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成长
    在确定这位夜斗神只是来的时间不太凑巧后,夏树也就不气了,但她仍是没有放下对这位神的戒心。

    虽然这人身上并没有一丝的敌意,她也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

    “所以…大哥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夏树有点内心地继续披上了那个单纯小学生伪装,歪着脑袋,看起来特单纯的问着。

    一个合格的演员,要做到对任何事都面不改色,即使内心已经在呕血,也不能被人发现异常。

    夜斗神一副狼外婆诱拐小红帽的表情:“呐,沢田夏树,你愿意成为我的信徒吗?”

    “………”

    你要不要这么执着啊?

    夏树特无语的看着这人,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人背后怎么好像有条尾巴在甩来甩去?

    “不要。”面无表情的一口拒绝,夏树找借口道,“妈妈告诉过我说不能随便相信奇怪大人的话的,而且我更想成为天神爷爷的信徒,天神爷爷能保佑我考试不挂科呢。”

    “哎呀我哪里是奇怪的大人啊?我可是英俊帅气的夜斗神!”这么说着,夜斗神摆了个pose,“比起天神那个老头来,难道不是我这个帅哥更养眼么?”

    “………”

    这人是不是有点太自恋了?虽然他脸长的的确是不错,但总感觉有些不靠谱,动作又有些浮夸,嗯…她才不要信仰这样的神呢。

    与小外这么吐嘈着,夏树没好气的说:“才不要,我没兴趣,请现在就从我的房间里出去。”

    “哎哎哎?这么冷淡的吗?不要这样啦,我们来好好商——…”

    “咚咚咚。”

    她的房门突然被人敲响,然后响起的是表姐温柔的声音:“夏树,我能进来吗?”

    一把抓住某位不请自来的神明,将其拉到洗手间里藏着后,夏树才打开了门。

    若菜表姐是专门给她送饭后水果的。

    将水果放在桌上后,她看了看夏树还在低水的头发,忍不住叮嘱着:“夏树,头发不能这样湿漉漉的挂着哦。”

    随后她自然的拿过夏树手里的毛巾替她擦起了头发来。

    乖巧的坐在床边任表姐替自己擦着头发,夏树分神想着那位夜斗神是否离开了,但她怎么想怎么觉得他的行为透着些异常。

    [小外,我的记忆真的没出问题吧?]皱着眉,夏树问道,[我怎么想觉得这人的态度有点奇怪。]

    [到时候问问?]小外建议着。

    但待到藤原若菜离开后,洗手间里已经没人了,夏树松了口气的同时感觉有点不太舒服。

    这种‘明知道里面有猫腻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感觉真的糟透了。

    第二天,夏树照常上学,然而她在无意间扭头看向窗外时,却是发现了一个不速之客。

    那人站在树干上,郁郁葱葱的树叶在他身上落下了点点光芒,原本无所事事的他在注意到夏树的视线后,整个人刷的就精神了,特兴奋的朝她挥着手。

    他身边的刀少年特无语的看着他,一脸的嫌弃。

    夏树:“………”

    这人果然不会这么轻易放弃。

    注意到她的走神,齐木楠雄也看了一眼窗外:[找你的?]

    [应该是…]特无语的半捂着脸,夏树一脸牙疼的模样,简单讲了下昨天放学时碰到的事,她感叹着,[早知道我就装做看不到了,结果居然就这样被缠上了…心好累,不会再爱了。]

    [自己惹上的事你自己处理。]没有理会她的抱怨,齐木楠雄特冷酷无情的说。

    [楠雄!!?说好的同伴爱的!?你就这样把我抛弃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