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16
    shi…………t!

    艾莉丝感觉浑身的汗毛都嗖地一声竖了起来,幸好身下的床够大,她连忙手脚并用向后挪出了一大段距离。

    他的手指已经从她的脖颈上滑落,带起的鸡皮疙瘩却怎样都消不去。艾莉丝忙摁住被他抚摸过的地方,试图用掌心的温度驱散那刺骨的寒意。

    男人站起身,在她的床沿坐下。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秀美的面孔和高贵的气质宛如希腊神话中自负的水仙少年纳西塞斯。他侧过半边脸颊看向她,长长的金色睫毛像一片轻柔的羽毛般乘风扬起,在静默的时间中美好得犹如一件精雕艺术品。

    艾莉丝显然没有沉心欣赏美貌的兴致。

    ……谁让他是吸血鬼呢??

    她缩在床头,警惕地瞅着他,“你来这里干什么?”

    男人懒懒地勾起唇角,声音宛如在清风中摇曳的风铃般清脆迷人,“你猜?”

    “……”

    艾莉丝突然后悔起昨天选了这件圆领短袖套在身上,脖颈暴露在外的部分也太多了。

    见她下意识用手将脖子两侧捂起,男人好笑地挑起眉。

    “你可真健忘啊,看来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呢。”

    艾莉丝一愣,“什么意思?”

    他用指尖掂起她一缕金色的发丝放在唇边,轻轻一吻,声音轻柔好似呢喃,“不过没关系,哪怕用尽千百种方法,我也会让你重新想起来的。”

    这吸血鬼什么毛病啊……

    艾莉丝浑身一个激灵,抽出自己的头发翻身下床,躲到离他最远的墙角处。她尽量维持着冷静,用笃定的语气道,“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噢?是吗?”

    男人站起来,缓步走向她。方才的柔情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危险的气息和嗜血的神色,“你再说一遍?”

    “我说的是事实。”

    话音刚落,她温热的脖颈便被对方冰冷的大手给握住了。

    他的手还未使劲,那双红光烁烁的眼眸却已把艾莉丝吓住了。这家伙的脸怎么说变就变??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

    就在这一当口,一道金光半空劈向他的胳膊,他吃痛地松开手,转身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内的小小身影,“阿米尔,你……”

    阿米尔拦在艾莉丝身前,面无表情地道,“凯厄斯,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清楚得很,轮不到你跟我说三道四。”

    “既然清楚,就给我离她远一点。”

    被称作“凯厄斯”的男子脸上闪过一丝惊愕,眉角轻轻抽搐了几下,他不怒反笑,危险的双眸暗潮汹涌。阿米尔也不输气势,歪了歪脑袋,小小的面孔冷若冰霜。

    剑拔弩张的氛围在僵持不下的二人间陡然爆发。

    马库斯推门进来时,阿米尔的周身已燃起了青绿色的火焰——这是精灵即将备战的信号。他忙拦在凯厄斯身前,“冷静,阿米尔。”

    “该冷静的是你的同伴,而不是我。”

    马库斯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将手摁在了正欲发作的凯厄斯的肩上,轻轻摇了摇头。

    铂金发色的男子闭了闭眼,冷笑一声,“你最好不要惹我第二次。”

    说着,一挥黑袍,闪身离开。

    马库斯敛起神色,向阿米尔和艾莉丝点头致意,也随之消失在了房间内,离开门边时还不忘顺手把房门带上了。

    确认二人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艾莉丝惊魂未定地惨白着一张脸,脱力般摔进墙角的沙发里。

    阿米尔盘着腿在床上坐下,安慰道,“放心吧,凯厄斯还没来得及伤你呢。”

    “这不是重点吧。”艾莉丝皱起眉,“我没太明白,吸血鬼也会得精神类疾病吗?比如妄想症之类的?”

    “妄想症?”

    “那家伙把我认成别人了,还一个劲逼我承认似的……我只不过解释了两句而已。”

    阿米尔没有接话,眼中却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神色。

    过了一会儿,艾莉丝总算平复了下来,一本正经地吐槽道,“话说回来,我本以为他们三长老里最不好惹的是那个老大,现在怎么感觉这家伙比老大还要更恐怖一点。”

    “从某种意义上说,你的直觉没有错。”阿米尔微微皱眉,“虽说我本来就不喜欢和沃尔图里打交道,但我最不想招惹的人也是凯厄斯。这家伙性格阴晴不定,残暴嗜血,你永远摸不清他的底线在哪里。”

    听着阿米尔的叙述,艾莉丝不禁打了个寒颤。她咬了咬下唇,“所以,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

    “现在。”

    艾莉丝以为自己听岔了,猛地抬起头,“……哈啊?”

    “去把彼得叫醒。”阿米尔说,“运气好的话,我们说不定能在天亮之前逃出去。”

    艾莉丝点点头,却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等等,逃?为什么不直接用穿界门?”

    “召唤穿界门是需要咒语和法力的,我不是精灵皇族,没有权利打破血族和精灵两族的契约。”顿了顿,阿米尔又道,“更何况,我的任务还没完成,暂时不能离开意大利。意大利是沃尔图里的地盘,一旦使用法术,他们随时可以追踪到我们的位置。”

    艾莉丝的脸顿时垮了下去,“不能离开意大利?你的意思是我们还得待在这儿?”

    阿米尔乜了她一眼,在她绝望的眼神中毫不留情地点了点头。

    “放心吧,只要我们不做出格的事,他们就不能拿我们怎么样。”

    “……这算是安慰吗。”

    “随你怎么理解喽。”阿米尔皮笑肉不笑,向着隔壁扬了扬下巴,“去叫人,赶紧的。”

    艾莉丝记得,那个叫做简的女吸血鬼领他们来房间时上了三层楼梯。但刚进宫殿时走的那几条长廊令她拍板确定室内的实际面积远比这座宫殿的占地面积要大得多,所以她根本摸不清自己的大概位置。

    跟着阿米尔走出房间,艾莉丝有些不安,“你确定自己认路吗?”

    “跟上我就行了,哪来那么多废话。”

    阿米尔鄙视地斜了她一眼,转而领着她和彼得向着走廊深处走去。

    和进门时走过的拱形长廊不同,他们此刻身处的走廊在构造上要简洁得多。一侧是贴着墙纸的封闭墙体,每隔三米就有一个挂着吊灯的小支架伸展出来,另一侧是一间间紧闭着门的房间。

    走廊长得令人窒息,艾莉丝不时紧张地转移着目光,生怕哪扇门内的吸血鬼被惊动着推门而出,或是身前身后有不速之客前来袭击。

    不知走了多久,阿米尔在某扇门前停下,抬手拧开了门把。

    随着吱呀一声,这扇与左右任一门一样再普通不过的红木门被缓缓推开。

    艾莉丝看着眼前熟悉的拱形天花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