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第七章
    好在樱井秋光并没有深究作为我深爱之人是自己的哥哥这个对孩子来说比较普遍的回答,他又问了我几个问题,我同样也一一不受自己控制地如实回答,转而他——

    给我打了个响指。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觉得现在的心理医生作风真的是非常浮夸,在确定自己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甚至还能主动开口以后,我发出了一个气音,转而把自己的微笑定格在嘲讽的角度:“樱井医生,你也……”

    ‘不过如此’的嘲讽还没说出口,我的视线突然模糊,整个世界似乎突然倾倒,我张了张嘴,意图想说些什么,但是整个人无法抑制地往前倾去,转而掉入一个并不温暖的怀抱。

    “真理,真理。”

    我有些愣神地抬头,只能看见赤司征十郎光滑的下颚,他看见我醒过来才微微皱了皱眉头,我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在他怀里,像是之前因为太困了一头栽了下去一样,但因为两人关系太过熟稔的原因,我非但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反而因为困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所以干脆懒得动弹,最后半推半就地被他温柔但略有些强硬地扶起来。

    “太困了……”我小声地嘟囔着,看着赤司征十郎的领带因为我的原因而微微有些凌乱的样子,倒是有些恶作剧达成般地坏笑了一下,转而才在他的肩膀附近找了一块地方舒舒服服地睡下去,顺带着还要抱住他的手臂。在他叹了口气又想开口的时候,我抢先迷迷糊糊地说道:“再睡十分钟,就十分钟……”

    我感觉到赤司征十郎的身体在我这句话说完以后停止了动作,再过了几秒,他的声音轻声地响起,说话的对象却不是我:“稍微开慢一点。”

    在半梦半醒之间,感受身下慢慢因为减速而更为平稳,我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了些许。

    今天是迹部家的少爷迹部景吾二十二岁生日,受邀出席的我和哥哥赤司征十郎正坐在家中车上前往迹部宅,如果不出意外,我们的父亲也会尽量结束那天的应酬,与我们分开前往这位小少爷的寿宴。

    “你还记得迹部景吾是个怎么样的人吗?”

    不知过了多久,赤司征十郎又开了口,他的声音显得忽近忽远,我微微皱了皱眉头,意识到自己确实是睡不着了,才微微把身子抬起来一点,我眯着眼睛,想了想回答:“距离我和他上一次见面,时间已经很长了,不过我对他还算印象深刻——”

    “那位迹部君,有一双非常非常漂亮的眼睛。”我笑起来,意有所指地指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赤司征十郎没有说话,停顿了几秒。

    “我是说真理认为他是个怎么样的人,而不是关于外貌上的夸奖。”他叹口气这么道,“迹部家现在也正在找门户当对的大小姐与他们的儿子结亲,赤司家一定会被列入考虑范畴,但是……”

    “如果真理觉得他不好的话,我们不会做任何强迫你的事情。”他温声这么说完,把我从他肩膀上完全扶起来,有些不熟练地为我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碎发,“赤司家永远是真理最有力的后盾,不管是什么时候。”

    他这么说着的时候,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到这时候才忍不住噗笑出来:“怎么,征十郎是怕那位迹部君看上了我,非我不娶?”

    他没有讲话,依旧静静地看着我,直到我确定自己从他那一金一红的瞳孔里看不出任何多余的情感,我才像模像样地叹了口气:“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

    “但是,我又不是不喜欢他。”

    “真理……”赤司征十郎欲说还休,到最后,他堪堪停了下来,委婉地表示,“你可能到现在还没有理解‘喜欢’的含义所在,当然,时间还很多,你可以慢慢地去学习。”

    我伸直了自己的手,仔细观摩了半晌,座下的车也恰到好处地停了下来,司机从座位上快步下来,拉开了车门,赤司征十郎停顿了一下,率先走下,转而朝着我伸出了胳膊,我微笑了一下,挽上了他的胳膊。

    迹部家的仆人整齐地在门口站成两排,恭恭敬敬地向我们鞠躬,转而管家模样的男子走上前来,毕恭毕敬地低着头:“欢迎你们,赤司先生和赤司小姐,寿宴马上开始,少爷正在里面等候众位。”

    我无意地抬头看了一眼他,他的笑容内敛有礼,我却只感觉到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在他背后一闪而过,下意识地微微伸长了些许脖子,意图看清楚——

    然而这位管家慢慢地移动了一步,正正好好挡在了我的视线前,但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我已经看清他身后亮晶晶的东西是一扇玻璃窗,正好藏在不远的,没有灯光打亮的宅院暗处,上面投射了从光亮处投射过去的倒影,这让整个画面有种说不出来的违和。

    这个认知让我很不舒服地皱起了眉头,转而却也只能面色不变地任由目前还没发现异常的赤司征十郎带着往前走。

    迹部景吾是今天的主人,他已经好整以暇地等在正厅里,看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