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未尽与筹谋
    推门望出去,外面的雨还在下。没了先前的气势,淅淅沥沥的。

    “华生”合上门,走回几人聚着的地方,跨过一条被截成几段的触手,在木椅上坐下。

    柳拉在拎着一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细长的刀切肉。刀刃锋利,轻松片去表面的鳞片、柔韧的皮,划开红白均匀的肉,割下大大小小的闪光骨节,贴紧坚硬的骨片割破富有韧性的筋膜。

    蓝色的血已放尽。放好的蓝血悬浮着,像一团流动的明朗天空。

    原本飘在上方的发光血肉在湖水干涸后便落了下来。

    柳拉问过各人的意见,掏出火球,把它烧净了。灰烬里留下一颗小小的球,圆滚滚,光泽柔和,怎么看都像是一颗珍珠。

    马西亚在挖那些金色的眼睛。用小刀剜下一颗,外面包裹着一层半硬的壳,壳下还有两半瞬膜。里面是软弹的泛着水光的金色凝胶球,球心是一粒黑色珠子。

    可以发出尖锐啸声的中空管在大块分割时已经被柳拉剔出,它们长短在半臂到一臂之间,莹润如象牙,密度大得多。

    福尔摩斯摆弄着它们,搭出一个已经初具雏形的烧烤架。

    烧烤架。

    尽管有很多很多合理的完美理由,没人拒绝柳拉“来一口”的提议。

    这可能也是种自带效果,柳拉想。

    按格洛里亚娜的话来说,“血脉里共生的”诱惑力。

    柳拉并不很饿,想吃掉格洛里亚娜留下的投影躯体只是因为觉得味道很好。顺便想要分享一下。

    下雨,三个人只有一把伞,闲着也是闲着。

    ◇

    “你的半天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刻钟。”我没好气地说,有些紧张。

    我看不出这个魔鬼在过去的一刻钟里做了什么。他貌似只是悠闲地来回走走看看,看过了昏迷的女孩的情况,看过了外面没有停歇的雨,现在开始帮马西亚剥金色眼球。我当然希望他不会用这半天时间搞什么幺蛾子,而这样正常的举动又让我担忧起他尚未显现的意图来。

    “什么半天时间?”

    “我们订立的契约上明明白白写得清楚,作为交换你可以使用我的身体一次,时长半天。”

    “哦,是这样没错。可你得注意前提条件,医生。‘我保住你’。你现在还认为当时在场最危险的是,”

    黑影用我的手掂了掂一枚新挖出的金眼,把它抛起,接住。

    “它吗?”

    我一时语塞。

    “所以,她还没有离开,我还是要履行约定。”

    “她不会伤害我。”我这样说,明知自己并不如何确信我说的话。

    我拿这个糟糕的条款和恶魔没有任何办法。再一次地,我感到气恼和不安。

    “放心,吃肉的时候我会让你出来的。”他说。

    ◇

    火球趴在水晶瓶的瓶边,露出一点点小火苗。

    躺倒在椅子上的女孩动了动,过了几秒,缓缓睁开眼睛。

    她好像做了一场梦,梦里有人要她顺路送一封信,有暴雨、雷电、刀、血和庞然大物。

    撑起身子,她发现自己并不在料想中的那张硬木板床上。眼前的空间高大,地上有奇怪的痕迹,远处还有几个人和一堆战利品。

    “原来我还在做梦。”她对自己说,这不像是现实中可能发生的事情。

    虽说她更喜欢编造温和明亮一点的故事,眼前这样的一切倒也不讨厌。

    想象是多么奇妙!她翻身坐起来,踩上地面,整整身上不甚合身的衣服——即使在自己的想象里,她也要坚持自己的礼节的,不为讨好别人,而是为了她自己。

    她是个公主嘛,特别是在想象里。

    “我从来没有……没做过这么真实的梦。”她说着,感受着脚下坚实的触感,看着远处让她目眩的操作,鼻尖嗅到些香味。

    ◇

    最后一根空管被架好,火球自觉地跳起来,滑到几十根空管构成的烧烤架下,打了个滚。

    柳拉抖抖刀刃,让沾上的肉屑消失,看了一眼已经被切好、堆叠在摊开的表皮上的肉,决定把剩下的留到手环里。

    她看向远处的女孩,眨了眨眼:“醒了的话就过来一起吃吧。你有什么急事吗?”

    几片薄得近乎透明的肉片被她摊在烧烤架上。

    “我……”女孩伸一脚前一脚地走过来,眼神愣愣的。

    “虽然我还是不是很想醒过来,但我是在做梦呀。梦里是怎么也吃不到想吃的东西的,哪怕它们闻上去很香。”

    “咳……”马西亚清了清嗓子,盘算着要怎么解释。真的,有时候他也疑心眼前的一切只是自己在伦敦的浓雾里做的一个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