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汉广 20.乱心第六 3
    江澄斩完了他那边的水祟后,仍在留神水面检查有无遗漏,第一时间发现了那条黑影,立刻喊道:“又来了!”

    几名门生撑篙而划去追,另一边又叫起来:“这里也有!”

    那边水中也是一片黑影一翻而过,数只小船拖着网飞驶而去,却是什么也没网住。魏无羡道:“怪了。这影子的形状,不像人形。而且忽长忽短,忽大忽小……小心!”

    他这句“小心”是对着顾心喊的,话音刚落,顾心剑便已应声出鞘刺入水中。与此同时,一道蓝光闪过,蓝忘机也催剑入了水。两把剑在水下追击着黑影,片刻之后又锐啸着飞出,带起两道水虹,却是什么也没刺中。

    顾心奇怪,正要再次催剑入水,一旁一名门生突然飞出长剑,朝河水中一条黑影刺去。

    可他这一剑入水之后却再也没有出来,催动剑诀再三回召也没有任何反应。那名门生眼见着失了佩剑,脸越来越白。

    顾心“哎”了一声,略带同情地看向那名少年。

    一旁有位年长的门生道:“苏涉,目下都没查清水里是什么东西,你为何擅自催剑入水?”

    苏涉神色虽有些发慌,但还算镇定地说道:“我见二公子和怀瑾兄也催剑入水……”

    他话没说完便明白过来,这句话有多不知深浅。姑且不论尚不知实力深浅的江怀瑾,无论是蓝忘机还是避尘,都不是旁人能比的。他像是受到了什么侮辱似的,脸色透出些羞耻的红,偷偷看了蓝忘机一眼,蓝忘机却没看他,只凝神望水,须臾,避尘再次出鞘。

    这次剑身并没插入水中,而是剑尖一挑,将一片蹿过的黑影从水底挑出。湿淋淋黑漆漆的一团“扑通”一声摔在船板上,顾心探过头一看,竟然是一件衣服。

    “哇哦,厉害。”顾心由衷地赞叹了一句,又奇道:“不过,怎么是一件衣服?”

    魏无羡也看到了,道:“刚才溜来溜去的,就是这件衣服?怪不得网抓不住,剑刺不中,形状变来变去。可一件衣服,总不能吞掉一把仙剑,这水里肯定还有还有别的东西。”

    此时,船只已飘至碧灵湖的中心。湖水颜色极深,已呈墨绿。忽然,蓝忘机抬头道:“现在立刻回去。”

    蓝曦臣道:“为何?”

    蓝忘机道:“水中之物是故意把船引到碧灵湖中心来的。”

    话音刚落,所有人感觉船身猛地一沉。

    水流迅速蔓延入船,众人忽然发现,碧灵湖的湖水已经不是墨绿色了,而是接近黑色。尤其是接近湖中心的地方,四周不知不觉生出了一个巨大漩涡,十几只船都顺着漩涡正在打转,边转边往下沉,就像要被一只黑色的巨嘴吸下去!

    出鞘声铮铮响成一片,各人陆陆续续御剑而起。顾心魏无羡已升到空中,俯首下望,却见那名驱剑入水的门生苏涉站的船板已被吞下了碧灵湖,他双膝过水,满面惊慌却也没出声呼救,不知是不是吓到了。魏无羡不假思索一弯腰、一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将人拖了起来,顾心也将剑压低,二人合力将人拉起。

    多带了一个人,两人剑身都是一沉,然而仍在上升。可没上升多久,从苏涉那边忽然传来一股大力,险些把两人从剑上拉下来。

    苏涉的下半身已没入湖中的黑色漩涡里,漩涡愈转愈急,他的身体也愈沉愈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水底正抱着他的腿往下拖。江澄原本踩着他的三毒好整以暇地升到湖面上空二十丈左右的高空,低头一看,满心不快地冲下去,道:“你们又在干什么?!”

    从碧灵湖里传来的吸力越来越大,魏无羡这把剑胜在轻灵奇巧但力量不足,顾心这把剑虽力量足够,但她力气终究无法和男子相比,二人几乎生生被压到了逼近湖面的低空。生死关头,顾心咬牙,顾不得江枫眠尽量不要引人注目的叮嘱,将灵力灌入双臂之中,瞬间爆发之下竟是将魏无羡和苏涉二人生生往上带了五丈有余。眼看苏涉双脚已离湖水,顾心这才松了一口气,正要慢慢往上飞,谁知那湖水像是被激怒了一般,瞬间掀起一股巨浪,中间夹杂无数浓密长发,极快地向三人扑来。顾心只来得及将魏无羡二人向上甩出,身体便瞬间被巨浪吞没。

    “江璟!”

    刚刚在空中稳住身形的魏无羡和江澄大惊,江澄更是瞬间加速想要抓住她,却是扑了个空。另一边,蓝忘机急速往这边飞来,竟是直接冲进了巨浪之中。

    “忘机!”蓝曦臣也是一惊。

    水下,顾心隐约听到有人在叫她,当下却没有心思去回应了。她看着周围企图将她包裹起来的发丝,心中阵阵恶寒。

    佩剑改为持在手中,她不断挥剑削断那些发丝。可水中动作受阻极大,那发丝又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从四面八方围攻而来。没过多久,顾心便因躲闪不及,被一股从下偷袭的发丝缠住了左脚。

    那滑溜溜的触感恶心至极,顾心奋力挣扎,却是越缠越多、越绕越紧,那发丝仿若有生命一般,将她往湖底拖去。

    情急之下,顾心凝聚起大半灵力,悉数灌入剑身中,正欲奋力一搏,上方突然爆开一束极亮的蓝色剑光,发丝瞬间便少了一半。

    ——避尘!

    顾心心中一喜,提气挥剑往下方一扫,剑气所到之处发丝皆断,左脚顿时重获自由。与此同时,她手臂一紧,抬头看见蓝忘机正紧紧抓着她,御剑快速向上升去。

    魏无羡将苏涉丢给其他人,正要和江澄冲入水中,却见蓝忘机带着人出了水面。蓝忘机手微一用力,将顾心拉上避尘。顾心灵力消耗大半,头晕眼花,一下站立不稳,被蓝忘机扶住。

    二人迅速飞近,江澄又惊又怒道:“你刚才在干什么!你不要命了吗?!”魏无羡也是后怕,难得沉下脸道:“这般冒险,真出了事怎么办!我又不是不能自保,犯得着你那样吗,你——”

    他二人本欲再言,但看到顾心一副虚弱的模样,又不忍心再问责,只得恨铁不成钢地“唉”了一声。

    顾心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们,道:“我错了。”

    魏无羡和江澄:“……”

    从小到大,这货每次说“我错了”都不是真心悔过,典型的“我错了,下次还敢”,简直让人恨的牙根痒痒。

    果然,下一秒她便道:“可当时那种情况,我若不这样,被掀下去的就是三个人,那门生还失了剑,岂不是更加棘手?”

    江澄差点没被她气死,额头青筋突突直跳:“你还有理了?!”

    顾心见势不好,赶紧又找补了一句:“但是!但是我是因为有你们在我才敢这样的!如果只有我一人我肯定不敢这么冒险的。我错了,真的错了,下次不敢了。”

    江澄冷哼一声,瞪她一眼,气这才消了些。

    这时,早已赶过来的蓝曦臣也道:“当时那种情况,的确容不得人多做反应,江二公子如今没事便是最好的了。二位救了我蓝家门生,江二公子更是因此身陷险境,曦臣惭愧,在此郑重谢过二位。”他一礼。

    “没事没事,泽芜君不必如此。”魏无羡和顾心亦还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