。

    沈易眸色一紧,当下便坐直身子吩咐司机停车,车还没停稳,他便推开车门,大步迈了下去。

    舒黎一看便是从床上刚爬起来,外面披着的风衣下摆露出里面睡裙的下缘来——她久居巴黎,学惯法兰西做派,平日里打扮得一丝不苟,是从不会在卧室以外的地方穿睡衣出现的——可今天她却只披了件风衣就下楼来,可见是倦得狠了。

    夜里风大,沈易看她光裸在外面的小腿,心里不悦,连带着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火气:“谁让你下来的?”

    舒黎看他一眼,没有同他吵架,只是语气闷闷的:“……你自己说要过来的。”

    外公外婆早已经睡下,老人家年纪大了入睡本来就不易,舒黎怕他直接上楼来敲门,便索性轻手轻脚的出了家门,在楼下等他。

    “我让你在楼下等了?”沈易心里憋着气,可听她轻言细语的说着话,一副又乖又软的受气包模样,他的气瞬间又全消了。

    不再纠结这么多,下一秒,沈易直接弯腰,将面前的人打横抱了起来。

    舒黎不防,等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沈易打横抱起,她身体不稳,一下子栽倒在他怀里。

    她惊得赶紧搂住沈易的脖子。

    一旁的司机小傅察言观色,这会儿早已下了车,连忙帮沈易把后座车门打开,然后便很识趣的走远了。

    将人放进车后座,下一秒,沈易也跟着坐了进来。

    男人的身形高大,在密闭的空间里就更显得压迫意味十足,舒黎下意识就往旁边挪了挪身子。

    沈易却不以为意,只是弯腰摸了摸她的脚,触手冰凉。

    舒黎如今还未重新习惯他这样亲密的触碰,一时间只觉得赧然,就要将脚缩回去。

    沈易顺势握住了她的脚踝,将她冰凉的脚掌放在了自己的腰腹间。

    他故意凶她:“别乱动!”

    沈易常年锻炼,平时穿着西装不显,其实他的身材非常好,腰间八块腹肌没有半点赘肉。

    这会儿舒黎冰凉的脚掌贴着男人热烘烘的腰腹,她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当下便轻轻蹬了蹬他,然后小声道:“我、我还不可以……”

    他明明知道的,自己这会儿还在生理期。

    沈易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

    他不过只求了一次欢,现在在她眼里就成了随时发情的泰迪了?

    当下他便不冷不热的开口道:“这么想要?等你好了一定满足你。”

    舒黎闷闷的将脸转开看向窗外,不再同他说话。

    又是这副软乎乎的受气包模样……沈易的气再次消了大半。

    怀里的脚掌还是冰凉,想了想,沈易索性直接用手捂住她的脚,就这么捂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感觉她的脚掌暖和了一点。

    沈易听见自己开始查岗:“今天都去哪儿了?”

    舒黎咬了咬唇,然后一一汇报:“中午陪外婆去买了菜做饭,下午陪外公去文化宫下棋……晚饭也是和他们家里吃的。”

    沈易听了,心里挺高兴,可嘴上还是忍不住阴阳怪气道:“那个姓明的呢?他难得来一趟,你不需要陪陪他?”

    听见他又提明谌,舒黎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气恼,当下便负气道:“今天没时间,明天再见他……明天我让他和我一起回巴黎。”

    沈易眸色一紧,当下便人直接抱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膝上。

    明知她是故意气自己,可沈易还是忍不住着道。

    他蛮不讲理地开口道:“不准再和那个姓明的见面,听见了没?”

    舒黎咬紧了唇,然后低声道:“我知道,你一直都看明谌不顺眼。”

    “对。”沈易大大方方地承认,态度坦然得近乎无耻,“每次他看你的时候,我都恨不得把他眼珠子给抠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