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第十八章
    “一把剑总是需要剑鞘的。”顾诀笑着调侃道。

    至于西门吹雪是否懂了顾诀话中的深层含义,他可管不了这么多。

    “我自幼修的便是无情剑。”

    冷淡的声音响起的时候,顾诀意外的挑了挑眉,狭长的眼也稍稍勾起了弧度。

    西门吹雪居然听出来了,看来这个人是冷,却也并非不通人情世故。不过也对,他到底是个在乎朋友,会为对手喜悦的人。

    西门吹雪除了是个剑客,亦是一个贵公子。

    顾诀道:“可无情亦是至情至性。”

    他俯身从清凉的湖水中捻起一朵白色小花,把小花夹在尖指,温柔的轻轻吹掉雪白花瓣上的水珠,就像是对待情人般温柔,而他的眼中却唯有不含丝毫情感的淡漠。

    西门吹雪冷冷道:“我自幼静心修行,去除一切杂念,物我两忘,一意寻求武道至境。”

    西门吹雪顿了顿,又道:“情之一字太复杂了。”

    顾诀微笑了下:“静心修行是为出世,而尝情是为入世,出世入世方能成之大道。”

    西门吹雪道:“不错!不离入世,不废出世,故首在修心,一意避居苦修,其实也未能领悟到大道,修为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不曾真正入世,体会万丈红尘而不乱心,终究是难以真正攀居大道。”

    顾诀心下莞尔:“很多人的成败都是昙花一现,西门你到底太锋芒毕露了些。”

    这不是说不好,但也绝对说不上好。

    西门吹雪早已决心将更多的生命专注于他所信仰的道,他的道,就是剑。

    沉迷于剑道,就注定了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爱人,只有与剑为伍。

    秋风吹过苦夏,带来丝丝的凉意,西门吹雪没有回应顾诀,也许是默认了,也许是对他的言辞不置一词。

    人的成败多是昙花一现,而他西门吹雪绝不是。

    西门吹雪的沉默并不影响顾诀的自言自语,和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交朋友,你就要做好说了半天都得不到回复的准备。

    顾诀笑道:“我曾沐日月星辰,饮晓风夜露来磨练剑道,可惜太枯燥了,所以我也曾离家出走过,不过……”

    顾诀面露苦色:“不过我迷路了,最后也只有苦兮兮的等那群人找到我。”

    西门吹雪听了,便不易察觉地勾了勾唇角,他向来在旁人面前极少笑,即便是闪现出一点淡淡的笑意,也总带着讥讽或者冷然的意味,而像此刻这样完全是愉悦揶揄味道的笑,大概也只有在他所认可的朋友面前才会有。

    鼻端淡淡围拢着一丝好闻的寒冽梅花味道,顾诀不自觉的更加放松了些,这样的少时囧事,知道人不多,而现如今西门吹雪便是其中之一。

    顾诀面上带了些追忆,想起后来发生的事不禁大笑了起来:“没有迷路前我希望那群人怎么也不要再找到我,而迷路过后就又无比希望那群人快点来,可惜也不知道是我逃跑的路线选的太好,还是怎样,那群人硬是找我两天才找到,而那时的我也真是傻傻的在原地等了两天,看见他们时我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想用剑戳死他们,平时无论我跑哪个边边角角去偷懒都能很快的找到,那次却足足找了两天,现在想想他们那群人面对我无理取闹质问时的模样,还真是比之平日里少有的生动。”

    西门吹雪淡淡的说道:“你向来是个胆大妄为的人。”

    “我也并不是什么胆大妄为的人。”顾诀挑了挑眉,唇边是压抑不下去的笑,“记得很小的时候,天黑时要一个人从师父的住所回家,因为路远,而且还要经过一片坟地,所以就很害怕,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就跟在自己的后面,连风吹过都觉得凉飕飕的,森林中隐约的亮光都像极了话本中妖魔鬼怪的眼睛,于是每每都紧张兮兮的抱着把梨花小剑,心里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要怕,好像这样就真的不会怕了似的。”

    顾诀表现的很平静,轻描淡写的如同在描述别人的故事。

    作为被顾家寄予厚望的练剑鬼才,那群所谓的长辈又怎么会真的放心让他一个人走那么长的路。的确是有什么东西跟着他,但却并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顾家精心培养的暗卫。

    那时的他五岁,家中的长辈为了磨练他的胆量与耐力,才让年幼的他一个人走那么远的路,一路中不时响起的古怪声响也是那群人的有意为之。

    后来呢,为什么又不怕了。

    其实不是不怕,而是已经麻木了,后来的他已杀了太多的人,手上已沾染了太多的血,生死于他而言已不是那么重要。

    这个世界很脏,而他更脏,所以他喜欢干净纯洁的东西,不管什么东西,人也好,物也罢。

    西门吹雪不想顾诀年幼时竟也会怕这些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