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滑不溜秋
    唐易实在是无奈了,她告诉小五,等下了课再说这个问题。

    接下来的一节课她讲的是如坐针毡,小五的眼神一直牢牢的定格在她的身上,甚至可以说是锁定了她,他的眸光里情绪稳定,又似乎含着带着冷冽的寒光。

    唐易没滋没味地讲完了一节课,一下课就把小五拉走了。

    她腾出来了一间房屋作为教师办公室,此刻就在办公室里发生了谈话。

    唐易:“你怎么这么喜欢吃奶糖啊?以后店铺里会上,不如……想吃的话自己去买?”

    大白兔奶糖经过魔宫顶级厨师的研制,现在做出来的奶糖与她所知道的奶糖味道基本不差什么,并且下一步就可以量产。魔宫周边生活馆的厨师们也长期在膳房交流学习,很快就能上新,只要有钱就能轻轻松松地买到。

    如果每个人过生日都要问她要这么多的生日礼物,她那点微薄的俸禄早就要倾家荡产、穷的响叮当了,可能她的卧底生涯就要终结于被穷死!

    小五仔细想了想,然后轻声说:“我不需要吃奶糖。”

    他抬头认真地看着唐易说,“但是你可以。”

    这话让唐易有些摸不着头脑,“你为什么不需要吃奶糖?”

    小五说,“我从出生起就带着混沌斧,是魔界的希望,最厉害的人从来不需要吃好吃的东西,也不需要吃糖,从小到大我都不吃。”

    唐易觉得她仿佛摸到了什么,“那‘我可以’说的是什么意思?”

    小五认真的说:“只有你会给我带好吃的披萨、汉堡、可乐……”

    他如数家珍,一样一样的念出这些名字。

    唐易终于明白他在说什么了,她试探地说:“也就是说……从来没有人主动给你好吃的?”

    怪不得他以后会变成残暴异常,杀人无数的样子……

    战败被杀的魔君大人风流情债无数,小魔君们都不知道他们的母亲是谁,他们虽说是皇子,没有母亲的养育,等他们长大,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形兵器而已。

    所以从来没有人敢,也不会有人去主动带领他们做别的事情。

    而唐易就不一样了,她来到了之后改变了策略,研制出来了小孩子喜欢吃的美食和零食,这一切都让小五上了心。

    怪不得,现在他们对这些好吃的这么疯狂,因为之前从来没有吃过而已。

    想到这里,唐易的心底顿时一软。

    她从随身空间里掏出来一枚大白兔奶糖,把糖纸剥开,塞在了他的嘴里。

    小五一愣,快速地将大白兔奶糖含在嘴里,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波动,他满意的点头说:“以后还要,不能停。”

    “行吧,”唐易想,就当关爱孤寡儿童了。

    这么想着,唐易蹲下身与小五平视,郑重其事地说,“等你生日我一定送你一份礼物。”

    小五这才满意。

    ……送什么好呢?她决定到时候就送他一份零食大礼包。

    上一次与小魔君们的约定还没有兑现,想到膳房里最近正在研制的美食,唐易觉得,也许她很快就能达成之前的约定了。

    ……

    刚刚处理完小五的事情,结果一到学堂里面就看到老四泪哗哗地下,脏兮兮的小手去擦泪,却把白嫩嫩的小脸上糊更加黑乎乎。

    就这么一会儿,到底发生了什么?

    唐易连忙跑到老四身边:“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老四哭的抽噎,“我的……我的……粮食,我的,我的好吃的……”

    抽抽噎噎的老四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中,几乎说不出来完整的话,唐易发挥出来自己十二分的耐心去问,半晌看问不出来什么,扭头看向学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鸦雀无声。

    没有人回答。

    她皱眉,老四一向是在食物链的最底端,发生了事情唐易立刻想到了二哈。她抬头望去,二哈坐在最后一排,翘着二郎腿,手中捏着干果,极为熟练的往空中一扔,嘴巴一张就咔嚓咔嚓地嚼起来。

    二哈到唐易看他,他嘿嘿一笑,“小先生,该上课了。”

    小四好不容易缓和一点,一扭头看到二哈美滋滋地嚼来嚼去,“哇”的一声又哭了。

    唐易一个头两个大,没有证据又不好苛责任何一个人。

    她一把抓住了老三:“到底怎么回事?你看到了吗?”

    老三正在低头看书,一切发生的事情都仿佛与他无关,直到唐易抓住了他的胳膊,这才抬眼说:“老四的储存点又被捣毁了。”

    “什么?”

    这话有些信息。唐易问了问才知道,老四喜欢囤积各种东西,藏在各种匪夷所思的角落里。比如说他床铺的下面会掏出了一个洞,会放着一个空间法器,存放着它这一年积攒的粮食口粮,也有可能存放在书桌上的笔筒里……总之爱屯粮。

    小老鼠的粮库这么丰富,自然引来了二哈的注意,老四藏的再结实,二哈总是能发现他的储存点。刚才一下课,二哈就拿出来干果等咔嚓咔嚓的吃起来。

    老四觉着不对,飞快的跑回去查看自己的储存点,果然藏在地板下面的空间法器已经不见了,他辛辛苦苦攒了一年的粮食没了!

    回到学堂里,二哈得意洋洋地吃零食,还拿眼神挑衅他,老四想到二哈吃的那些东西,都是他辛辛苦苦攒的,就去质问二哈。

    二哈哈哈大笑,说你怎么证明这些吃的就是你的呢?

    是啊,世界上的吃的都长得差不多,他没有办法证明二哈手中的吃的就是他的,这让老四又气又急。

    失去了粮食的痛苦瞬间压垮了他小小的心灵,竟然当众大哭起来。

    ……至于他手上黑乎乎的尘土,都是他回到寝宫之后挖地三尺去查找其他的储存点弄出来的。

    明白了前因后果,唐易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她拉着小四去了办公室,又去打了一盆水,毛巾被浸湿,她给老四擦脸。

    湿润的毛巾拂过脏兮兮的脸,露出来一双小小的眼睛,此时这双眼睛里盈满了泪水,满是悲伤的色彩。

    唐易平静地说:“别哭了。”

    “怎么可能不哭?那是我的东西。”

    唐易说:“你不是在练习傀儡术吗?”

    “是啊,怎么了?”

    “你努力修炼,可以用傀儡帮你藏东西,等你以后强大了,就不用再去惧怕任何人。现在你就把他当做是人生路上的挫折,总有一天你会完全的战胜他们。”

    唐易明白老四性格懦弱,修炼的又是一些保命的技巧,他这样的性格,是被欺负的重灾区。她没有办法完完全全的去贴身二十四小时保护他,再者在魔界终究是身份有别——

    老四已经是身为小魔君了,却依旧被欺负,欺负他的人,是同样的皇权阶级,那么她只能告诉他,强者为尊,只有靠自己的实力才能生存下去。

    重新恢复白净的脸上神色渐渐坚定,他终于点了点头。

    ……

    日头爬到了正中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