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一切开始
    微风吹拂过少女的脸颊,她看着远处的天空,过了许久才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今天是她从忍者学校毕业的日子。

    几年前,佐子露出了脆弱的模样,让三代目有了恻隐之心,答应他重新将自己的父母安葬。

    可当那尸骨被挖出来之后,佐子就知道,自己的一切想法都一一印证了。

    那黑洞洞的眼眶无一不在诉说着悲鸣,佐子的眼角向下一撇,胸腔里涌起一股伤感,哪怕她记忆中父母的模样已经很淡了,可只要想起来,却还有着一阵悲楚。

    他父母的眼睛被人挖去,这一事情赤裸的被摆到了台面上,三代目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很难看,他连忙抬起手,示意继续挖。

    所有的族人,无一幸免。

    佐子目光低垂,她看着脚边的土堆,并没有说话,也没有哭喊。

    三代目的反应并不想是装的,如果他知道情况,那一定不会允许自己过来,更不会带着自己过来。那么…是谁瞒着三代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在这个木叶村之中又有什么阴谋?

    佐子摇了摇头,最坏的打算应该是三代将自己的记忆抹去,或者直接杀了她。这样的丑闻三代不会让她这个宇智波家唯一的幸存者知道……

    “对不起。”老者复杂的看着佐子,最后深深的向她鞠了一躬。

    ………………

    在后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佐子能够感觉到村子里那段时间的剑拔弩张,以及时不时出现在她身边的监视视线。

    原本,佐子都做好了叛村的准备,只要他们敢动手,她就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可这个奇怪的气氛维续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一切就变得无比安静。

    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没有人再继续监视,甚至村子里那股气氛也消失了个干净。

    三代把她叫过去,让她不必担心,又说,等她长大,会将事情告诉于她。

    老者这幅坦然的表现,让佐子多少的对他有了一分的好感。

    对方这么做,更多的还是处于道义。

    不然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杀了也就杀了,根本没有什么影响。

    三代也多次流露出想要和他说点什么的模样,可能是内心里多有挣扎,不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佐子手里的笔尖在纸上划过,她缓缓的写下一个‘危’。木叶之中有一股另外的势力,对方对自己多有监视,而且…还是躲着三代目在进行的。

    ‘是三代的敌人?’

    ‘亦或者是其他国家的卧底?’

    不,不可能,如果是卧底的话,就不会以他们宇智波家的事情作为□□了。

    那么就是和三代认识,甚至还很熟悉,而且有可能就是三代曾经的伙伴。而这个人,时刻准备在背后捅刀子,暗暗搞事情。

    想到这一点,佐子的手也不禁多用了一点力道,笔尖‘啪’的断裂了,白色的纸上也多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又看了一眼手里的纸张,佐子脸上的表情更冷了些,她抬手将手里的纸揉成团。

    就在这个时候,她也听到了伊鲁卡老师在叫自己的名字。

    抬头看过去,正好的也听到了一声有点聒噪的叫喊。“为什么本天才要和臭屁佐子一个班啊!”

    “笨蛋鸣人!因为分组要考虑综合性,你只能被分到我们组里啊!”

    紧接着,另一个樱粉色的身影也站了起来,直接拦着鸣人的肩膀就把人给拉了下来。

    “……”看着这有些喧闹的场景,佐子下意识的啧了一声,原本,她曾想过,要不要就直接离开木叶呢?

    以她的实力,虽然会有一定的麻烦,但绝对比在村子里要自由的多。

    可鸣人那傻乎乎又别扭的关怀,其他女孩子争先恐后的关心,少年少女们最纯粹的情感丝毫没有掩饰。

    ——他们在关心自己。

    哪怕,因为完全没有记忆的缘故,佐子下意识的就表现的有些臭屁不理人,可他们也没有在意。笨拙的关心,还有那微不足道又情谊满满的礼物。

    比起那些时刻都在算计的大人,果然还是孩子这样纯粹的情谊更能够打动人。

    只要停留了下来,便很难再走了。

    啊……

    看到前面的鸣人快要和小樱打起来的架势,佐子的眼角微微弯起。

    小时候,她就是个不服输的性格,作为族长家的次女,她本不需要那么多努力。

    上面,有着天赋极佳,铁定可以继承族长之位的哥哥,只要她表现的不是那么差劲,她的余生就会过的很好。

    作为宇智波家的小公主,幸福快乐,为其他人所宠爱。

    可这并不是佐子想要的,她向往于强大的实力,特别上面的哥哥无比的强大,就连一贯冷脸的父亲,在面对哥哥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露出笑容来。

    她想要变得更强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